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茨木不见啦(番外)

(开头)


=====================

 

又是一个周六,茨木趴在床上直到肚子饿得不行才从床上爬起来。

 

刚刚消除误会的酒茨二人几乎每时每刻都是黏在一起的。但这次茨木起床时却没有见到酒吞的身影。

 

他喊了两声没有回应,又出去找了一下,酒吞似乎并不在家里。

也许是出门了?

茨木在床边拿到自己的手机,可是已经没电了。他和挚友昨晚折腾得太晚根本忘记了给手机充电这回事,他走到另一边的床头柜上插上充电线,却发现酒吞的手机正躺在床头柜上。

 

挚友的手机怎么会在家??一个不太好的推测出现在茨木心里。

 

不,不会那么巧的,也许挚友只是出门一会儿所以没带手机。茨木这样安慰着自己。

 

 

早饭放在饭桌上已经凉了,茨木把早饭塞进微波炉,正好热热当午饭吃。

 

刚按下按钮门铃突然响了。

 

挚友回来了!

 

茨木兴奋地冲过去开门——是外卖小哥。

 

他没有点外卖啊?茨木看了一眼署名,是挚友点的。

 

该不会真的,挚友也……算了不想了。

 

茨木解开外卖包装盒,明显是两人份的餐。他拿起筷子一口口机械地往嘴里塞着饭菜,那个推测让他十分不安。

 

茨木停下筷子的时候两人份的饭菜基本只剩了些米饭。

 

果然……挚友也中招了吧。

 

“挚友,你在吗?”

 

没有回应。

 

茨木耷拉着脑袋异常沮丧。

 

一星期就两天能和挚友全天待在一起,现在倒好,人都看不见了。

 

茨木试着往周围的摸了一圈,什么感觉都没有。更沮丧了。

 

所以挚友看不到他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吗?

 

茨木坐在沙发上无精打采地码着之后几天的更新,要知道为了跟挚友相处一整天他每个周末的更新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可是现在见不到碰不到挚友,他实在是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平时这个时候他都是趴在挚友身上玩手机,不时还能亲一下。茨木已经习惯每周末这样和酒吞待在一起了,像是得了皮肤饥渴症一样想要得到挚友的触碰,也想要触碰挚友。

 

茨木越想越难过,跑回房间枕在酒吞的枕头上,熟悉的气息让他感觉要好上一些。

 

 

 

 

连续的门铃声惊醒了梦中的茨木,他好像梦到挚友也不见了,不对,是真的不见了。

 

茨木走出去开了门,又是外卖小哥,这次送的是下午茶和一些小点心。

 

下午茶是茨木喜欢的一种奶茶,口味偏甜,酒吞不太喜欢甜味儿,但却总喜欢在他喝了这个奶茶之后吻他。

 

挚友是想让他开心一点吧,茨木揉揉脸让自己打起精神,这样丧着和挚友相处可不好。

 

解决完奶茶和小点心后茨木的心情好了不少,灵感也突然涌现,他抱起笔记本写了一个小短篇,是他和酒吞之间的小故事,改了个名字之后便发在微博给读者们当一点福利。

 

看着自己粉丝纷纷留言让他改行去写纯爱类小说茨木的心情又好了那么一丁点,选了个粉丝回复道【不是故事,是记录。】

 

看着一连串狗粮谴责茨木得意地关了微博,给他也不知道在哪个方向的酒吞讲了这件事。

 

又一阵门铃声打断了茨木单方面的这场谈话,茨木打开门,这次是快递。

 

收件人名字写的是茨木。

 

是挚友买了什么东西吗?

 

茨木拆开快递,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抖了抖。

 

一条连衣裙?!

