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多cp】狼人杀(中)

OOC
无明显攻受

涉及酒茨/狗崽/黑白/晴博/青夜


因为中间改了我有些混乱

所以有bug麻烦告诉我谢谢😂



========诶嘿(•̀ω•́)✧=========

“阿爸,能不能把丘比特加进来~”
坐在晴明右手边的妖狐摇晃着毛绒绒的大尾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晴明。

晴明摸了摸妖狐的头:
“丘比特我们人数少了点吧,而且要照顾一下码字人的智商,崽崽乖,我们这把就不…”

忽然一阵大风刮起。

“抱歉,刚刚突然觉得有点热,晴明你继续。”
大天狗摸着妖狐的尾巴解释了一句。

晴明吐掉嘴里的一根羽毛,按住他左手边的源博雅,无奈的摇摇头
“那这一把就加入丘比特吧,不过丘比特除了指定情侣没有其他作用。”

“阿爸我们开始吧开始吧!”莹草兴奋地催促。


“天黑请闭眼。”

“丘比特请睁眼,请指定两个人作为情侣。”

青坊主睁开眼睛,指了指身边的夜叉与自己。莹草了然的点点头,戳了一下夜叉头。

“情侣请睁眼,确认自己的队友。”

夜叉睁眼看向青坊主,凑上去亲了一口。青坊主将夜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解开的外套仔仔细细的系了个死结。

“情侣请控制自己的行为!”
不知道何时戴上墨镜的莹草用蒲公英砸了一下地板。
夜叉无声的嘁了一下,又坐了回去。

“预言家请睁眼,请选择一个人查看身份。”

夜叉睁开了眼睛,指向青坊主,莹草竖起大拇指,示意好人。

“狼人请睁眼,请选择你们今晚要杀死的人。”

三位狼人统一选择了一个人。

“女巫请睁眼,今晚被杀死的是这个人,你要救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天亮了。”

“昨晚被杀死的是晴明,由源博雅开始顺序发言。”

晴明:“到底是为什么!!!!让我活过两局可以吗!!!!”

“咚——”莹草用蒲公英敲打了一下地面,她面带微笑看着晴明。
“阿爸,狼杀不可以讲话哦。”

“…好的!”

“源博雅开始陈述”

源博雅:“…我什么都不清楚,有什么线索吗?”

酒吞:“第一晚没有任何线索,我先听听后面的人怎么说。”

茨木:“阿爸是你说的第一轮不用救人所以我才没有救你的,你不要难过了。”

晴明:“不要暴露身份啊喂!”
莹草:“狼杀的人不许讲话!!!!”

夜叉:“那现在女巫是暴露身份了?茨木我还是比较相信的,再看一轮吧,我们只要杀光所有狼人就赢了。”

青坊主:“是的,但没有线索。”

鬼使黑:“茨木你现在暴露的话我觉得还是有点怀疑的,晴明强调过第一把不要暴露,你偏偏跳出来了,我觉得你的女巫身份不可全信。”

鬼使白:“我觉得鬼使黑说的有一些道理,但是茨木的为人我也是信得过的,再看一局吧”

鬼使黑:“喊名字多生疏啊,叫哥哥~”
莹草:“其他人发言的时候不许插嘴!!”

大天狗:“我觉得鬼使黑分析的有一定道理,这么说吧,如果这一轮我被狼杀,我会带走茨木。”

妖狐倚在大天狗身上看着他的眼睛:
“这意思你是猎人?那你可是和茨木一样第一局暴露身份呀,你也很可疑哦~”

“最后一人发言完毕,开始投票,写下你想投的名字我来汇总”

“源博雅投给大天狗一票,
鬼使黑投给茨木一票
其他人弃票。

平局,本轮投票无人死亡。进行下一轮。”



“天黑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选择一个人查看身份。”

夜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指向一个他觉得有些不对劲的人。
莹草竖起大拇指,又翻转向下。

“狼人请睁眼,请选择你们今晚要杀死的人。”

“女巫请睁眼,今晚被杀死的是这个人,你要救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天亮了。”

“昨晚是个平安夜,由妖狐开始发言。”

妖狐:“我只是个好人,也并没有什么头绪,昨晚既然是平安夜,那一定是女巫救人,我跟着女巫吧。”

大天狗:“我直说,我只是出来挡刀的,可能女巫刚刚救了我,先谢过,但其实药可以留给预言家,源博雅刚刚投我,我猜想他可能是猎人,如果等会儿猎人被杀可以带走除了我和茨木之外的一个,猎人存活的话,茨木也可以带走其中一个吧。”

