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Д༎ຶ`)

【狗崽】信息素(ABO)②

可能被忘干净了吧😂

==================

“稿子按时发过来听到没有!最后一章你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再不发过来我就带人砸门了!”

妖狐吼完按掉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一个二个都不省心,最忙的时候还添乱。他揉了揉太阳穴,一阵敲门声。

“请进”

妖狐抬头看了一眼,是大天狗:“是你啊,昨天交给你的任务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已经做完了,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大天狗将手上端着的咖啡递给妖狐。妖狐脸色很差,看起来没休息好。

“这么快?正好你过来我教你点新的,”妖狐接过咖啡喝了一口,眉头立马皱了起来:“你放的牛奶好多,都快成奶茶了。”

“黑眼圈很明显了,少喝点咖啡吧”

“真的吗!”妖狐掏出个小镜子发出一声哀...

 

【现欧】毕业以后(BE)

戏精宿舍的现充×欧神
Ooc段子_(:зゝ∠)_
==================

大学毕业在即,高现也终于打算挑明对欧阳的意思。

但他刚一开口欧阳就低着头打断了他:“老高,我们毕业了也是好兄弟对吧”

高现沉默半晌,扬起一个笑容:“当然是。”

是了,欧阳应该早就知道的,他虽然迟钝但是并不笨,只是一直没有戳穿而已,也许是珍惜他这个“兄弟”。

他拍了拍欧阳的肩膀,然后越过他,狼狈地回到包房,和众人一起喝了个够。

欧阳心里一直有些忐忑,当伟哥告诉他老高可能会跟他告白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在处理感情方面一头雾水的他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这么个拒绝办法。
不过幸好高现好像并没有受到他拒绝的影响,照样该干嘛干嘛,仿...

 

【狗崽】(ABO)

名字我想好了再加😂

=========_(:зゝ∠)_=========

崽崽:有没有搞错!我是个O啊老大!

总受:就辛苦你一下下嘛~长相绝对符合你胃口哦~

崽崽:符合那也是个A!

总受:正好你同性恋,你俩还不会搞办公室恋情,一举两得多好啊~你信息素都没味儿的,不会有问题哒~

崽崽:……我不!

总受:别这样嘛~~你现在手上也没带新人,再说这孩子信息素挺淡的啦~答应了给你加工资~上次你申请的假也批给你怎么样(づ ̄3 ̄)づ

崽崽:……我考虑考虑

总受:你要是实在为难我就扔给隔壁了~可那样就不能饱眼福了,可惜呀~
照片.jpg

崽崽:我带!

崽崽:咳,假记得批给我

总受:No problem~人下午就来哟~

妖狐回顾着与主编...

 

【酒茨】鬼男友(完)

酒吞穿过满是蜘蛛网与破棉花的走道总算是到了个干净些的地方。

这地方和家里那个破旧的杂物间很像,酒吞顾不得多想径直去开杂物间的门,锁住的。

他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工具,从置物架上拿下把锤子,三两下敲掉了门锁。

拉开门就看到不远处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一面镜子前,酒吞刚准备开口喊,那人突然扑进了他怀里。

“挚友……”

怀里的人说话的声音有点抖,酒吞抱紧他,一下下拍着他的背,有点心疼。

“别怕,我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柔声道。

怀里的人摇了摇头,抱紧了他:“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已经……回不去了”

“茨木”慢慢抬起头,让酒吞看到他的四个瞳孔:“他骗我永远留在这里,说这样就能得到你的爱...

 

【酒茨】鬼男友(8)

窗外的光照亮了整个卧室,已经是白天了。 
 
全新的床单,简洁而温馨的装潢,符合他爱好的摆件。茨木看着眼前的一切又重新躺了回去,他一定还没睡醒。在心里数到300,他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还是没有变化。 
 
他似乎被留在这个空间了。 
 
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些惊慌,但他很快镇定下来,他必须回去。 
 
茨木从门缝看了一眼外面,这才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明明是白天,屋子里的光线却不怎么明亮,像是蒙上了一层看不见的阴影。 
 
他慢慢下楼,房子里很安静,好像一个人都没有,他没有受到任何阻拦轻松来到杂物室门前,他握住把手轻轻...

 

【酒茨】鬼男友(7)

他好像被一团黑漆漆的东西缠上了,抬脚用力一踢,整个人栽倒在一旁。 
 
茨木的脑袋撞到门上,醒了过来。 
 
他揉着自己被撞疼的位置,看着外面已经全黑的天色目瞪口呆,他居然从上午睡到了晚上! 
 
他双腿发麻,扶着门把手站了起来,但没站稳,一下子倒在门上将门推开了。 
 
那扇通往“平行世界”的门大大敞开着。茨木愣了一下,他以为这扇门只有凌晨才会开启的。活动了一下麻痹的双腿,茨木再次走了进去。 
 
“酒吞”已经坐在餐桌旁等他了,他一天没有吃饭正饿着,“酒吞”递给他一碗汤,看他喝完才给他一碗饭,桌上全是茨木喜欢吃的...

