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打倒大魔王!(中)

还记得这篇吗😂拿出来混更
=========٩(๑´3‘๑)۶========

小王子的话挺多,一直说个没完,身后蓬松的大尾巴晃来晃去,耳朵也时不时的抖动两下,害得魔王大人的注意力一直不能集中。

“你见过公主吗?”

点头。

“那她漂亮吗?”

犹豫着点头。

“比你还好看吗?”

摇头——不知道。

“要是她有你这么好看就好啦,我就可以带回去给我父王和母后看看!他们肯定喜欢的不得了!”

妖狐的父母让他在成年以前不得出王城,因为在小妖狐满月的时候他们请来了一位非常有名的女巫。

【如果小王子在成年以前离开王城,他将终生无妻无子。】

说是王城,其实只是一片深山。小时候不出去也没什么,可是大了以后整个王城就逛遍了, 他开始想尽一切办法跑出去,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父母忙着为他准备下个月的成年礼时他偷偷跑了出来。

妖狐小王子絮絮叨叨地说,大天狗认真的听着,不时用魔力为妖狐清理掉一些树枝与石头一类的障碍,而妖狐说的太认真并没有发现这些小小的异常。


跟着风向标走一路畅通无阻,传说中黑夜森林里的那些可怕的魔物几乎一只都没有出现,小王子越走胆子越大,虽然顺利,但黑夜森林实在太大了,跟着风向标走了整整两天才来到一处小房子。

房子在一棵巨大的树底下,一点光都见不着,整个阴森森的很有黑夜森林的风格。靠近房子甚至能感受到凉丝丝的气息沁入身体。

“咦?这么小的房子,魔王难道住里面?”

大天狗摇了摇头。他在靠近房子的时候停下了,示意妖狐独自进去。

妖狐看着那仿佛冒着黑气的房子抖了抖:

“你…真的不跟我进去?我,我还是有一点魔力的,你跟我进去吧我保护你!”

大天狗摇摇头,又走近了两步朝房子的方向伸出一只手。

“嗞——”

大天狗的手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电了一下——魔法结界!

妖狐紧张地跑过去看大天狗被电到的那只手,所幸只是指尖有一些发黑并无大碍,他掏出随身的一块毛茸茸的手帕给大天狗擦了几下,发黑的指尖很快就恢复了。

“厉害吧,这可是被仙女祝福过的胎毛,小伤一擦就好!”妖狐忍不住嘚瑟起来。

大天狗微微勾起唇角,妖狐还没反应过来手腕就被握住了。

妖狐看着大天狗把他的手带往那个结界,吓得直把手往外抽,刚刚他居然觉得眼前的人仿若天使,分明是恶魔!

妖狐全身都在抗拒着靠近结界,整个身子往外扯,大天狗一把将他揽在怀里逼着他靠近结界。

妖狐闭上眼睛把头埋在大天狗胸前等着被电击的那一下,可是半天都没感觉到,他偷偷睁开一只眼,却发现自己的手早已进入了结界,他站直了身子试着将另一只手也伸进去,大天狗便放开手让他自己尝试。

妖狐走进结界里,又走出来,如此试了几次,确认没有问题后才松了口气。

可能这结界人类不能进去吧。妖狐这样想着。所以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进去了……但他还是怕啊!那个小房子看上去跟会吃人一样超可怕的啊!