鬼使白:“我是村民,跟女巫吧,我先听源博雅和茨木怎么说。”

鬼使黑:“我也听女巫的,说一下救得是谁。”

青坊主:“听后面的发言吧,看看源博雅怎么说”

夜叉:“第一局我们已经损失了一次机会,这一轮我们必须投一个,既然大天狗是挡刀,那么这一局没有确定的人就先投他,等会儿女巫在不确定的人中选择一个毒。”

茨木:“我救的是吾友不是大天狗”

酒吞:“我信茨木。我先试着分析,现在场上共有九个人,除了茨木和我以外的七个人中,有三狼,并且有一对情侣。预言家没有亮身份,应该是没有验出狼,或者验出来了但是预言家有绑定情侣?我信源博雅是好人,如果真的是猎人的话我跟着他走”

源博雅:“我的确是猎人,我信大天狗,茨木说的我觉得应该是真的,可是其他人好像也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一轮不然我们顺序投吧,先投妖狐?”

“投票开始,
源博雅,酒吞,茨木,鬼使白投给了【妖狐】
夜叉,青坊主,鬼使黑投给了【大天狗】,
大天狗,投给了【源博雅】。

本轮投票妖狐票数最多,妖狐被处决。
请说遗言”

“我只是个村民,目前我们中还有三匹狼,记得奖品!你们加油吧。”
说完妖狐就趴到大天狗腿上,掀开他的牌看了一眼。

“你投我干什么!!”源博雅有些吃惊地看着大天狗。
大天狗捏了捏妖狐的耳朵,瞥了源博雅一眼,护短的意思十分明显。
“博雅小心!”没等晴明话音落地,源博雅的脑袋就被狠狠地敲了一下。
“不是发言期间不许交流!要我说几次!”
戴着墨镜莹草吹了一下拳头,很有几分黑道大姐头的风姿。




“天黑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选择一个人查看身份。”

夜叉脑子里冒出一种可能性。莹草大拇指指向地板。

果然如此。

“狼人请睁眼,请选择你们今晚要杀死的人。”

“女巫请睁眼,今晚被杀死的是这个人,你要救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猎人请选择你要带走的人”


“天亮了。”

“昨晚死的是源博雅与鬼使黑。现在从鬼使白开始陈述。”

鬼使白:“我只能说源博雅是猎人的身份得到了证实,可惜没有遗言,我不太好判断,并且如果昨晚是被猎人带走一个狼人杀死一个,那么情侣就应该还存在,而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

大天狗:“目前我们还有六个人,刚刚源博雅盲杀了一个,所以我们根本无法确定死的是好人还是狼,最坏的情况莫过于鬼使黑是预言家,如果不是请预言家这一局必须出面为我们指路。”

酒吞:“本大爷是预言家,单人一个,上一轮我说过源博雅是好人,因为我第一轮查的是他,第二轮我看的大天狗,是好人。是第三轮我看的是鬼使黑,他是狼,猎人这一箭很准,我们这一轮只要投走一个,茨木毒一个,我们稳赢。”

茨木:“挚友我跟着你,我手里还有毒。”

夜叉:“本大爷才是真正的预言家,酒吞和大天狗是狼,第一轮查的青坊主,是好人,我信茨木,茨木不要一味跟着酒吞,你想想我们赢了的话,酒吞可是会答应你任何要求的,如果鬼使白不是狼,这一局我们赢定了,这一把跟着我投大天狗。”

青坊主:“我信夜叉,茨木在第一局就暴露了女巫身份,以茨木和酒吞的关系,酒吞即使在第二轮是自杀,茨木肯定会救,同时还能用茨木摆脱一定嫌疑。”

鬼使白:“…嗯,我觉得青坊主说的有些道理,这一把我…跟夜叉吧”

大天狗:“据我观察,前几局青坊主一直是跟着夜叉走,或者基本放弃发言,而且第二局如果真的验出了狼,为什么不说?那我只能猜测夜叉与青坊主是本局的情侣很大,并且是人狼恋的几率很大,他们现在往我和酒吞身上引,他们二人口径是一致的,如果,这一局我和酒吞中有一个人被投出去,茨木,你的毒给他们俩中间的一个。”

“投票开始”

“酒吞,大天狗,茨木投给了【夜叉】
夜叉,青坊主,鬼使白投给了【大天狗】
本轮平票”


“天黑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选择一个人查看身份。”

夜叉摇摇头,这一把已经输了。

“狼人请睁眼,请选择你们今晚要杀死的人。”

酒吞大天狗指向鬼使白。

“女巫请睁眼,今晚被杀死的是这个人,你要救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茨木选择毒杀青坊主。

“情侣,夜叉死亡”

“天亮了。”

“昨晚死亡的是夜叉,青坊主,鬼使白三人

游戏结束,狼人获胜”

晴明(村民)
源博雅(猎人)
酒吞(狼)
茨木(女巫)
夜叉(预言家)
青坊主(丘比特)
鬼使黑(狼)
鬼使白(村民)
大天狗(狼)
妖狐(村民)

“啊,就差那么一点”好人阵营的大家都有些惋惜。

茨木有点委屈地看着酒吞,酒吞正要开口安慰,茨木又生龙活虎了

“不愧是挚友,这种小小的游戏一定不在话下!”