 

【酒茨】鬼男友(6)

茨木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又重新倒回床上。 
没精神,不想动。 
明天就要去检查了,要振作!茨木从床上坐起来给自己打气,好歹算是起床了,但情绪却没有前几天那么高昂。 
 
从知道那份饭菜不是挚友准备之后,他就变得贪心起来,他想要从挚友那里获得一点特权,不管是饭菜还是其他的什么。 
 
茨木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又责怪起自己的贪心来,明明已经和挚友住在了一起,连房产证上的名字都是和挚友挨在一起的,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是他太贪心了。 
 
茨木磨磨蹭蹭地走向厨房,刚进去就闻到一阵浓郁的香气。热着汤的小盅上也贴着张便签条:“喝完” ...

 

【酒茨】鬼男友(5)

OOC+HE,前文点头像😂


========(ー`´ー)==========

 
茨木从床上坐起,摸索着下了床,抬眼一看,自己已经站在了杂物间门口。 
 
他忘记关掉的门敞开着,那堵墙再次消失了。 
 
茨木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去。 
 
杂物间的架子上贴着一张便签条,茨木撕下来看了一眼:到院子来。 
 
是挚友的字迹! 
 
他拿着便签条跑到院子里,“酒吞”正站在一颗大树下,看着整栋别墅,见他来了“酒吞”招招手:“茨木,过来看。” 
 
茨木走了过去,接过他递来的...

 

【酒茨】鬼男友(4)

OOC+HE
我来啦ヾ(✿゚▽゚)ノ
========~==========

酒吞将做好的饭菜放进冰箱,意外的发现早上留给茨木的原封不动,只是留的便签条已经被撕掉了。酒吞微微皱眉,难道是不小心把便签弄掉了所以才没吃?

他看了冰箱里的其他食材,少了很多。酒吞这才松了口气,但仍然觉得非常不对劲,将便签条用胶带又固定了一次这才关上冰箱。

茨木的车祸不是意外,调查的资料显示矛头全都指向竞争公司,之前茨木受伤给公司带来的影响太大没有时间收拾他们,这周末的复查茨木没事的话,这些资料就可以给他了,仇由他自己报。

至于现在……只是狠狠踩上几脚泄泄愤,几单生意而已,就当是提前试刀。

酒吞刚发完邮件,电脑的右下角突然弹出一则推...

 

【酒茨】鬼男友(3)

OOC+HE
这章真的不吓人!!
=========😂=========

“酒吞”没想到茨木会突然推开自己,一下跌坐在椅子上,但很快又抬起头微笑着看向茨木:“茨木,你怎么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挚友!”茨木一副准备进攻的姿势,似乎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把眼前的人狠狠揍一顿。

“不是冒充,我就是酒吞”

“酒吞”丝毫没有被抓包后的慌张,反而十分平静地解释起来,样子像极了酒吞谈生意的时候。

“……你胡说!挚友的瞳孔怎么可能会有四个!”

“关于这个……记不记得你过来的那扇门上的形状?”

茨木没有回答,但不自觉地回忆起那扇纽扣门的样子。

“酒吞”走近一些,让茨木将他奇怪的瞳孔看清楚。

“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也...

 

【酒茨】鬼男友(2)

OOC+HE
注意事项见(1)
=========(づ ̄3 ̄)づ=======

他不断往前奔跑,大片的黑暗侵吞着身后他踏过的土地,他的四周满是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不敢停下,一旦停止下一秒就会被吞噬。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分叉口,走哪边?!

两条路似乎都不太安全,一条坑坑洼洼随时有坍塌的危险,另一条平坦宽阔却隐藏着不少陷阱。

黑暗离他越来越近,他咬咬牙选择了其中一条。

在他即将摆脱黑暗的那一刹,路边一个巨大的娃娃突然倒下横在路中,他被迫停下,很快被追上来的黑暗包围,那黑色迅速缠上了他的脚,像是打翻的墨水一般迅速吞没了他!

茨木猛地睁开眼睛。

噩梦啊。

他长吐一口气抬手擦掉额头上的汗珠,他的喉咙干得难受,干脆从床上爬起来...

 

【酒茨】鬼男友(1)

OOC+HE
注意事项如下:
1.借梗自电影鬼妈妈(没看过也没关系)
2.酒茨俩都是活的
3.灵异但是不吓人不吓人不吓人
Ps:狗崽那篇让我拖一拖,不小心玛丽苏过头了还在修改😂

=========ACTION========

淡淡的霉味萦绕在长年不见光的杂物间,昏暗的灯光下杂物间的墙壁上大块的霉点犹如从地底冒出的小鬼一般张牙舞爪。

茨木拿着一把小铲子划开了杂物室破旧的壁纸凸起的部分——一扇门。门的样子有些奇怪,透着壁纸能看出中间是个圆形,似乎还有几个小洞,样子像是……纽扣?
茨木试了试门把手,锁住的。

屋里有这么一扇未知的门让人隐隐有些不安,茨木决定打开看看,钥匙有可能在书房。

杂物室外的光线亮得有些刺眼,茨木下...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