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篇】第八号当铺(下)

ooc+私设 

谢谢大家的帮助233333333

(中)
=========(ー`´ー)==========

“欢迎光临第八号当铺”



酒吞童子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

“好久不见,想要典当什么?”

“茨木是不是来你们这里当了什么东西”

“抱歉,客人隐私不能透露”

“看来是了。”酒吞的脸色更差了。

“典当你的头发来换听一个人心声的能力,需要吗?”

“不必了,我会知道的。”

说完酒吞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还是第一次有人来这里什么都不当。”鬼使黑看着酒吞童子的背影突然冒出来一句。

“他还会再来的”

“这里真是个无底洞啊”

“不过,第一次什么都不当的人是你鬼使黑”

“嗯?那小白他当了什么?记忆?他换了什么?”

“客人隐私,无可奉告。”

“……”




不出所料,一个月后酒吞童子再次出现在了当铺里。

“说吧,要典当什么才能赎回茨木的爱情”

“你的精魄如何?”

“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些”酒吞眼里带着明显的杀意。

这杀意太过露骨,我那瞎子助手都感受到了迅速挡到我身前。

“开个玩笑罢了,朋友一场何必动怒”

“直说吧”

“这…我可得好好想想,能拿走鬼王东西的时候可不多。不然,你的智商?”

酒吞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思考了一下以后智障的自己与茨木相处时的情形,有些不自在的换了个坐姿。

“…能不能换一个”

“你的鬼葫芦”

“……”

“精魄、智商、鬼葫芦,我觉得应该很好选择。”

“…成交”

“那么,请签约”

酒吞解下在腰间鬼葫芦,不舍地摩挲一下,最后放在桌上不再看它。

助手取出了茨木的爱情放入一个锦囊中递给酒吞。

酒吞小心地接过来,又像不知道该用什么力度来碰它,便只是虚握着。

“放心吧,茨木的爱情坚定的很,用力捏着也没关系的,你这个力度倒是不怕它掉了”

酒吞闻言握紧了一些,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不送”

“大人,这酒吞童子看样子不会再来了吧”

“嗯”

“所以我们钓了个大葫芦?”

离开酒吞封印的鬼葫芦很快恢复了原型,张着一张血盆大口,鬼使白有些好奇地摸了摸葫芦,差点被咬了一口。

“葫芦收起来,还会有用的。”

“是”






这是茨木童子第三次来。

也是他最狼狈的一次。

他一言不发紧紧抱着一颗人头——是酒吞。

“你们是不是可以救活他!要我当什么都可以!你们救活他!”

“鬼死了就什么都不剩了!灰飞烟灭要怎么救!”鬼使黑护住被茨木突然出声吓到的鬼使白吵茨木吼道。

茨木像是一下子没有了力气。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可以救,只要你典当你的灵…”

“我当!”

“典当你的灵魂,再加上一坛神酒,签约吧”

茨木毫不犹豫地签了约,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让助手从储物室里取出了那鬼葫芦与断手交给茨木。

“鬼葫芦与酒吞在一起的年岁长久,上面附着酒吞的一缕精魄。带回去以后把断手喂给葫芦,酒吞便有了融合的血肉,再用你的妖力供养,不出十年酒吞便会复生。”

“多谢!”茨木行了一个大礼。

“各取所需不必言谢”

“不过有一点你要知道,在我取走你的灵魂时你可能会忘记一些东西并且精魄会受损。”

“这…我能不能在他复生后再来偿还?”

“可以”

“再次谢过!”

茨木童子小心翼翼的结果鬼葫芦与手臂便匆匆离开。

“说来也有趣,这鬼葫芦一到茨木手上竟然自动变成了普通葫芦的大小。”

“宝物都是认主人的”

“对了大人,茨木不是妖怪吗?为什么会有灵魂?”

“茨木是鬼之子,又由人类所生,他体内灵魂与精魄共存。并且酒吞将他的灵魂保护的很好,是难得一见的纯净灵魂。”

“原来如此,所以取走了灵魂茨木也不会死,只会元气大伤。”

“没错”









十年后

“欢迎光临第八号当铺”

“老板,我来履行契约。”

茨木童子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传来。

茨木满脸笑容,笑的那双好看的金色眸子完全眯了起来。而与之相对应的是他肩膀上坐着的一个脸色很臭的红头发小鬼。

啧啧,一个缩水版酒吞。

“不必着急,鬼王刚复生时是力量最弱的时候,等到他有了自保能力你再给我灵魂也不迟。”

红头发小鬼咬了咬牙,掰过茨木的脸对着他,恶狠狠地说:

“契约完成之后不许再来这里!”

“好的吾友!”

茨木笑着回答,又凑过去贴了贴小酒吞的脸颊。

“是真的,实在是太好了吾友”

“嗯”

小酒吞的脸有一些红,硬邦邦地回答了一声。

“鬼王大人可不要忘了,你还欠我们一坛神酒”

“我知道!”

“二位慢走,下回见。”







等到酒吞完全恢复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

在我取出茨木灵魂的时候,酒吞紧张地像个等待孩子出生的父亲,短短一分钟他愣是弄坏了我三把椅子外加一张石桌。

契约完成酒吞更加紧张了,他走到茨木身边握住了茨木的手。

“茨木,你记不记得我是谁?”

茨木缓缓睁眼,看着酒吞就是灿烂的一笑。

“当然记得,是吾友”

“我们是什么关系?”

“是挚友!”

酒吞有些许的失落,但把茨木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还,还是恋人”

茨木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小声说。

酒吞这才松了一口气,放开手与茨木拥抱。

茨木的脸搁在酒吞肩上接着说

“但是我不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了,也不记得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酒吞揉了揉茨木的脑袋:

“没关系,回去我一件一件说给你听”

“嗯!”








终于走了…


看着我那不解风情的面瘫助手和正在闹腾的鬼使兄弟。

但愿虐狗二人组不要再来。

遭了神酒没拿!他们还要再来一回…

诶……


=========酒茨篇·完=========

叫我小甜饼,蟹蟹。


以及我不得不提我的这群小可爱都给了我什么建议
hhhhhhhhhhhh


Q:请问你觉得让酒吞用什么换回茨木的爱情比较好?

正常版: 记忆;神酒;妖力;生命;心脏;友情

有毒版:


智商
【智障酒吞与缺心眼茨木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全部的头发
【一觉醒来挚友变成了秃头怎么办在线等!】

觉醒后的胸毛
【吞:???】

wuli吞仔傲人的奶子
【吞:??????】

菊发(因为攻不用菊发)
【吞:别拦着鬼葫芦!咬死他们!】




以及下一个大概是狗崽…吧_(:3」∠)_

评论(13)
热度(140)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