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我想做你男朋友(1)

照常大写OOC
HE
_(:3」∠)_
一晚上弄起来的很可能有错别字。 

==========ACTION=========
在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阴阳师,也有许许多多的式神,但并不是每个阴阳师都会拥有全部式神的,因而有不少关系好的阴阳师会凑在一起把喜欢的式神凑出来组一对自己喜欢的cp。
妖狐被召唤出来的时候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小狐团,他只记得当时阿妈非常开心的把他抱到隔壁阴阳师的院子里,两个人嘀嘀咕咕说了半天然后笑作一团。
自此以后,大天狗就成了妖狐式神生涯中被提及次数最多的词。
“崽崽你要长慢点哦,我和隔壁阿妈都还没有攒够大天狗的碎片呢”
“阿妈,大天狗是什么呀?”小狐崽奶声奶气地问。
“是你未来的对象哦~”
“对象是什么?”
“就是你喜欢的人啊”

 “那我喜欢阿妈,阿妈是对象吗?” 

“不是这个喜欢哦”阴阳师点了点小狐狸的鼻子,“到时候见到他你就明白啦”

 “嗯!” 

妖狐一天天的长大,对大天狗也越来越好奇,终于有一天,隔壁阿妈的院子里金光大盛,紧接着隔壁阿妈跌跌撞撞的捧着什么东西跑了出来,兴奋的朝自家阿妈喊:“狗子来啦!!” 

自家阿妈也兴奋的不行,摇晃着妖狐的胳膊:“你的大天狗要来了!” 

妖狐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可他还没看清隔壁阿妈捧着的大天狗长什么样,她就一阵风似又跑回院子里去了。

 妖狐与大天狗的正式见面是在第二天,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五星式神了,比妖狐足足多出一个星级,妖狐看着大天狗那张好看的脸,不自觉就带上了笑,阿妈果然没有骗他,大天狗真的太好看了!

 妖狐主动走上前去和大天狗说话:“你好大天狗,我是你隔壁寮的妖狐,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 

大天狗还没来得及说话,隔壁阿妈就先打断了他们:“不是朋友,是男朋友哦~你们俩可是cp呢,要好好相处哟~”


 这一整天两个阴阳师都在带着大天狗与妖狐协战,美其名曰给两人制造相处机会。 不过妖狐也确实挺开心的,虽然这美人话少了一些,问十句才答一句,但和美人相处的时光总是令人愉悦的。

 到了回院子休息的时候,阿妈看着笑的一脸开心的妖狐打趣道:“怎么样,对这个男朋友还满意吗?”

 “不能更满意,就是话太少了些” 

“他就是那种性格的,你习惯了就好啦” 

“好吧”


 以及当晚妖狐就被迫改了名字。

 “阿妈…狗子媳妇好难听……”

 “没办法,改名最多四个字,不然叫狗子夫人?”

 “狗子是什么鬼!”

 “就是大天狗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妖狐想了一下大天狗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配上狗子这个名字,笑得捂住了肚子。

 第二天大天狗看到妖狐头顶【狗子媳妇】字样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而妖狐看到大天狗头顶的【大狗子】时又忍不住笑弯了腰。


 妖狐真正动心是在一次突破,打完麒麟后不久阿妈就照常拉隔壁阿妈一起寮突,对面茨木朝他按下地狱之手的瞬间大天狗突然飞了过来挡在了他身前,妖狐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大天狗为他接下这一击。 
那一刻大天狗的背影填满了他整个心房。


 那天以后,妖狐开始仔细翻看阿妈以前给他的大天狗爱好表,开始认真揣摩大天狗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的意思,甚至因为大天狗喜欢的和果子专程向樱花妖学习了做法。

 不过大天狗本来就是他“男朋友”,做这些也丝毫没人会觉得奇怪。 

可是大天狗对他的这些举动无动于衷,妖狐安慰自己,或许是还不太习惯吧,阿妈也说过感情总是需要磨合的。


 妖狐这天照常来到了结界吸收经验,意外的发现隔壁阿妈把大天狗也送了过来。大天狗靠在结界的牌子上像是睡着了,妖狐轻手轻脚的走近他,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看着大天狗睡着的脸,妖狐觉得自己对这个人的喜欢几乎都快要从心里溢出来了,他小心的凑近了大天狗,在快要碰到他嘴唇的时候却被一把推开了。

 “离我远一点!”

