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茨木不见啦(1)

傻白甜+OOC+HE

===================

 

酒吞早上起来,发现茨木发不出声音了。

 

 

 

但不能发声根本堵不住茨木的嘴,酒吞光是看口型都能在脑内给他加上声音。

 

 “啧”

 

茨木立马乖乖闭嘴。

 

“不能说话就不要硬撑,实在不舒服自己出去买药,不想出去的话我下班给你带回来。”

 

茨木一脸茫然,张了张嘴仍然没发出声音:[什么药?]

 

“润喉的,要是不起作用就去医院看看,”酒吞看了眼时间,“我走了,中午不准吃泡面。都要入秋了,空调温度不要太低。”

 

 茨木乖乖点头,目送酒吞出门。

 

 

 

 酒吞和茨木算是对竹马,茨木从小学开始就喜欢黏着比自己大一岁的酒吞,酒吞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就这么跟了十几年,工作了也是合租住一起。不过茨木是自由职业,而他是个上班族。

 

 生活在一起太久,照顾茨木已经成为了酒吞的习惯。茨木脑袋不笨,但在照顾好自己这方面一直缺根弦,要是他一个人住指不定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

 

酒吞叹了口气,掏出手机发了条消息过去【厨房柜子第三层有蜂蜜,自己冲着喝,记得用温水。】

 

茨木很快回过来一条消息,只是没有一个字。紧接着他又发来一段语音,酒吞放到耳旁,只有一点嘈杂的声音。

 

大概又是一些夸赞之类的鬼话,让他消停一下也好。酒吞放下手机,专心投入工作。

 

 

 

 

 

 茨木抱着手机愣愣地坐在书桌旁发呆,他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今早他照常和挚友道早安,但酒吞像是听不到他的声音,可是他听着自己的声音没什么问题啊。

 

茨木给自己的责编兼高中同学安倍晴明打了个电话,还因为说话音量太大被晴明吐槽了几句。

 

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吧,茨木立马发了微信给酒吞:【挚友,我嗓子没问题,你不用带药了】

 

为了证明这一点他还附上了一段长长的语音表达他对酒吞关心的感动以及一段颇长的夸赞。但酒吞没有回他,不过这也是常事…每次他开始滔滔不绝地夸,酒吞都不太想理他,但他说的明明都是肺腑之言。

 

不过不爱听夸赞也是种十分优秀的品质,记下来。

 

 

 

一般自由职业者作息都不算健康,茨木算是个例外,因为酒吞要求他和他作息一致。

 

茨木刚把更新发上网站就收到晴明发给他的一个旅游报名表,问他去不去编辑部组织的集体旅游。

茨木回想起去年那次没有酒吞的无聊旅行,果断拒绝了。

 

晴明发了几个贱兮兮的表情:【我懂.jpg】【挚友在哪儿我在哪儿.gif】

 

茨木没理她,拿着手机一边等酒吞的微信一边照着指示冲蜂蜜去了。

 

 

 

 酒吞回来的时候茨木的喉咙还没好,他摇摇头,还好自己带了药。

 

茨木看看自己面前的两盘从颜色看就让人提不起食欲的菜撇了撇嘴,他抬头可怜兮兮地盯着酒吞盘子里的两个荤菜。

 

 酒吞看了他一眼;“嗓子好之前只许吃清淡的。”

 

 【我的嗓子是好的】茨木张了张嘴。

 

 “发不出声音就闭嘴。”酒吞说着夹了一筷子白菜塞进茨木嘴里。

 

茨木委屈巴巴的嚼着嘴里的菜。

 

挚友喂的菜真是格外好吃。

 

 

 

好不容易吞下了没什么味道的饭菜,茨木恹恹地趴在自己床上,他完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掏出手机发消息给晴明。

 

【挚友好像听不见我说话了,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那恭喜他不用被你毫不重样的吹捧骚扰] 

 

【不是吹捧都是事实!】

 

 [行行行,你有稿子你说了算。那是不是他耳朵出问题了?] 

 

【不是,我刚刚看他打电话给同事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写字给他他好像也看不见】

 

[你最近有没有做错什么事?他是不是整你?] 

 

【挚友没那么无聊……吧?】

 

 

茨木开始认真思索起最近的事情,是因为他悄悄吃了两次泡面?还是他忘了带换洗的衣服从浴室裸奔回房间?或者是空调温度开得太低了?再不然是他一天吃了很多冰淇淋这事儿?又或者……

 

 他的眉心拧起一个小疙瘩,都不知道是哪件事怎么跟挚友道歉啊……再说他都是很小心趁挚友不在或者挚友看不见的情况下干的,难道被发现了?真不愧是挚友,他做的这么隐蔽都被发现了!

 

 

 

 茨木深思熟虑了一番,比起被挚友无视才几句批评算得了什么!他深吸一口气,编辑了一条长长的微信,细细罗列了自己的错误,并且诚恳反省,末了还不忘夸酒吞的明察秋毫。

 

他认真检查了几次,确认没有遗漏才发了出去。

 

 这次酒吞回复地很快:[发段空白过来干什么,手机也坏了?] 

 

空白???

 

茨木复制了一份一样的发给晴明,过了一会儿晴明发来一条长长的语音——一阵鬼哭狼嚎般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你们俩到底为什么现在还没在一起!] 

 

……

 

他怎么知道。

 

哦他还真知道,他挚友是个直男,有女神的那种钢铁直。

 

 

 【所以这到底怎么回事?】

 

 [emmmmm我也不太清楚,你再确认一下他是不是耍你吧…]

 

 ……试试再说。

 

 

 

晚上茨木皱着眉头咽下那份淡出鸟的饭菜,到厨房扔餐盒的时候突然想到晴明给的一个提议。

 

茨木放轻脚步,慢慢靠近正背对着他烧水的酒吞。

 

 “啊!!!”茨木卯足劲儿吼了一声。

 

酒吞动都没动一下,倒是转过身看到茨木的时候往后退了一点——他是真的没注意到他身后有人。

 

“怎么走路都没声音,做贼吗?”

 

茨木愣愣地没给回答,酒吞没太在意,拿着开水壶出去了。

 

酒吞不是装的。就是说,他真的听不到自己发出的声音?这也太、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挚友会只听不到他的声音?这是什么奇幻设定里的诅咒吗?

 

茨木把这一切如实告诉了晴明,晴明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搞的跟寂静岭似的…] 

 

【……】

 

 [不不,比寂静岭好的多,起码他还能看见你] 

 

【嗯】

 

 [别多想了,也许睡一觉就会好的,早点休息] 

 

【晚安】

 

 

 

茨木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醒来的时候已经记不起梦的内容。

 

 

他迷迷瞪瞪到卫生间洗漱完,看着酒吞热好早点放在桌上扣好,又写了一张标签当着他的面贴在了碗上:

 

【早饭记得吃。】

 

茨木一下清醒过来。

 

酒吞似乎……看不到他了。

 

 

 




=========TBC==========

(2)

评论(6)
热度(184)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