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我想做你男朋友(2)

OOC
 +
HE
(1)
=========∠( ᐛ 」∠)_========

人们常说日久生情,妖狐也还是抱有那么一丝丝期待的,也许相处久了大天狗真的能喜欢上他也不一定。
他每天都会准备大段大段的趣事来说,有自己的,也有他听来的。
他一边讲,一边偷偷看着大天狗,他有些不太敢看大天狗的脸,怕自己又忍不住想起那天大天狗推开他时那个冷漠的表情,但他又忍不住去看,谎言总是会被拆穿的,大天狗也许会喜欢上一个人,又或者,他总有一天会不再喜欢大天狗,能多看一会儿就尽可能多看看吧。
大天狗好像做什么事的时候都是一副认真的表情,哪怕他并没有听自己在讲什么,只是偶尔点个头,也会让人觉得他把话完完整整的听了进去,他这个样子老是让妖狐想给他讲几个荤段子,看看他是不是也会这么认真的点头,但又怕大天狗不小心听了进去,不愿意再配合他演下去。

如同妖狐所想的,这个谎言并没有持续太久。只不过拆穿的人不是他也不是大天狗,而是自家阿妈。

阴阳师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并不那么好糊弄。虽然每天妖狐和大天狗看起来聊的都很开心,但总给人感觉哪里不对。

这种怪异的感觉直到她看到鬼使黑与鬼使白的互动时才蓦地反应过来——大天狗与妖狐几乎没有肢体接触,以前妖狐总是喜欢凑到大天狗身边挨着他的,可是现在总是刻意的保持一个离得比较近但绝不会碰到的距离。
难道两个孩子并不是互相喜欢的?她们俩这是乱点了鸳鸯谱吗?可是妖狐看起来明明就很喜欢大天狗不是吗?
阴阳师把妖狐叫到了小书房里小心地问:
“崽崽,你最近是不是不太开心?”
“没有啊阿妈,我挺开心的”
“你的黑眼圈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还不是为了给大天狗找故事,他每天要听很多呢,我得找到半夜”
妖狐的语气中带着一种自然的亲昵,像是什么甜蜜的抱怨。可是阴阳师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她决定诈一诈妖狐。
“可你干妈说,大天狗否认了你们是情侣”
妖狐嘴角的笑容几乎快要挂不住了,既然大天狗这么说了,也就没有维持下去的必要了,妖狐索性直接承认:“是啊,我和大天狗是怕你和干妈不高兴嘛,你们俩为了把我们凑对cp不是费尽心血吗?”
阴阳师不由得心疼起来,那段时间妖狐为大天狗做的努力她都看在眼里。如果最开始她不拉着组这个cp,妖狐应该还在开开心心地撩着妹子,每天都是无忧无虑的。
阴阳师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妖狐便化为小小的狐狸原型跳上她的腿,阴阳师摸着小狐狸的头,语气中带着几分认真与自责:“要是不开心就不要去了,阿妈会跟你干妈说清楚的,都是阿妈不好,要是阿妈不每天跟你说这些你也不会喜欢他。”
小狐狸蹭了蹭阴阳师的手,半晌才道:“阿妈,我就是怕你这么想才不告诉你的,我喜欢大天狗的事跟你、跟干妈都没关系的,是我自己看大天狗长得好看才喜欢他的呀”
阴阳师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无奈的笑道:“你呀”
但这笑容很快就消失了,阴阳师有些难过地摸着妖狐的背:“要是不开心,要跟阿妈说,阿妈永远是站在你这边的,要是难过就哭一场吧,你还小呢,哭出来也不丢人”
妖狐没有说话,他缩成一个团窝在阴阳师怀里,阴阳师也不再讲话,像小时候哄他睡觉一样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妖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大早了,阴阳师给他留了一封信,说是让他好好休息,想什么时候出门想去哪里都可以。他和大天狗的事情,她和干妈都很抱歉,两个孩子都没有错,错的是她们。
妖狐看完信又躺了回去,突然觉得少了什么,仔细一想才发现头顶的【狗子媳妇】四个字已经没有了,突然空荡荡的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啊。

接下来的几天,妖狐的日子都过得特别悠闲,他没有什么特别的任务,也懒得主动去领,与之相对的则是阴阳师的忙碌,妖狐这些天几乎连她的面都见不到,也不知道是在忙些什么。

妖狐睡够了,起身到院子里晒太阳,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睁眼间余光似乎看到一个长着翅膀的人飞过,他下意识往那个方向看去,看到的却是在墙边和几个小式神在一起玩耍的鸦天狗,他自嘲地笑笑,突然也没有了晒太阳的心情,转身又进屋去了。

大天狗站在树下愣了愣,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下意识的躲开了妖狐的目光,只是再飞上树的时候,妖狐已经不在院子里了。

几天前,阴阳师大人外出回来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不用再与妖狐一起协战了,他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但潜意识里觉得妖狐不会同意。可接下来的几天,他真的没有再见到妖狐,倒是清净了许多,但似乎有些不习惯。
大天狗没在院子里发呆太久,很快阴阳师便拉着荒川之主与一个男性阴阳师进来了。
“来来来,二十次就够了”
“靠!什么破解锁条件,打的时候轻一点啊!”
“知道了知道了”
切磋阵法展开了,大天狗看着对面除了荒川以外全员天邪鬼的阵容难得的有点懵。
“狗子,随便打,打赢了就行。”
“明白了。”
大天狗不再多言,直接攻了上去,最近这些天他也说不清怎么回事,心里有些烦闷,正好借此机会发泄一下。
等他发泄的差不多了才开口道:“大人,不一定要将战斗进行到底,只要他们那方投降就可以了。”
“……好像是啊”
“靠!所以老子到底为什么被你这么打了八回!”
“好了好了别气了,凑齐了多的几根都是你的”
“这还差不多!”

很快二十次切磋就满了,阴阳师心满意足的拿走大天狗身上落下的十根带着金光的羽毛,递了一根给那名鼻青脸肿的男阴阳师,然后将剩下的收好便离开院子朝隔壁跑去。
大天狗看着那个放着他羽毛的小盒子,突然有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妖狐休息了好久才总算见着自家阿妈的面,看着一见面就扑倒在他尾巴上的阴阳师他有些无语。
“崽崽,你都不问问你阿妈这段时间去干什么了啊”
“哦,阿妈你这段时间去干什么了?”
“不告诉你,是个惊喜哦”
“哦。”
“你怎么一点都不好奇”
“反正你总是要告诉我的,早说晚说都一样”
“……崽崽你越来越不可爱了”

最近自家阿妈和干妈又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东西,两个人每天凌晨都要到所在的阴阳寮集合,带着个小黑布包像是在做什么可疑的交易,不过妖狐对此不太感兴趣,他现在每天吃吃睡睡,整只狐都是懒懒散散的。

而相对的,在隔壁院子的大天狗已经猜到阴阳师们的打算,可这个打算让他分外不安,他的忠诚让他无法违抗阴阳师,但看着盒子里的羽毛一根根减少,他也愈发焦躁起来。

=========TBC==========
(3)
小狗子要来啦~


评论(13)
热度(109)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