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茨木最近不对劲(中)

ooc
有私设


啊…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明天中午吃什么…

(上)

==========正文=========

茨木越来越不对劲了。

酒吞已经整整七天没有看见茨木了。

这十分非常特别的不对劲。

倒不是茨木不见了,而是茨木忙着处理大江山的内务已经七天没有出门了。

对工作茨木从来都是做一个大致的部署,具体完成交由星熊童子和手底下小妖。他以前可是费劲一切心力挤出时间来追寻酒吞,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全心全意处理内务!

其实酒吞要见茨木何等容易,直接去茨木的办公地点就好,可是鬼王大人找不到什么非要见茨木不可的理由,也拉不下脸来主动去找这个以前自己赶都赶不走的家伙。

鬼王大人只好用只是回自己地盘巡视的这个理由说服自己回到了大江山的宫殿里,可是茨木竟然没有出来迎接他!

这太太太不对劲了!!

酒吞有些生气,但又不想开口直接问,眼睛扫视了一圈他的手下们,总算找到了突破口,

“那个谁,星熊童子呢?”

“回大当家,三当家的和二当家的在后殿一起处理内务,最近一直都没有出来。”

鬼王大人恼了!和一个星熊童子处理内务能处理的忘记找本大爷!?!好你个茨木童子!让本大爷看看你到底在做什么!

酒吞带着些怒气走向后殿,经过几个偏殿的时候有几个小妖正在嘀嘀咕咕传八卦,酒吞耳力极好,远远的能依稀听到“大当家”“二当家”“暗恋不得”之类的词句,不过这种传言酒吞听的多了,无外乎是茨木暗恋他,他又喜欢红叶之类的各种版本,酒吞自己都听过好多个了。但是准备离开的时候又听到“三当家和二当家在一起”之类的。鬼王大人停下来脚步,静静靠近了那一堆正在八卦的小妖。

“你听说没有,最近三当家和二当家在后殿已经七天没出来了,会不会…”

“怎么可能!三当家和二当家可都是男子!雄性!公的!”

“你是不是傻!之前把大当家二当家组一对儿的不是你吗!难道大当家就是母的啦?”

酒吞忍住了想怼妖的冲动。

“对哦,忘了这茬,二当家对大当家一定是真爱,无关性别嘛!”

“嘁,可是大当家喜欢人家鬼女红叶,二当家注定是单恋咯╮(╯_╰)╭”

酒吞下意识想反驳,但是这个小妖说的似乎并没有错…

“所以说嘛!二当家和三当家在一起不就好啦!你瞅瞅!都在一起七天没出来了指不定已经在一块儿了呢”

酒吞一句放屁差点脱口而出。万幸忍住了,他握紧腰间的鬼葫芦来表达自己的不痛快,可怜的鬼葫芦觉得自己马上要变成一只葫芦鬼了

“乱说!颜值不对等怎么在一起!”

“总比追着大当家那个渣男好!”

“好了不要吵了!二当家和三当家才没有在一起,我这些天也在帮忙处理内务,二当家只是在把所有的工作重心慢慢转交给三当家而已。”

“转交??难道二当家要离开大江山了吗?!不我不接受!”

“就是!二当家虽然不爱理人,但是有大妖怪欺负我们都是二当家保护我们的!”

“也许二当家只是觉得工作太累所以让三当家分担一部分呢?”

“不是,我保证二当家这架势是要甩手不干了!”

“嘤嘤嘤我不要二当家走”

“我也呜呜呜…”

 ……


早在听到茨木可能要离开大江山的时候酒吞就按捺不住快步走向后殿。

茨木要离开大江山?离开他?

笑话!

酒吞走到后殿刚准备开门却又停住了,他转身坐在门口的石凳上,等着茨木出来找他。

正在埋头干活的茨木似乎嗅到一丝熟悉的酒香,但是那香气若有若无,他又有些不确定。

“星熊,你有没有闻到神酒的味道?”

“啊?神酒你比我熟啊,你觉得有就有呗。”

“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茨木又继续干自己的工作。

酒吞坐在石凳上等了半天不见人出来,气的起身就走,前面一个搬东西的小妖看不见路和他撞了个正着。小妖一见是鬼王,吓得不停鞠躬

“大当家的,小、小的看不见路,又、又感受不到您的妖气所以才、才撞上,求大当家的不不不要怪罪!”

小妖话还没说完鬼王就没影了。

酒吞重新坐回后殿的石凳上,开始释放自己的气息。平时为了躲茨木将气息隐藏的太好了,一时忘记解除,就说怎么可能他过来茨木不出来迎接!

果然,酒吞刚放出气息,后殿的房门立马被打开了。

“吾友!你怎么来了!”

看着茨木惊喜的眼神,酒吞心中暗自点头,嗯,这才对。

“本大爷的地盘,当然是想来就来,”

“嗯!”

今天的茨木有哪里不一样,酒吞仔细打量了茨木身上穿的衣服,那分明是件里衣!

酒吞又看了眼屋内正在套盔甲的星熊,茨木和星熊在一起的传言又窜进了酒吞的脑袋:

“你怎么就穿这些!”酒吞怒斥道。

“吾,吾看到挚友太激动…忘了穿盔甲了,吾马上就穿!”

“大冬天你们脱什么衣服!”

“挚友啊,我们的能力还远远比不上你,”
茨木看了一眼酒吞裸露在外的胸肌腹肌,
“在冬天我们需要靠一些碳火取暖,今天的碳火加的有些多,太热了所以忍不住脱掉了盔甲,没有注意大江山的仪容问题我实在是太不谨慎了!”

“罢了,随你们穿吧”

鬼王大人是绝不会承认他刚刚误会了什么的。

“走,茨木,去喝酒。”

“好!”

说着茨木就要回屋套上他那繁重的盔甲,酒吞拦住他:

“不要穿盔甲了,看着就沉”

“好的吾友!”

茨木不知从哪里翻了件外衫,穿上立即追着酒吞去了。




星熊童子看着空荡荡的后殿,默默把刚穿好的盔甲一件一件脱了下来。

==========tbc=========


(下)





星熊:

……

妈的死给





评论(11)
热度(419)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