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茨木最近不对劲(下)

ooc


之前被封所以改了一点_(:3」∠)_


(中)

=====被放出来了✧⁺⸜(●˙▾˙●)⸝⁺✧======


茨木最近依然不对劲。


但只有酒吞极其不爽的意识到这一点。


在大江山的妖众看起来二当家终于恢复正常了,在把工作都扔给三当家之后几乎天天粘着大当家,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没多久关于茨木要离开大江山的传闻就不攻自破了。跟在大当家屁股后面到处跑的才是二当家嘛!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酒吞却明白茨木并没有像小妖们传闻的那样完全变成以前的那个状态。


虽说每天粘着他,但茨木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在酒吞身边的,在酒吞休息或者想一个人待会儿的时候,他会非常有眼力的离开。而当酒吞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脸上与手上会有些或大或小的伤口,身体在厚重的盔甲后头倒是看不出什么异常。


那是打架留下的伤口。


酒吞发现这一点后非常非常非常不爽,就说怎么最近都不缠着他打架,原来是去外头跟别人打去了!


酒吞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在茨木又一次带着脸上的伤口来找他的时候,酒吞勉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开口道:


“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茨木,陪本大爷打一架吧。”

“好的吾友!”


茨木听到这话瞬间兴奋起来,毫不犹豫地一口应下,随后又露出一个懊恼的表情,


“吾友,吾身上有点伤,不能与吾友尽情打一场了…吾败了希望吾友能留吾一命,下…”


“呵,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惜命了。”


酒吞话刚说完鬼葫芦就攻了过来,茨木来不及反应被打个正着,但很快调整过来与酒吞战在一起。


茨木这次受的伤有些重,俩人没打多久就变成了酒吞单方面殴打,酒吞一点没留情,狂气叠了几层像是发泄他这几天的不满。


在鬼葫芦几次连击下,茨木喷出一口鲜血应声而倒,胸前的盔甲也裂了开来。


见到茨木的血酒吞总算是冷静了下来,扔下葫芦去查看茨木的伤势。


盔甲几乎覆盖全身不方便检查伤口,酒吞便就着盔甲上那个裂口直接撕开,废了很大一番力气猜总算把盔甲都扒掉。茨木的里衣已经沾了些血,解开里衣,身上是大块的青紫,还有不少大小不一的创口。


茨木身上的伤口都带着些许制造出伤口妖怪的妖气,酒吞不难判断出茨木的打架对象。看样子茨木是把周围厉害的大妖怪们挑了个遍。酒吞又开始不爽,这么大个大妖怪在你面前完全不知道利用!


说的像以前茨木一要求打架就躲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


酒吞捡起扔在一旁的鬼葫芦倒了碗神酒,慢慢浇在茨木的伤口上,冲掉上面其他妖怪留下的妖气,茨木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但是大冬天被冰凉的酒浇了一身,即使是昏迷过去的茨木也抖了一下,酒吞这才想起茨木有些怕冷,待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扛起茨木就往宫殿后山的温泉走去。


酒吞把几乎全裸的茨木扛到温泉旁扔了下去,还昏迷着的茨木立马就沉底了,还冒了几个泡,酒吞立马跳下水把他捞了起来,堂堂二当家要是淹死在水里那可就成了大江山的笑柄了。


酒吞试图把茨木搁在温泉边上,但是茨木那一只手根本放不住,没一会儿就又滑进了水里,酒吞只能用一只手环过他的腰以防他再次掉进去。


茨木滑下来的时候被温泉旁有些粗糙的石头划破了皮肤,流出一些血,衬得常年不见光的皮肤更加白皙,酒吞盯着茨木被划破的胸一时有些移不开眼,忍不住低头想凑近吮吸。


大妖的血可是十分美味,酒吞这样告诉自己,可是酒吞的动作带起了不少水花,冲掉了茨木胸口上的血。被一同冲掉的还有酒吞的念头,他被自己刚刚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想把茨木扔开但又忍住了。他揽着茨木靠到温泉边,靠着稍微冰凉些的石壁深深吐了口气。酒吞抬起头看着一片水汽中的星空,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回忆起跟茨木在一起的那些时候。


那时候茨木是真的很烦人,整个一跟屁虫,又很吵,夸起人来没完没了,动不动就要打架。但是现在好了,不但安静,还会给他留个人空间,打架都不找他了。


但是心里莫名的不爽是怎么回事!


现在是不夸他,打架不找他,那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跟在别人身后跑了?!


不行!绝对不可以!茨木只能是他的!


酒吞这么想着搂紧了茨木的腰,嗯,手感不错,又摸了两把,啧,好像瘦了点。


酒吞开始仔细打量起他的二当家,最近这段时间茨木又是转交手上的事情,又是整个大江山戒严,好不容易停下来又整天追着自己跑,稍微有点时间休息又跑去跟人打架,这么折腾不瘦才怪,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所以酒吞感觉茨木最近不对劲,以往他想做什么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了,现在好像有了自己的心事,连他都不说,酒吞不免有些失落,伸出空余的一只手捏了捏茨木的脸颊,自言自语:“有什么是连本大爷都不能说的。”




茨木从昏迷中醒来看到的就是一张放大版挚友的俊脸。在一片朦胧的水汽里,酒吞就在身旁看着他,一向绑起的长发披散下来,显得他整个人温柔的有些不真实。


[我还在做梦吧,果然是太累了。] 茨木心想。 [ 一天和两个大妖怪打架果然很累啊。 吾友实在是太强了,我要继续变强才行!] 茨木晕晕乎乎地想着,没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酒吞看着茨木迷迷糊糊睁开眼傻乎乎的看了他半天,然后脑袋一歪又睡了过去。这一系列举动让酒吞觉得有趣,忍不住起了几分坏心思,搂住茨木腰部的手开始往下移,狠狠地抓了一把那个圆润的屁股。茨木果然惊醒了并从他怀里弹了出去,溅起的水花淋了酒吞一身。他迅速从水里站起来,眼睛看着酒吞,有些不清楚状况:


“吾友?我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本大爷带你过来的,不然你还能晕着飞过来不成”


“不愧是吾友,力大无穷!”