妖狐磨蹭着又回到了大天狗身边。

大天狗像是看出了他的恐惧,转身到路旁茂密的大树上扯下一条长长的藤蔓,拉起妖狐的一只手将藤蔓的一端系上去,又摸了摸妖狐的。

妖狐看了看手腕,伸手抱住了大天狗的腰,把头埋在他胸前深深吸了口气,大天狗的气息会让他更加安心。

妖狐一步三回头。

“我拉藤蔓了你一定要把我扯出来”

点头。

“一定哦”

点头。

“真的别忘了”

点头。


妖狐鼓起勇气推开了小房子的门,房子里黑漆漆的,妖狐用魔法点亮了房里的蜡烛这才发现小房子内部出乎意料的大,似乎是将整个房子建造在了大树之中。

“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周围静悄悄的。

这房子造的精巧,如果不是这么阴森就好了。

妖狐跟着风向标上了楼,风向标指着一个满是灰尘的箱子不动了。

妖狐把风向标试了换了几个方位,确定指的是箱子以后便走上前去掀开箱子上盖着破布,灰尘呛得他打了几个喷嚏。

他深吸一口气想给自己鼓劲,但又发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打开了箱子。箱子里放着一封信、一把精美的长剑以及一瓶小小的药水。

妖狐拆开信,就着烛光开始看,看完也顾不得脏抱起箱子就往外跑:

“这里居然有杀死魔王的方法!你看!”
妖狐跑向大天狗,将那封信递给了他。大天狗接过信看了一眼便还给妖狐。

“唔…我看看,把魔药擦在剑身才能真正杀死魔王…那这个小的就是魔药了吧”妖狐拎起那个小药瓶对着阳光看了一眼,药瓶周身散发着淡淡的紫气,妖狐撇撇嘴:“嘁,小气,这么大的剑这么一点点药,哪里够用”

但话虽这么说,妖狐还是小心地把药收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去找魔王啦!你还陪我一起去吗?”

大天狗微微愣了一下,这么算下来已经和妖狐呆在一起六天了,于是他点点头,压下心里的不舍。

妖狐晃了晃风向标,可在找到宝剑以后风向标似乎就失去了作用,妖狐有些失望地把风向标放进口袋。

大天狗看出他的苦恼,走过去牵起他的手往一个方向走去。

“你知道路?”

点头。

“太好啦!等我救回公主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点头。

妖狐跟大天狗牵着手,自己也不知道由来的开心,他摇晃着二人牵着的手大踏步地往前走,心里的开心溢于言表。

二人往前走着也并不觉得累,倒是太阳先撑不住下了山。

借着月光,妖狐找到一块平地熟练的抖开斗篷让大天狗一起躺下,大天狗却看着一旁森林里难得的空地若有所思,妖狐好奇地走了过去跟着他一起看,好像除了草长得比较高也没什么特别的。

一阵风吹过,妖狐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而草丛间则出现了不少的光点,仔细一看确是散发着冰蓝色光芒的蝴蝶。那蝴蝶似乎被风惊扰纷纷飞了起来,这一幕实在太美,美得妖狐眼睛都舍不得闭上。

妖狐身上一暖,他低头看了眼肩上的斗篷,又抬头看向给他披斗篷的人。

大天狗看着他,在月色下大天狗的脸庞更加柔和,他的眼睛映着蝴蝶的蓝光,美得让妖狐移不开视线,这如同蓝宝石般的眼睛嵌进了他的心里,他的心似乎突然变得完整。

大天狗并没有察觉到妖狐的异样,他拉着呆呆的妖狐在那块平地上躺下,妖狐挣扎着非要把斗篷分一半给他,大天狗便也盖上了,两人在斗篷下紧紧的挨着,妖狐紧张地心怦怦直跳,他不想让大天狗发现他的,但一丝一毫也舍不得远离大天狗,他慢腾腾的转了个身,在熟悉的气息中很快便睡着了。


妖狐翻了个身,迷迷糊糊醒了,大天狗并没有睡在他身边,他揉揉眼睛坐起来,却愣住了。

大天狗在不远处的那片草地上正在和一个女人说话,即便是远远看去妖狐也能感受到那人的美貌,那些蓝色的荧光蝴蝶围绕着他们不停的飞舞,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


难道他今天看草地是因为这个?


小王子快要哭了,从小到大他都是要什么有什么,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却是别人的吗?


他浑浑噩噩地躺了回去,又睡着了。

=========TBC==========


评论(3)
热度(31)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