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茨木不见啦(2)

悄悄出现…

(1)
===================

寂静岭…


这个认知让茨木无比惊慌,他一把抓住酒吞的手腕,能碰到!


但酒吞没有丝毫反应,仍自顾自地吃着早饭。茨木试着晃动酒吞的手,可他用尽力气也没能撼动酒吞分毫。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他想明白,握着的手腕突然动了——酒吞伸手拿了个水杯。


茨木毫无防备,整个人被带着往杯子的方向前倾,差点扑在桌子上。


挚友的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茨木又试了几次,结果差不多。也就是说,对挚友来说,现在的他和空气没什么两样,推开他和推开空气所用的力气是一样的。所幸这种力气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茨木微微松了口气,还好只是挚友看不到他,要是反过来他肯定会憋死。


可是这要怎么告诉挚友?


茨木盯着酒吞杯里冒着热气的咖啡陷入了沉思。








酒吞揉了揉太阳穴,最近这几天高强度的加班不喝咖啡都有些撑不住。


他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浓浓的苦味儿充满了整个口腔。

要是给茨木试一口估计他立马就会吐掉,酒吞脑子里浮现出茨木吃苦瓜时的画面,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对了,要提醒那家伙不可以点重口味的外卖。


酒吞拿起手机,发现一条新的好友添加请求,申请上写的是 [ 晴明,茨木责编 ] 。

酒吞微微皱眉,晴明他倒是认识但是不太熟,茨木没有主动提过他工作上的事,他也没有过多干涉,怎么会找到他这里来?


酒吞刚按下添加对方立马发来一段话,大概是准备已久。


【酒吞,我是晴明。是这样,我们编辑部组织了一个集体旅行,今天下午出发,上午茨木睡过去了没来得及告诉你,现在他已经在跟我们去的路上了,还有他手机坏了,所以之后的消息都会通过我这个号发给你】 


【茨木坐车.jpg】


酒吞点开照片看了一眼,按下了保存。


[我知道了。让他记得不要吃辣]


【好的好的,放心交给我吧】







[拿去年的照片骗酒吞真的没问题吗?你要是变不回来怎么办啊,干脆直接告诉他一起想办法啊]


【等挚友忙过这阵子再说吧,最近他好像一直在加班。】


 [真是个体贴的好孩子,请务必体贴的在旅游回来之后把稿子交上来] 


【……我尽力】 


[是必须!不然我就跟酒吞告状!] 


大意了 !! !就不该把挚友的微信给这个家伙!茨木咬咬牙,狠狠敲出两个字:


【我交!!】 


瞥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居然都五点五十了!挚友一般六点半到家,在挚友回来前要洗好澡,还不能让他发现家里有人。


茨木收拾好衣物,又匆匆关上空调开窗通风,等他洗完澡才发现替换的衣服被他落在了床上。


他洗澡花了大概十分钟,这时候挚友应该还在路上……还是跑回房间拿吧。


茨木光着身子一口气跑到自己房间门口,正要拧下门把手, 大门开了。


酒吞提着塑料袋站在门口,换了双鞋便进屋了。


茨木僵硬地站在自己的房门口,背对着自己的挚友一丝不挂。挚友居然提前下班了!现在他开门会被挚友发现,不开门这么光溜溜的也不…不太好。


茨木慢慢地转过头,酒吞坐在沙发上打开饭盒,完全没有发现他。茨木吸了吸鼻子,是他们经常吃的那一家饭馆,熟悉的肉香让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他已经两天没吃肉了,午饭也忘了吃。


如果之前他穿着衣服挚友看不见的话,是不是拿着的筷子也看不见?


茨木没想太多,空空的肚子让他光着屁股大着胆子朝酒吞的方向一点点挪动。








酒吞看着桌上的饭菜有些没胃口,买饭的时候习惯性地买了两份,开门时才想起来茨木不在。


这小子翅膀硬了,要去旅游都不提前说一声。


酒吞夹了一块肉送到嘴里,油腻的肉味和咖啡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他有些反胃,还是吃素吧。


茨木不在的时候安静地有些过分了,酒吞把电视声音开大,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晚饭。等吃得差不多了放下筷子,肉居然也被吃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是老板偷工减料还是他食量大增。





茨木满足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是他这三天以来最美味的一餐,几乎都要让他忘了自己还光着身子。


茨木从茶几边缓缓起身,像做贼一样从酒吞面前走过到厨房悄悄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完水又从酒吞面前经过回到茶几旁蹲下。


挚友真的完全看不见他啊......