茨木停了下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除了一块儿遮羞布什么都没有,而且他还是站着的!太丢人了!

茨木猛地蹲了下去,又溅了酒吞一身水。


“茨木!你给本大爷好好待着!”


茨木听话的从水里冒出个头来,只露出一双眼睛,带着些无辜地看着酒吞。


酒吞被他这么一看也没了脾气,倒是茨木这个小孩子般的举动让他想起刚捡回茨木的时候。


“过来,陪本大爷喝酒”


酒吞端着酒碗与茨木轻碰一下,一饮而尽,已经好久不曾和茨木像这样泡个温泉再小酌几杯了,真舒坦啊。


“你跟在本大爷身边多久了?”


“唔,六百多年了吧。”


“都这么久了啊”


酒吞这样感慨了一句便不再说话了。半晌,他又开口问了一句:


“茨木,你会离开大江山吗?”


不过很快他就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多余,茨木的眼神早就告诉了他答案。果然


“吾友离开吾就离开”


“哼”


酒吞一副本大爷就知道是这样的模样,但是心里十分舒坦。


不过还是忍不住对茨木的不对劲进行刨根问底。


“这段时间,你都去找谁打架了”


“果然瞒不过吾友的眼睛!找过大天狗,妖刀姬,还有荒川,嗯对了,还有那个用蒲公英的妖怪,”


……不知道名字的妖怪都找了你不找我!


“怎么不找本大爷切磋了,是你没自信能与本大爷一战吗?”


“能与吾友一战当然是最好的了!可是挚友你好像不太喜欢总是找你切磋,所以…”


本大爷现在喜欢了行不行!


“怎么也不见你像以前一样夸我了?”


“吾友你不喜欢”


“也不求我支配你的身体了?”


“吾友你不喜欢”


茨木听到这句耳朵稍微有些红了。


“嘁,我还不喜欢你每天跟在我后头你怎么不改改”

“吾友若是不喜欢,吾离远一点就是了,请让我跟在挚友身后!”


看着茨木突然紧张起来的脸,酒吞到底还是心软了。


“行了行了,我就随口一说,爱跟就跟着吧”


“嗯!”


“想要夸我也可以”


“嗯!!”


“想打架也没问题”


“嗯!!!”


“求支配也没有问题”


“嗯!!!!……??”


酒吞说着凑近茨木,对着他红红的耳朵尖吹了一口气,满意的看到茨木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鬼王大人愉悦的喝了碗酒,对着他的二当家问出了那个问题


“茨木,你想不想知道我家在哪里?”


茨木像个小孩子一样不停地点头。


“能见到我的家的人,是家人,是我的人,茨木,你明白我的意思?”


茨木愣住了,这惊喜来的太突然让他有些发懵。酒吞对他的感情有所回应似乎是只可能在梦里发生的事。


茨木半天没有回应,酒吞一手揽过他的腰倾身吻了上去。




【此处应有吻戏和根本没写的肉,但是被封了(#`皿´)搞烦了哪天写个肉贴上来】



茨木一天与两个大妖怪切磋,又与酒吞“打了两架”早就支撑不住沉沉睡了过去。酒吞将他打横抱起用,朝那个华丽的宫殿走去。


酒吞从未使用过这个房间,就算如此茨木也绝不会有半点马虎。整个房间干净整洁并且点了灯,连被褥都是铺好的。酒吞掀开被子将茨木放进去,被褥里居然都是暖的。将茨木的被子掖好后酒吞给自己倒了碗酒,他突然想好好看看这个房间。


房间的整体样式与人类的大致相似,比一般的要大上许多,该有的物品一应俱全。酒吞随手打开衣橱,衣橱里整整齐齐摆着许多不同场合穿的服饰,左边是男式,右边则对应着女式。酒吞这才发现房间里处处成双成对的用品,仿佛住着一对男女主人。


酒吞回到茨木身边坐下,发现才离开一会儿茨木就从被放下去平躺姿势变成了蜷缩成一团,酒吞只好躺进被子里将人搂过来,闻到熟悉酒香的茨木很快放松下来乖乖窝进酒吞怀里,酒吞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明天茨木醒来一定要告诉他:



大江山不会有女主人,但大江山会有一位鬼后。















第二天,大当家打晕二当家并企图趁昏迷在野外强上二当家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大江山。







酒吞:老子不是强上!!!


=========END=========

(番外有一点玻璃)解释茨木开窍原因



基友:被子怎么暖的

我 :电热毯?

基友:你怎么不说是东北大炕

我 :这主意好



基友:啧啧,才两次吞仔会欲求不满吧

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起来晃了一圈


评论(18)
热度(477)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