说完大天狗就飞上了结界的木牌之上,任凭妖狐怎么说他都没有再下来,直到吸收经验结束。
妖狐无奈地摇了摇手中的扇子,自己这是太主动吓到自家男朋友了吧,可能大天狗是个从来没有接吻过的新手?不过好像自己也是…

从那天起大天狗就不怎么理会妖狐了,妖狐试着找各种机会和他聊聊他们之间的关系问题,但那天后大天狗便不再来他们结界了,战斗中也没有时间给他们分心聊天,好在还有式神委派这个机会。
他们与隔壁式神只要有相同的任务都是一起去的。每次一同出去,众人都会给大天狗与妖狐两人独处的空间,这天也不例外,众式神休整时,妖狐坐到大天狗身边,一手拉住准备起身离开的大天狗的袖子:

“大天狗,只是接吻而已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闻言大天狗的脸色更冷了些:
“阴阳师大人只吩咐过我与你一同作战,其他多余的事不必再做了”
“好好好,我不做,你先坐下来休息休息”
大天狗重新坐下,妖狐将自己的尾巴一把塞到了大天狗手里,期待地看着他:“阿妈说不高兴时捏捏我的尾巴就会开心起来了,你也试试?”
大天狗感受到手中狐狸毛的光滑柔软,僵直着两只手没有动,倒是妖狐随意晃动尾巴的时候轻轻扫过了他的掌心。但很快便要继续前行,他们起身跟上队伍,大天狗刻意落后了几步,与妖狐拉开了距离,他的手在宽大的袖子里握了握,不知是想忘记妖狐尾巴的触感还是想记住。

妖狐是丝毫不怀疑大天狗喜欢自己这一点的,有谁能够为了一个不喜欢的人挺身而出甚至去挡那致命一击呢?大天狗或许是在害羞罢了,自己再等等就好。

可这打脸也来的如此之快。

妖狐那时正坐在院子里思考明天应该找哪些话题才能和大天狗聊上几句,垂头丧气的阿妈带着式神们回到了院子。
“黑晴明太…难…打…了”
阿妈一边说着一边扑倒在妖狐的尾巴上,脸埋在尾巴里闷声闷气的说:“崽…跟我去打一把试试?”
“我?好啊”
“对面有一只大天狗,你可不要手下留情啊”
“放心吧,这几天他都不跟我说话,我可是有脾气的!”
“好嘞,我们走!”
妖狐第一轮选择攻击雪女,他的风刃还未到雪女面前就被大天狗挡住了。妖狐愣了愣,第二回合依然攻击雪女,再次被大天狗挡住……接下来的几次攻击妖狐发挥很差,很快他们就被对面团灭了。

“阿妈”
“嗯?”
“为什么刚刚我们打的时候,对面的大天狗会挡在…嗯…队友面前?”

妖狐用扇子遮住自己撑不起来的嘴角,努力保持着平时说话时的腔调。
沮丧的阴阳师自然没有发现妖狐的不对劲:

“那个啊,是新御魂薙魂的效果啊,之前介绍的时候你又不好好听,再说你不是见过吗,那天你干妈打完麒麟忘了把御魂给大天狗换回来,他就穿的薙魂啊,不过……”

当妖狐听到是御魂效果的一瞬,脸色变得极差,阴阳师后面的话他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有点慌,他此刻迫切地想见到大天狗,想要知道那天大天狗并不单单是因为御魂效果。

可他又害怕见到大天狗,从他试图亲吻大天狗的那天起,大天狗的所有行为都在告诉他那个明确的,他不敢承认的答案。
“崽崽?你怎么啦?不舒服吗?”
“阿妈我没事,就是突然很想见大天狗”
“啧啧,去吧去吧,年轻人啊”

妖狐到隔壁院子的时候,大天狗正好在,见他来了一双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妖狐突然不想知道答案了,也许就这样相处也挺好的。
大天狗有些不解妖狐突然的情绪转变,不过他也不打算去了解就是了。


“你来干什么?”
“大天狗…我问你一个问题,问完我就走”
“你问”
“如果,我是说假如…阿妈要把我当成升星的材料了,你可不可以在我被喂掉之前…亲我一下?”
“不”


