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多cp】狼人杀(上)

ooc

无明显攻受

涉及酒茨/狗崽/黑白/晴博/青夜


其实我也不太会_(:3」∠)_

希望大家喜欢

=====祝大家抽到SSR(´∀`)♡=====

新年里的阴阳寮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小孩子们凑在一起玩雪,几个女孩子约着一起去逛集市,在几乎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事情。

除了腻在一起虐狗的那几位。

晴明手中拿着一副牌对他们说道:“大过年的你们都没事做,那我们就来玩这个吧。这个是游戏规则你们看看。”


┫┈┈┈┈┈┈┈┈┈┈┈┈┈┈┈┈┈┈┈┈┣
简单版
法官:旁观全局主持游戏
1.狼人:天黑后杀死一个玩家。
2.猎人:死亡后可以枪杀一名玩家。
3.预言家:一局可查看一人身份,由法官告知是好人或狼。
4.女巫:拥有毒药与解药,一晚只能用一种药,女巫被投票死不能使用毒药。
5.情侣:由丘比特指定,不知道对方身份,一人被杀另一人随即死亡,游戏结束情侣二人存活即获胜。
※6.丘比特:指定二名玩家为情侣,情侣不知道对方身份,丘比特可以自连。【非正规】

三个狼人,四个村民,一个预言家,一个女巫,一个猎人
狼人每晚杀死一个人,每天天亮投票选出一个可疑的人,狼人全部死亡好人获胜,好人死亡狼人获胜。

┫┈┈┈┈┈┈┈┈┈┈┈┈┈┈┈┈┈┈┈┈┣



等众人传阅完,晴明清了清嗓

“具体规则就是这样了,我们一共是十一个人,那么第一局的法官就由我…”

“阿爸我我我!我想当法官!”莹草兴奋地挥动着巨大的蒲公英。

“好好好你先把武器放下来!”晴明紧张地看着那个仿佛没什么重量的蒲公英,周围众人也捏了把汗。

莹草吐了吐舌头,随手放下蒲公英,地板轻微的震了两震。

晴明松了口气:
“那么我们第一局就玩简单版的,三匹狼,四个村民。一个预言家,一个女巫和一个猎人,先试一把熟悉一下。”

“那么开始之前说一下,狼人需要尽可能藏好身份,并且混淆视听。 预言家需要保护好自己,必要的时候跳出来指认,当然也可以冒充预言家。小草,开始吧。”


“天黑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选择一个人查看身份。”

“狼人请睁眼,请选择你们今晚要杀死的人。”

“女巫请睁眼,今晚被杀死的是这个人,你要救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天亮了。”

“昨天晚上是一个平安夜,没有人死亡,按顺序从阿爸开始陈述”

晴明:“很明显昨晚女巫救了人,那么女巫可以选择暴露身份说出她救的是谁,为之后投票提供一个参考,附加一句,女巫第一局其实可以不用药的,把药留给预言家。”

源博雅:“我不是很明白…我是女巫,我刚刚救的人是酒吞,我现在还有一瓶毒药。”

晴明:“正式游戏按顺序发言不可以插话,我现在打断一下,博雅挑明身份之后可以暂时排除酒吞是狼人的可能性。”

酒吞:“本大爷保证这一把狼人肯定有晴明,这一局投他”

茨木:“跟着吾友投票”

夜叉:“同意,如果我是狼,第一局肯定杀晴明。”

晴明:“……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青坊主:“因为你比较不好对付。”

鬼使黑:“哈哈哈哈哈哈哈同意,我是狼也会第一个杀晴明。”

鬼使白:“这一局投票大概是没有悬念的了。”

大天狗:“同意”

妖狐:“阿爸走好~”

“投票开始,
酒吞,茨木,夜叉,青坊主,鬼使黑,鬼使白,妖狐投给了【晴明】。
晴明,源博雅放弃投票。
本轮投票晴明死亡,请留下遗言。”

晴明:“我只能说我真的不是狼——如果我留遗言会这么说。

一般来说如果狼被投票死是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的。并且还有可能胡说身份,因为狼也知道谁是好人,比如我现在可以说,我其实是预言家,第一把验的是茨木,他是个好人,那么茨木就有一定的可能性相信我真的是预言家,并且误导别人相信这一点。但是如果茨木才是真正的预言家,那么他就能发现我是狼。”


“天黑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选择一个人查看身份。”

“狼人请睁眼,请选择你们今晚要杀死的人。”

“女巫请睁眼,今晚被杀死的是这个人,你要救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天亮了。”

“昨晚被杀死的人是青坊主与大天狗。现在逆时针由鬼使白开始陈述”

鬼使白:“我想知道源博雅为什么要毒大天狗,理由呢?”

鬼使黑:“月白啊…我先听听其他人怎么说…”

夜叉:“鬼使白是狼,这一把毫无疑问投票给鬼使白。”

晴明:“这时候如果有很明显的投票对象,猎人和女巫可以选择亮出身份。”

茨木:“为什么鬼使白是狼啊?”

