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茨木不见了(4)

偷偷更新∠( ᐛ 」∠)_
(3)
===================


当闹钟第三次响起,酒吞才坐起身将其关掉。

 

房里的空调温度开得比较低,这个习惯是以前夏天和茨木一起睡的时候养成的,这样的温度下怀里抱着一个温热的茨木非常舒服。

 

茨木枕在他手臂上睡得正香,他面朝着酒吞侧躺着,左手抱着酒吞的腰。

这也是那个时候养成的习惯。那时候茨木睡觉都是缩成一团,酒吞为了纠正他就让他把手放到自己身上,这一放就放了好几年。

 

像是察觉到酒吞的离开,茨木不满地哼哼了两声,酒吞轻轻揉了揉他的脸,茨木乖巧地在他手上蹭了两下。

 

都不想去上班了。

 

酒吞叹了口气,凑近亲了一下茨木的脸颊。

 

 

 

 

 

茨木这一觉睡得很香,似乎在梦里也能感觉到挚友就在他身边。

 

但醒来的时候就不那么好受了,运动过猛导致的肌肉酸疼让他根本坐不起来,失败了几次之后他慢慢滚到床边,先把腿挪下床,再猛地站起身,这才算是站起来了。

 

他费力地伸了个懒腰,一股凉风迎面吹过来。

 

挚友居然会忘了关空调,果然是最近太累了吧。

 

 

 

 

 

这是酒吞第一次感觉下班时间这么遥远,他坐在椅子上满脑子茨木。

 

下午他套了几句晴明的话,但晴明相当狡猾完全没透露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只能猜到茨木这些天一直待在家里,而且按照昨天的情况来看都是和他睡在一起。

 

酒吞想起了什么,点开微信翻起了聊天记录。茨木前两天发给他的语音和文字一下恢复了正常,酒吞点开语音,才几天没听到这家伙中气十足的声音居然还有点不习惯。

 

往后翻了一点就是茨木发的一大段“罪状”,酒吞摇摇头看了下去。

 

1.     两天中午偷懒吃了泡面

2.     趁挚友不在的时候在家只穿短裤

3.     晚上睡觉空调开20°

4.     一天吃了十一个冰激凌

5.     连续两晚通宵赶稿

6.     两个星期待在家里没有出门

7…….

 

看着这段十分诚恳的小学生检讨一样的东西,酒吞又好气又好笑。

 

看在良好认错态度的份上,仍要适当惩罚。

 

 

 

 

 

 

 

过度运动带来的伤害很快就体现出来了,茨木这一天几乎什么都没做,上午费力地吃完午饭就一直午睡到现在。他感觉自己就像个浑身生锈的机器人,动一下仿佛能听到骨头在咯吱作响。

 

他一点都不想起床…但又不得不起来洗澡。

 

翻出换洗衣物后茨木缓缓走进浴室,花了几乎三倍的速度洗澡。

 

洗完后正准备拿衣服却听见门外的钥匙声,他吓得加快了速度,可因为心急把所有衣服扯到了湿漉漉的地上。他顾不得这些立马冲到卫生间门口打开了门。

 

看到酒吞进来他又轻手轻脚地缩回去把自己洗澡换下的衣服同打湿的衣服一起塞进一个桶里,又拿了个用盆子盖住——这样就看不出有人用过浴室了吧。

 

茨木满意地点点头,反正衣服可以回房间再穿。

 

 

 

 

 

 

酒吞一开门就听见了卫生间那边的动静,他没有过去看,平静地重复着自己平时下班的行为,烧水,看电视,吃晚饭。

 

他坐在沙发上背对卫生间,能听到茨木的脚步声慢慢朝他的方向靠近,酒吞不动声色,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还未来得及吞下去一个光溜溜的人影就钻进了他的视线。酒吞措不及防一口水喷出来一大半,他立即站起身转头看向客厅窗帘,还好是拉上的。

 

茨木被他这一动静吓了一跳,警惕地看了一眼酒吞的方向,发现酒吞看得是电视这才松了口气。他在茶几上抽了两张纸,走过去帮酒吞擦身上打湿的衣服。

 

酒吞死死地盯着电视控制自己没有转头,没料到茨木自己凑了过来,而且动作十分缓慢,即便是余光也看了个一清二楚。

 

茨木在他面前低下头,将一只微凉的手探进他的衣服里。酒吞莫名有些紧张,。茨木刚刚洗过澡,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香气,肩膀上还有几滴没擦掉的小水珠。酒吞身上的肌肉不自觉地紧绷着,好在没一会儿茨木的手又拿出来了,手里是张吸满水的餐巾纸。酒吞这才松了口气。

 

茨木又光明正大的挪动到电视旁边,看起来很是艰难地弯下腰伸手够藏在电视柜后面的什么东西,但是单手毕竟不太方便,他撅着屁股换了好几个角度,白白的屁股在酒吞面前晃来晃去。

 

酒吞的注意一时被吸引过去,到茨木终于拿到东西站起身他才移开视线,扫了一眼茨木手里的东西,是手机。

 

 

茨木一边按着手机一边像是慢动作一样小心地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又牵扯到哪块酸疼的肌肉,他小小的抽了口气。

 

酒吞立马看了过去,好在茨木低着头并没有发现异常。

 

茨木坐着觉得不太舒服,在沙发上换了几个姿势,最后靠在了酒吞身上。

 

他点开晴明发来的消息,又是怀疑茨木已经被发现的事。茨木打了几个字,最终由于肌肉酸疼放弃了,换成语音。

 

 

【微博上说了有七天啊,我现在就在挚友边上,他也没看到我】

 

[我还是觉得你被发现了,树洞也有人说一天就恢复的。]

 

茨木又打开微博翻到那个树洞。之前太累他都没有看晴明写了什么,于是他把树洞内容仔细看了一遍。

 

【你这写的什么鬼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挚友!】

 

[我这叫夸张手法,不夸张哪儿来这么多评论]

 

【但是你把挚友写得像个渣男!挚友明明那么好!他喜欢女生不喜欢我又没有错!】

 

[啧,从这几天的聊天情况来看感觉你挚友对你挺好的啊,真不是喜欢你吗?]

 

【我们可是挚友!你难道对源博雅不好吗?】

 

[咳咳,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觉得你挚友对你的喜欢可不只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对了你们大学毕业之后同居是不是酒吞主动提出的?]

 

【不是同居是合租!是我听挚友说缺人合租找挚友的!】

 

[他是不是只告诉你了?]

 

【好像是,毕竟我是他最好的朋友,第一个肯定是问我啊】

 

[这长期作战的架势,他想追你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可能!挚友很直的,我们以前唯一一次吵架就是因为一个女生,挚友怎么可能突然喜欢我……不会的】

 

[嗯,就是你的这种态度让我都有点同情你挚友了,你好好回忆一下你挚友对你说的话行不行!他肯定不是直的,哎总之他肯定喜欢你就是了。]

 

【挚友肯定只把我当兄弟】

 

 

“你不问问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挚友?!”

 

 



========TBC==========


(完)

评论(9)
热度(86)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