大天狗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妖狐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只是他的脑袋好像一时之前消化不了这一个字,站在原地愣愣的不动了。
“问完了,你可以回去了”
“啊?对对…我该回去了…该回去了”
妖狐一边重复着这句话一边走向自己的院子。
大天狗目送妖狐离开,妖狐今天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在哪里,他说不上来。

妖狐一回到院子里就被女式神们围住了,原来是阿妈这次外出带回来的小饰品不知道怎么分配,让妖狐帮忙拿主意。
妖狐低头深吸了口气,再抬头时已经是一贯的笑脸了。妖狐一向嘴甜又会说话,分完饰品哄的人开开心心的各自离开,妖狐这才松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隔壁院子里,大天狗从树上飞了下来,他刚刚不知道是怎么了,对妖狐的不对劲居然有点在意,飞到树上只看到他一如既往地与女性式神在一起笑闹。担心这只狐狸果然是一种可笑的行为。

 
妖狐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里空落落的,他躺了好一会儿,突然有些难过,还有点委屈。
他在心里小小的抱怨:为什么要发明薙魂呢,要是没有薙魂,自己也不会蠢到把心送给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更不会愚蠢的认为对方也喜欢自己。阿妈为什么非要让他和大天狗组cp,要是换个人多好啊,也许他就没有这么难过了…还有大天狗,我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不能有一点点一点点喜欢我呢……
妖狐化为原型,将自己埋在大大的尾巴里,他想了很多,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勉强入睡。

“崽崽怎么了?发烧了吗?没事吧?”
妖狐迷迷糊糊看了一眼关切的阴阳师,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阿妈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晕”
“好好,那今天就不出去了,你好好休息”
“嗯,谢谢阿妈”
不用出去就好,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大天狗。
“是不是晚上睡觉没盖好被子,额头这么烫?”
妖狐还没开口,一旁的莹草倒是先答了:“阿妈你想想昨天崽子可是提前回来去找了大天狗哦,你觉得他发烧的原是什么呢?”
阴阳师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让樱花妖送来了某处的伤药,脸上带着些兴奋地摸了摸妖狐的头:“阿妈和干妈还以为你们俩停留在还没接过吻的阶段,没想到你俩居然直接上了三垒!”
妖狐心中有些酸涩,他们确实只停留在没接过吻的阶段,也不会再进一步了。但是阴阳师和女式神们开心的模样让他把话吞进了肚子。

妖狐一连休息了两天,他想了很多,若是告诉阿妈自己和大天狗的关系差到这种境界,阿妈一定会自责,干妈也会不开心,寮里看他长大的式神们也是,不如就装装吧。
但是当他见到大天狗的那一刻,心里委屈与难受的情绪仿佛一下子爆发了出来,他明白大天狗不喜欢他并不是大天狗的错,但心里的委屈就是止不住的涌上来,涌得他鼻子发酸,好在今天出门时他特地带上了面具,他走到大天狗身前,清了清嗓子:
“大天狗大人,能否借一步说话?”
大天狗似乎对妖狐用敬语有点吃惊,但很快掩饰过去,跟着他来到一处清净的地方。听他说明来意后,大天狗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要我配合你在你说话的时候点头?”
“没错,大人您不用管我说的是什么,只要偶尔点个头就可以了”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人您就当是帮我个忙吧,我想阿妈她喜欢看到这个场面”
“可是这些都是假的,你这是在欺骗她”
“可是大人,这也真不了啊,我相信您也明白干妈的意思,可您不也是忍着情绪没有反抗?只是在此基础上加那么一点点动作,不会耗费您多少精力的”
“……好”
大天狗离开后妖狐深吸了一口气,摘下面具揉了揉眼睛,起码一时半会儿可以瞒过去,往好处想也许还能和大天狗成为朋友,也许吧。

自那天起,妖狐与大天狗的关系突飞猛进,两个阿妈满意的看着二人和谐相处,虽然每次都是妖狐一个人在说,但大天狗偶尔的点头证明这种关系并不是妖狐的独角戏。

=========TBC =========

(2)

四的,这篇名字的来源是sunshine的我想做你女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实在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啦

以及

当铺我想大改了……现在觉得黑晴明也很萌啊……

∠( ᐛ 」∠)_

评论(15)
热度(125)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