酒吞:“因为女巫使用毒药的时候,除了狼和女巫,其他人不会知道谁是被狼杀死的,谁又是被毒死的。女巫是源博雅,那么另一个知道女巫毒死谁的人一定是狼。明白了吗?”

茨木:“嗯嗯!不愧是挚友!思维敏捷反应迅速无人能…”

酒吞一手捂住茨木的嘴让他安静下来。

鬼使白:“原来如此,是我考虑欠妥。”

大天狗:“晚上死亡不能留下遗言?”

晴明:“没错。只有投票死的人能留下遗言。”

源博雅:“我的确毒的大天狗,晴明说我这一局很可能被狼杀,我觉得大天狗如果是狼我们很危险,所以我毒了他。”

妖狐:“这是什么鬼理由!!”


“投票开始,
源博雅,酒吞,茨木,夜叉,妖狐投票给【鬼使白】
鬼使白,鬼使黑,弃票。

本轮投票鬼使白死亡,请留下遗言。”

晴明:“这时候场上剩下多少狼人只有狼知道,如果是没有暴露的情况下,你可以随便说一个怀疑对象扰乱他们的视线”

小白:“比如说‘我真的是平民,这局投我不要紧,但是源博雅真的很可疑,为什么第一局他不投票,我怀疑他的女巫身份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样吗?”

晴明:“没错。”





“天黑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选择一个人查看身份。”

“狼人请睁眼,请选择你们今晚要杀死的人。”

“女巫请睁眼,今晚被杀死的是这个人,你要救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天亮了。”

“昨晚死亡的是酒吞,按顺序由茨木开始陈述。”

茨木:“谁杀了挚友!!我要报仇!!”

晴明:“茨木你把球放下来!这只是个游戏!酒吞你快管管他!”

酒吞坐到茨木身后:
“过来坐好,这把我教你。”

“好的吾友!”茨木立马就老实了,坐的非常端正。酒吞顺手搂了茨木的腰,把他的牌拿起来看了一眼。

酒吞:“目前场上只剩五个人,如果这种情况预言家查到狼人就可以直接投票了,如果查到的都是好人,也可以说出来,用排除法方便投票。”

夜叉:“我是猎人,如果预言家还活着出来指一下路吧。投票死一个我带走一个。”

鬼使黑:“如果预言家没死出来带队吧,但是我们也要提防狼人冒充预言家的情况。”

妖狐:“我是预言家,鬼使黑是狼,第一把我验的是大天狗,他是好人,第二把我验的茨木,他也是好人,第三把验鬼使黑是狼。就算你们不相信我,先把鬼使黑投票投出去,然后让猎人杀我,这样你们也没有损失。”

源博雅:“我是女巫,夜叉是猎人,那么剩下值得怀疑的就是鬼使黑,妖狐和茨木,而妖狐指认鬼使黑,要么妖狐是狼,要么鬼使黑是狼,先投走鬼使黑,如果下一把夜叉死亡,可以触发技能带走妖狐。”

茨木转头看了一眼酒吞,酒吞点了点头。

“开始投票,
茨木,夜叉,妖狐投给了【鬼使黑】
鬼使黑投给了【妖狐】
鬼使黑死亡,游戏结束,
本局游戏好人胜利。”

公布身份:

晴明(狼)
源博雅(女巫)
酒吞(村民)
茨木(村民)
夜叉(猎人)
青坊主(村民)
鬼使黑(狼)
鬼使白(狼)
大天狗(村民)
妖狐(预言家)


“吾友太厉害了!这种简单的游戏对吾友来说小菜一碟!”

“嘁,这些根本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本大爷的策略才是获胜关键,要夸也应该夸本大爷。”夜叉在一旁不屑地说。

“吾友的分析每个字都暗藏玄机!你懂什么!”

“睁眼说瞎话!”夜叉十分不服气。

“你…”茨木正想反驳却被酒吞拉走“挚友你让我说完”

“你说的很好”青坊主走到夜叉身旁。

“那是自然”夜叉双手抱胸,本来就没穿好的衣服直接滑了下去,露出某些不可描述的痕迹,青坊主立即给他穿好。夜叉凑到他耳边:
“你身上的印可比我多多了。”
青坊主耳朵被吹的有些红,然后一言不发的把夜叉的衣服系了个严严实实。





“下一局输了的人要答应赢了的三或七个人每人一个要求!你们这一对对的不许放水了!”




===OOC小剧场===

晴明:下一局cp间不要放水!

【第一轮都杀我,博雅一个人孤军奋战,必须打散你们!】




茨:吾友世界第一棒ヾ(✿゚▽゚)ノ

叉:我也很厉害!【麻麻你夸我啊夸我】

茨:你爸才是最厉害的!你一边玩儿去!

叉:麻麻不爱我..(。•ˇ‸ˇ•。) …

青:我爱你( ˘ ³˘)♡

叉:抱 (づ ̄3 ̄)づ




==========TBC==========


希望没看懂的小伙伴可以提出来,我来修改或者在这里解释_(:3」∠)_

临时修改可能有bug,麻烦告诉我谢谢😂


谢谢看完的大家,比心心❤


下在主页,回去再做超链接

评论(27)
热度(204)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