茨木再次从酒吞面前走过去,又走回来,反复了好几次之后他便彻底放开了,坦荡地在酒吞面前晃来晃去,甚至嘚瑟地扭了一下屁股。这种悄悄做坏事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等酒吞回到自己房间茨木才总算是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他待在房间里码了会儿字,夏季的气温居高不下,茨木第二十次擦汗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他要罢工!不写了!

但他现在有把柄在晴明手上......


早知道备个电扇了。茨木苦恼地看着空调遥控器,本来这个空调外机的声音就不小,还正好在挚友房间的窗户旁边,要是开的话挚友一定会发现的。


夹杂着各家空调制造的热风从窗户外吹了进来,茨木额头的汗成滴地往下淌,实在是太热了,再这样下去他估计要成为第一个在秋季中暑的人了。


茨木听了一下门外的动静,确定酒吞不在客厅后便悄悄溜到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温度要比房间里低一点,茨木打湿一块毛巾把身上各处擦了几遍,舒适凉爽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在卫生间又磨蹭了一会儿。


门口突然传来脚步声——酒吞进来了。


茨木屏住呼吸,看着酒吞锁上门,朝里侧的浴室走去。


说是浴室,其实只是玻璃门隔起来的一个小隔间,里面人的动作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酒吞把替换的衣服搁在玻璃门外侧把手上便走了进去,茨木捂着自己的口鼻小声呼吸着,睁大眼睛紧张地盯着酒吞的动作。


酒吞抬手脱掉了上衣,胸肌腹肌一览无余,茨木有些口干舌燥,他身上刚刚降下来的温度迅速回升,脸上更是烧得厉害。虽然见过许多次,但是脱衣服时的挚友实在是太、太吸引人了!


酒吞随意把上衣扔进脏衣篓,接着是裤子,茨木的眼睛跟着裤子一起擦过酒吞笔直结实的腿,直到脚踝。他不太敢抬眼看,毕竟是挚友的隐私。


好在酒吞脱完以后转过身背对着他,他松了口气,又有那么一点点后悔,毕竟鬼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看。

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就又被吸引走了——背肌也是这么好看!不愧是挚友!


酒吞洗澡非常干脆利落,不多时便洗好了。他转身拿毛巾的时候茨木立马闭上眼,又迅速睁眼看了一眼,但酒吞放在门把手上的衣服把关键部位挡了个严严实实。


茨木睁开眼,在心里训斥自己偷看挚友隐私的行为。听到酒吞那边的动静他下意识地抬起头。

酒吞把玻璃门打开了!茨木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毫无遮挡的酒吞,眼神不自觉地往下滑。


真,真不愧是挚友!




茨木趁着酒吞去烧水的一会儿窜回了房间,穿上衣服心里才踏实了。


房里的冷气散得差不多了,茨木刚码了两行字额头就渗出不少汗珠。


早知道备个电扇了。他苦恼地看着手边的空调遥控器。这个空调的外机很吵,而且就挂在酒吞窗户旁边,打开了100%被发现。


夹杂着各家空调制造的热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实在是太热了。再这样下去他估计要成为第一个在秋季中暑的人了。


茨木趴在门上听了会儿动静,确定酒吞不在客厅后悄悄打开房门溜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温度要比房间里低一点,茨木打湿一块毛巾把身上各处擦了几遍,舒适凉爽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在卫生间磨蹭了一会儿。


当他第三次把湿毛巾往身上擦时门口突然传来脚步声——酒吞拿着衣服进来了。


茨木屏住呼吸,看着酒吞锁上门朝卫生间里侧的浴室走去。


说是浴室,其实只是玻璃门隔起来的一个小隔间,连门帘都没有,里面人的动作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酒吞把替换的衣服搁在玻璃门外侧的把手上就进去了。

