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鬼男友(6)

茨木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又重新倒回床上。 
没精神,不想动。 
明天就要去检查了,要振作!茨木从床上坐起来给自己打气,好歹算是起床了,但情绪却没有前几天那么高昂。 
 
从知道那份饭菜不是挚友准备之后,他就变得贪心起来,他想要从挚友那里获得一点特权,不管是饭菜还是其他的什么。 
 
茨木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又责怪起自己的贪心来,明明已经和挚友住在了一起,连房产证上的名字都是和挚友挨在一起的,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是他太贪心了。 
 
茨木磨磨蹭蹭地走向厨房,刚进去就闻到一阵浓郁的香气。热着汤的小盅上也贴着张便签条:“喝完” 
 
是那个纽扣眼做的吧,他记得挚友不太会煲汤,茨木盛了一碗当做早饭。 
 
汤很好喝。 
 
但不是挚友做的,他忍不住又这么想。 
 
 
 
 
酒吞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原本打算等茨木出院直接,可在茨木出院后他就忙的脚不沾地,明明住在一个屋子里却已经三天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见面了。 
 
酒吞掏出根烟点上提神。没有茨木在身边果然很累,不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当然要是能开窍就更好了。 
 
看起来明明是茨木一直追在他身后,但其实保持着距离的也是茨木。 
说茨木没有那份心他也是不信的,眼神骗不了人。但他好像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或者说在压抑自己。 
 
茨木从来不会动他的东西,只要他没说,哪怕是冰箱里的一瓶水茨木都不会动,像是小心翼翼的维持着什么界线,尽力不去打扰他的生活。但茨木却能接受甚至是非常高兴酒吞时不时越过那条界线到他的地盘走一走,恨不得能把自己世界的所有东西都掏给他。 
 
酒吞想起他和茨木买房的最初原因——哪怕是睡也要把茨木给睡服,让他好好认清自己的心。 
 
只是车祸来的太突然了。 
 
酒吞把烟头掐灭再次投入工作当中,有些事既然敢做就必须承担后果! 
 
 
 
茨木坐在沙发上看书,酒吞娃娃被他放在肩上。如果检查没什么太大问题,他下周就可以回公司给挚友帮忙,一想到能见到酒吞,那些小心思就被他压在了心底。他实在太想见酒吞了,想告诉他左手用电脑和手机自己已经掌握得很好了,甚至能超过一些普通人,自己依然能够帮上他的忙。 
 
这么一想茨木书也看不进去了,恨不得现在就表演一个单手打字。干脆再去去练一会儿吧,到时候给挚友看!茨木合上书准备将书放回书房。 
 
书房的电脑依然是待机,茨木走过去把书放回书柜,脑子里突然冒出昨晚那个煲汤教程的搜索页面。昨晚他会不会是梦游?他看的其实是挚友的搜的?茨木这样想着,却不敢去碰一碰鼠标激活电脑。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一阵大风从窗口灌进来,吹倒了电脑桌上的笔筒,几支笔倒下来正好碰到鼠标,鼠标微微挪动了一点,电脑,亮了。 
 
茨木还没反应过来,那大江山CEO追求当红花旦红叶的巨大标题就撞进了他的眼睛。茨木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这时突然跳出来一个视频推送:红叶千里送餐,低调示爱酒吞。几个大字占据首位。 
 
笔筒倒了挚友用笔会不方便吧,要扶起来。茨木将笔一根根放回笔筒,然后将书房的窗户关上,保持着平时的步伐走出书房,带上门。 
 
他沿着某个方向走了一会儿,又到了杂物间。 
茨木站在门口,手握住了门把手。 
 
半晌,他松开手坐在了地上,将头抵在自己的膝盖处一动不动。 
 
酒吞娃娃从他的肩上滑落,明明是仰躺着掉下去的娃娃却像是被风吹起似的换了个方向,黑漆漆的纽扣眼直直地盯着茨木。 
 
似乎是坐的时间太长,茨木的头开始有些昏沉,渐渐失去意识。 
 
 
 
 (7)

评论
热度(42)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