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鬼男友(2)

OOC+HE
注意事项见(1)
=========(づ ̄3 ̄)づ=======

他不断往前奔跑,大片的黑暗侵吞着身后他踏过的土地,他的四周满是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不敢停下,一旦停止下一秒就会被吞噬。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分叉口,走哪边?!

两条路似乎都不太安全,一条坑坑洼洼随时有坍塌的危险,另一条平坦宽阔却隐藏着不少陷阱。

黑暗离他越来越近,他咬咬牙选择了其中一条。

在他即将摆脱黑暗的那一刹,路边一个巨大的娃娃突然倒下横在路中,他被迫停下,很快被追上来的黑暗包围,那黑色迅速缠上了他的脚,像是打翻的墨水一般迅速吞没了他!


茨木猛地睁开眼睛。

噩梦啊。

他长吐一口气抬手擦掉额头上的汗珠,他的喉咙干得难受,干脆从床上爬起来去找水。

等水烧开的间隙茨木到玄关看了一眼,酒吞的居家拖鞋依然在原位放着,茨木抬头看了看钟,凌晨一点。

“砰!”

重物落地声把茨木从莫名的情绪中拉出来,似乎是后门那里。
厚实的词典摊落在地上,茨木捡起词典放好,正准备离开却发现对面杂物间的灯似乎亮着。

他忘了关灯吗?

茨木打开门看了一眼,灯果然没关,他打量了一下杂物间却意外看到了自己的“酒吞”娃娃。

奇怪……他记得他把娃娃带到楼上去了,为什么会在这儿?娃娃的一只手在纽扣门的门缝下,茨木刚把娃娃捡起来,门便开了。

穿堂风扑面而来,茨木眯起眼,门后居然不再是砖墙!
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条近十米长的走道,很窄,两边还贴着些棉花,随着茨木推开门的动作,棉花里的彩灯一盏盏亮起,柔和而梦幻,像是在欢迎他这个闯入者,走道的尽头是一扇没关严的门。

一阵香味从门缝钻了进来,朝着茨木的方向飘去。

茨木吸了吸鼻子,好像有挚友做菜的香味儿?他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香味更明显了些,难道……挚友在门的另一边?

走道地上铺着层软绵绵的东西,每走一步人都会陷下去些许,柔软但让人有些不受控制的不适。

茨木轻轻推开门。

柔和而明亮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简单且实用的木架子上整齐地摆放着各种杂物,整洁干净一尘不染,墙壁上贴着碎花壁纸,简洁而温馨。

茨木瞪大了眼睛,即便布置不同他也不难认出,这里和他的杂物间几乎一模一样,连摆放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好像在做梦,茨木揉揉眼睛,眼前的一切依然没有改变。


“茨木,你要在下面待多久!”

是挚友!

茨木顾不得思考,快步跑上台阶出了杂物间。

“水在桌上自己拿”

酒吞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茨木呆呆地应了一声,端起餐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温热的水里加了些许蜂蜜,他的嗓子舒服了很多。
茨木将水喝了个一滴不剩才放下杯子,轻手轻脚地往厨房走去。

熟悉的背影出现在茨木视线里,酒吞的红发高高束起,背对着他翻炒着锅里的东西,动作流畅,青椒肉丝的香气传来,茨木的肚子应景的叫了一声。

“过来吧”酒吞喊了一声,将锅里的东西乘起来。

“嗯!”

茨木立马跑了过去,眼巴巴地看着刚出锅的那盘菜。酒吞抽出双筷子,夹了一个递到茨木嘴边,茨木一口吃下。

“唔……果然是挚友!做的饭一如既往地好吃!”

“好吃就多吃一些。”酒吞的声音柔和得过分,茨木心里察觉到些许违和,但很快又被挚友做饭给他吃的惊喜冲散了。

茨木帮着把菜端到桌上,接过酒吞递过来的筷子狼吞虎咽。令人怀念的美味啊,挚友虽然做饭好吃但是并不爱下厨,开公司以后更是很少能吃到。

茨木吃光了一大碗饭,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肚子。坐在一旁的酒吞抽了张纸巾擦了擦他的嘴。

“挚友!我……我自己来!”茨木有些受宠若惊,慌忙接过了酒吞手机的纸巾。
酒吞也没坚持,看着茨木擦干净嘴角,然后凑过去态度极其自然地亲了亲他的额头。

茨木的脸变得通红,脑袋也晕晕乎乎的,挚友这是……在干什么?

“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
酒吞说着,掀起了茨木的刘海,将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

茨木瞪大了眼睛看着酒吞越来越近的脸,终于发现了最不对劲的地方——他的眼睛里有四个瞳孔!!

茨木猛地推开了靠过来的人,之前感觉到的不对劲也突然有了解释——面前的这个,根本就不是酒吞!


=========TBC=========


(3)

评论(11)
热度(47)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