茨木捂着自己的口鼻小声呼吸着,睁大眼睛紧张地盯着酒吞的动作。


酒吞抬手脱掉了上衣,流畅的肌肉线条一览无余。茨木身上刚刚降下来的温度迅速回升,脸上更是烧得厉害。虽然已经见过许多次,但是脱衣服时的挚友实在是!!!茨木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总感觉下一秒鼻血就要流出来了。


酒吞随意把上衣扔进脏衣篓,接着是裤子,茨木的眼睛跟着裤子一起擦过酒吞笔直结实的腿,直到脚踝,茨木没敢抬眼往上看。


酒吞脱完以后背对着茨木试了试水温。茨木这才松了口气,又有那么一点点后悔,鬼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看。

茨木撇撇嘴抬起头。


背肌也是这么棒!真不愧是挚友!


酒吞做事干脆利落,不多时便洗好了。他转身拿毛巾的时候茨木捂住眼睛,又偷偷从指缝看了一眼,但酒吞放在门把手上的衣服把关键部位挡了个严严实实。


茨木放下手,在心里斥责自己偷看挚友隐私的行为。听到酒吞那边的动静他下意识地抬起头。


酒吞把门拉开了!茨木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毫无遮挡的酒吞,眼神不自觉地往下滑。


真、真不愧是挚友!




酒吞将衣服穿好,往茨木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朝他走了过来。


茨木还在看到挚友裸体的冲击中没有缓过来。傻呆呆地看着酒吞走到他身边,弯下腰,捡起了他脚边的衣服。

!!他刚刚擦身子把睡衣脱了忘了拿起来!



酒吞看着手里的衣服觉得有些奇怪,茨木的睡衣怎么会在地上?走的时候太匆忙了?他没想太多,将它同自己换下来的一起扔进了洗衣机。


酒吞想起茨木平时的习惯,到厨房打开了冰箱。

几天前买回来的时候还是满满一抽屉的冰棍少了一大半。

酒吞额上的青筋微微抽动,这家伙!一刻不盯着就乱来!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茨木还站在卫生间里眼巴巴地看着洗衣机里的睡衣,丝毫不知道自己会面临的“惩罚”


晴明向您发来一条新消息。


[hello~]


[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啊?]


[出来别装了!再装我就告诉酒吞!]


【房间太热了,没思路,开空调会被挚友发现】


[这还不简单,去你挚友房间蹭空调啊,还可以蹭床]


【…没有挚友同意不能随便进!】


[你们高中的时候不是经常睡一起吗,怕什么啊]


【是,但是】但那时候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喜欢挚友啊。


[别但是了,你就当这两天空调坏了过去借宿,反正你恢复了再回来就行呗]


【这样可以吗?】


[祖宗!求你了!更文!]


【好吧…】



茨木穿着条睡裤坐在酒吞房门口拿着手机码字。

他有点心不在焉,脑子里时不时冒出在浴室里看到的情景。才码两行字心思就飞了,他靠在门上听着酒吞房间里不时传来消息的提示音。


挚友在干什么?工作?或者和人聊天?和谁聊呢?


他想起从小到大和挚友的唯一一次争吵。那是在高中的时候,挚友喜欢上一个女生,茨木试图干扰他们,结果和酒吞吵了起来。再之后那个女生转学了这事也就过去了。他记得那个时候酒吞也是经常和她在网上聊天,消息提示音也是这样一声跟着一声。


茨木想得入神,背后突然一凉——门开了。


酒吞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茨木小声道歉,跟着酒吞进了房间。


凉爽的冷气驱散了茨木的昏沉,他找了个地方盘腿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酒吞,酒吞似乎仍在加班,笔记本上是一些茨木看不太明白的东西。


挚友工作这么认真我也不能懈怠!茨木打起精神开始专心码字。


不大的房间里流淌着清脆的键盘敲击声,让人心安。



=========TBC==========

(3)

评论(13)
热度(117)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