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茨木不见啦(3)

傻白甜OOC


(2)
===================

茨木是被热醒的。

 

他从床上坐起身打量了一下四周,房里的门窗都开着,空调似乎就关掉了。

看样子挚友已经去上班了。

 

茨木趴回床上,又猛地弹了起来。

 

他昨晚是和挚友一起睡的!

 

他还模糊地记得昨晚自己太困摸上床先睡了,所以挚友什么时候睡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的他也不知道!这和没睡到有什么区别!

 

茨木哀嚎着把脸埋进枕头,闻着熟悉的味道深深吸了一口。

 

 

 

自由职业者的每一天都是工作日,每一天也都是休息日。

 

茨木昨晚写了不少,再加上之前的存稿已经足够几天的更新,他果断给自己放了个假。他要去健身!想想挚友的腹肌,再摸摸自己已经有点鼓起来的小肚子。

 

要成为和挚友站在一起的人怎么可以没有腹肌!

 

 

 

 

刚接好水的酒吞打了个喷嚏,杯里的水洒了一些到衣服上,好在他今天喝的不是咖啡。

昨晚睡得很好,总算是不用拿咖啡提神了,只是睡得太舒服让他差点起不来。

 

才周四,再熬一天就能睡个好觉了,还能和茨木去之前想去的那家有点远的餐厅吃饭。

 

啧,茨木不在家。

 

酒吞翻了翻晴明发过来的几张照片。茨木生得好看,几张照片里一大半是编辑部的小姑娘拉着他的合影。看着茨木满脸的不知所措酒吞不禁勾起了唇角,这么多年了还是不习惯和女孩子相处。但也有个例外,茨木和一个绿头绳的女生的合影看起来非常自然,娇小的少女在茨木身边也碍眼的和谐。

 

也许这样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孩子更适合茨木,但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酒吞盯着那张照片又看了一会儿,照片里背景怎么像他们去年旅游去的几个地方?

 

 

 

 

 

大半天的运动下来茨木感觉身体舒畅了不少,但他毕竟有段时间没有运动了,回来洗过澡之后只觉得又累又困。

 

经过之前的教训茨木学乖了,他在酒吞回来之前吃好了晚饭,还特意买了一堆薯片泡面等零食当做储备粮。

 

有了这些一定可以瞒过挚友!

 

茨木趴在酒吞床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他强忍着困意打开了微博,晴明之前把他的事投稿到了一个树洞,说是网友们也许会有解决办法。

 

茨木翻开评论,热评第一的那个叫夜叉的大V似乎和他有相同遭遇。

 

【夜叉:啧,居然有人和本大爷遇到一种情况,不是什么大事,一个星期左右就能恢复。过来人的忠告,趁这个好机会把你想知道的弄清楚!!!】

 

一星期啊,和旅游时间也差不多长了,那就不用告诉挚友了吧。茨木的手指还在机械地往下翻着评论,但他的眼皮已经支撑不住了。

 

想知道的东西?想…想…知道…挚友有没有可能会喜欢……

 

茨木的手指慢慢停了下来,手机滑落到地毯上没有发出丝毫响声。

 

 

 

 

 

也许是睡得好的原因,酒吞的工作效率提高了不少,难得一次准时下班回家。

 

他和往常一样看新闻吃晚饭,但扔餐盒的时候却发现有些不对劲——垃圾桶里居然有个薯片袋子,茨木回来了?

 

酒吞打开茨木的房门,空无一人。

 

他皱着眉头又到厨房打开了放冰棍的抽屉,似乎又少了两根。

 

是他记错了还是真的有人动过这些东西?

 

酒吞在整个屋子搜了一次又仔细检查了大门,除了茨木房里那一整箱零食以外并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

 

五天吃了二十多根冰棍,还藏了一整箱泡面薯片。

 

啧,等他回来要好好收拾一下才能长记性了。

 

 

 

 

 

躺在地毯上的茨木突然觉得背上有点凉,他翻身换了个仰躺的姿势,似乎是觉得热又将身上的衣服掀了起来,露出肚子和大片胸膛。

 

 

洗完澡的酒吞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景象。

 

“茨木?”

 

茨木似乎听出了是酒吞在叫他,挣扎着在地毯上扭了两下,又睡着了。

 

酒吞笑着摇摇头,也许旅途太累了吧。他放轻脚步走到茨木身边,将手放在了他的肚子上。

 

茨木是不太好练出肌肉块的体质,他身上摸起来相对柔软也更有弹性。

 

当手滑过腰侧时茨木微微一颤,酒吞坏心眼地在他腰上轻轻拧了一把,熟睡中的茨木嘴里溢出一丝小声的呻吟,听得人心里发痒。

 

“叮咚——”

“叮咚——”

“叮咚——”

 

一连串的微信提示音吵醒了茨木,也惊醒了酒吞。酒吞收回手将茨木的衣服拉了下来。

 

茨木摸索着拿到手机,眯着眼睛解锁点开了语音消息。

 

“茨木!酒吞今天问我为什么和去年去的同一个地方!”

“你说我们是不是穿帮啦?你不是说酒吞没见过你上次旅游的照片吗!!”

“你下午怎么一直没回我消息?是不是恢复了被酒吞发现了?!”

 

恢复?恢复什么?

 

茨木听完静了半晌,就在酒吞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他又费力地睁开一只眼睛,按下手机说道:“挚友果然厉害,这样都能看出来!我看微博说我这种情况会持续一周,挚友应该还没发现我,反正你试试圆过去吧,这件事不要让挚友知道,我现在很困,明天跟你说……”

 

茨木话音刚落拿手机的手就垂了下去——这下是真睡着了。

 

酒吞动作轻缓地将茨木抱起来放到了床上,茨木在他胸口蹭了蹭小声嘟囔了一句挚友,酒吞便在他身边躺下了。

 

根据晴明的语音消息酒吞半听半猜出了一些东西,就让他看看茨木瞒着他究竟要做什么吧。


============TBC=============


(4)

评论(4)
热度(110)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