 

而且这条连衣裙他相当眼熟,这和当年高三那次元旦汇演他穿的那条裙子长得非常像,只不过做工和用料要好上不少。

 

挚友这是……

 

他当年抗争了许久,最终还是被押着穿上了裙子上台表演。

 

那时候酒吞正巧因为那个女生的事暂时离场了,也是茨木唯一一次打心眼里感谢她。

 

那副鬼样子他可不想让挚友看到。

 

可现在,挚友似乎是想看……茨木拿着裙子有点纠结,但也没纠结太久。

 

既然挚友想看那就看吧。

 

 

 

 

 

 

 

难得的二人世界时间,偏偏临时接到加班通知,酒吞烦躁地准备着马上要用到的资料。

 

他早上出门太匆忙忘了带手机,打电话给茨木茨木关机,打电话给他自己的手机茨木又不接。

 

好在他昨晚预定了外卖,茨木应该知道好好吃饭的。

 

对了,晴明寄过来的快递好像也是今天到。想到这里酒吞更烦了,希望茨木不要打开。

 

茨木不喜欢穿女装,他还记得当年元旦汇演前茨木跟他抱怨了许久。

 

他当时并没有在意,心思完全不在茨木身上。之后茨木表演他没看见,再然后校园贴吧的热帖“元旦汇演诞生新晋校花”他也没有在意。

 

之后等他意识到对茨木的感情再回去找那个帖子的时候管理员已经删帖了,而别处求来的照片都迷糊到看不清脸。这也算是酒吞的一个小小的遗憾。

 

要不是前段时间晴明有求于他,主动提出送他和当年演出服差不多的裙子,他都快把这个事情忘记了。

 

如果茨木不想穿那便算了吧,他只是好奇没必要逼茨木做不想做的事情。

 

 

 

 

酒吞到家的时候茨木没有出来迎接,正准备喊茨木却看到门口拆开的快递盒。

 

看来茨木已经发现了,安倍晴明这家伙写的收件人居然是茨木,故意的吧!

 

算了,和茨木解释一下吧。

 

酒吞走到房间门口,愣住了。

 

茨木背对着房门,手里拿着一条布料少的可怜的短裤正在往身上套。而他身上正是元旦汇演时的那条裙子。

 

不得不说挑裙子的人眼光不错,茨木的个子并不纤细,但裙子很好的掩盖了他的宽肩和结实的双腿,同时也将他的细腰凸显出来。再加上他微长的头发,从背影上就是个有点高大的女孩子。

 

 

茨木艰难地穿完了这一套,在挚友面前换这样的衣服实在是太羞耻了!而他看不见挚友这一点也让这种羞耻感简直成倍上涨。

 

内裤是裙子里塞的赠品,穿在身上紧绷绷的勒得有点蛋疼。

 

“挚友我可不可以不穿这条内裤?太小了。”

 

酒吞被问得一愣,茨木察觉到他回来了啊。

 

“穿不下就不穿了。”

 

茨木听到这句话立马转身,看到靠在门边的酒吞立马扑了过去。

 

“挚友你恢复了!!太好了我还以为这周末都见不到你了!!”

 

“明天不会(加班)了,”酒吞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背:“给我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茨木忍着羞耻感走远了两步让酒吞看。

 

酒吞打量了他一会儿走到他面前,慢慢提起了他的裙子:“不是说内裤小了?给我看看。”

 

茨木的内裤被慢慢褪了下去,这一晚都没能再穿上。

 

 

 

 

 

 

 

 

 

 

  

 ==========================

 

 

一点小剧场:

 

 

“挚友你怎么知道那是我们去年旅游去的地方?”

 

酒吞拿出手机:“你每次出去的照片我都有存,对了,还没问你这个绿头绳的女生是谁?”

 

“挚友你不记得了吗?我校校霸之一萤草啊,我还跟她比过一次,打得不错。”

 

“是她啊,这么多年不见完全没有长高。”

 

“挚友你这样是挑起校霸间的斗争!”

 

“这样啊,那我先跟你这个校霸打一场热热身怎么样?”

 

说罢酒吞朝茨木压了过去。

 

 

=======================


最后补充一句,茨木把两人份的午饭吃完了是因为他早饭也没吃太饿了😂



彻底没啦~~

谢谢看到现在的小可爱们~

 

 

 


评论(5)
热度(105)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