酒吞有些无奈,摸摸茨木的脑袋,软下语气:“有什么想提的要求直接告诉我,我都答应你。”

茨木眼睛瞬间亮了,兴奋的回答:“嗯!我要好好想想!”

“慢慢想”

=======小剧场=======

狼人第二局杀人,
大天狗指茨木,鬼使黑指向妖狐,酒吞指向鬼使白,三人僵持不下,最终一致决定,狼杀源博雅。






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茨木居然还叫你挚友”

酒:“被叫职位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白:“比赛的时候当然要严肃一些,哥哥你的水”

黑:“诶~~~”

茨:“挚友你想我怎么叫我就怎么叫!”

酒:“这样就好”【摸摸头】






提问:如果你们赢了会提什么要求?


▲狗:妖狐不准撩妹,茨木不许向我卖酒吞安利。

▲狐:大天狗把墙上挂的面具都收进柜子里,半夜醒过来总被吓一跳。茨木不许向我卖酒吞安利。

狗:那我收起来吧,真的有那么不好看吗?

狐:那…那移到客厅挂着吧


▲黑:月白可以听我的话,茨木不许向我卖酒吞安利。

白:



▲白:黑羽可以认真对待工作,茨木不许向我卖酒吞安利。

黑:我一直在认真工作的

白:那你工作的时候不要谈私事

黑:也没有谈啊,也就是动动嘴

白:动嘴也不行!


▲青:夜叉好好穿衣服,茨木不许向我卖酒吞安利。

夜:套太多不舒服

青:你是想裸奔吗

夜:是,但是游戏组不让

青:……


▲夜:青坊主答应我陪我试几个姿势,茨木不许向我卖酒吞安利!!

青:那几个我怕你的腰受不了
夜:你是在质疑本大爷的柔韧性吗!
青:今晚试。
夜:一言为定!

▲博:晴明不要戏弄我了,有、有什么话直接说吧,以及茨木不许向我卖酒吞安利。

晴:可是手足无措的博雅真的非常可爱,如果博雅想让我直接说那我就不绕圈子了,今晚试试你昨天那本书上的姿势吧

博://///////////你怎么知道那本书!

晴:因为关于博雅的一切都想知道啊


▲晴:博雅就这样很好;其余人不算要求算愿望吧,希望两位鬼使工作一切顺利,没那么多事需要我来解决,希望妖狐少撩妹,每天扫院子很累的好吗!做的羽毛毽子都能拿去搞批发了!希望夜叉可以好好穿衣服,寮里毕竟有小孩子。最后,茨木不许向我卖酒吞安利!!

▲酒:我有什么要求是茨木不会答应的?

众:求你!让茨木停止卖安利吧!

酒:拒绝,每次卖安利他都很开心。

▲茨:和挚友永远在一起!

酒:不用要求,我们会的

茨:嗯!


众【抱紧自家cp】

草:给我眼罩或者火把(艹皿艹)



=========END===========

我把我妹妹没看懂的地方说一下,如果大家有没看懂的也说一下哦_(:3」∠)_



大天狗第一局说自己是猎人,一来是诈猎人出来,二来借此说自己是为猎人挡刀洗白自己

第二把酒吞狼人自杀,因为第一把茨木暴露了自己是女巫,狼人在赌茨木说的是真的,如果是,那么茨木一定会救酒吞

夜叉一开始查出大天狗是狼但是没说,是因为一旦他说了,狼晚上肯定会杀他,并且杀他一个,青坊主也会跟着死亡,好人阵营一下损失两个,并且死亡后可能会被狼诬陷为假预言家,所以在查出两匹狼之后,夜叉才跳出来证明身份。


大家还有不懂的麻烦告诉我哦❤




Ps:之所以加丘比特,是因为我本来想写下一轮妖狐指定酒吞夜叉为情侣的23333333333但是几个朋友都说看不懂。。。那就停在这里吧_(:3」∠)_


如果觉得人物智商不高,都是我的锅😂


评论(21)
热度(226)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