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花吐症(一发完)

大写的OOC

写的不是暗恋…不管了…

研究员狗×他的老婆崽

狗血。BE预警。


===================

01


妖狐得了花吐症。


这不像他会感染的病,他甚至称得上非常幸福了,年轻帅气前途一片大好,更重要的是,他有一个感情很好的丈夫——大天狗。


要说两个人之间唯一出现过的问题就是大天狗曾经出过一场车祸,把他们之间的一切忘记了,但是妖狐还是坚持和他在一起。当然这也成为了一段美谈。



一个月前。


妖狐躺在床上不太想动,抱着被子翻了个身,露出来的脖子上星星点点的痕迹诉说着一个甜蜜的夜晚。他们昨晚折腾得有点过,大天狗出差时间突然提前搞得他措手不及,一出差又是一个月,妖狐想到这里就更不想起床了。


但他已经和一目连约好了一起出去吃饭,妖狐又不得不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目连是他大学时期最好的朋友,知名心理医生,温柔又善解人意,可惜大学之后忘了什么原因他们俩断了联系。好不容易上星期开同学会才算是又见面了。


妖狐在赶往约定餐厅的路上一直向一目连吐槽大天狗的那个破研发公司,每年年底出差一月也就算了,今年连个元旦都不让人过,本来还打算他们四个一起跨年,也让一目连见见大天狗。


一目连安慰了他几句,说下次给他带自己做的小饼干,妖狐便又开心起来了。




30号晚上下了场大雪,让整个C城更加有节日氛围。妖狐捧着杯热牛奶看着窗外的雪,等着一目连和荒来找他。手机里显示出他搜索的荒的消息,当年的小学弟已经是在中心研究所独当一面的人物了,和连连一起还真是一对医科眷侣。


妖狐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本来也要选择从医,但大天狗觉得医生太累让他选了一个相对轻松的工作,工作把他养懒了不爱运动又被大天狗逼着吃维生素,也算是种甜蜜的烦恼吧。


约定时间快到的时候,一目连出现在门口,身后跟着个头非常显眼的荒,妖狐朝他们挥了挥手。


荒和妖狐打了声招呼就不再说话,和高中的时候一样沉默,不过也温柔了不少,他非常自然地把一目连冻红的左手包裹在自己的两只手里。


妖狐捂着眼夸张地嚷嚷:“啊啊啊什么东西这么刺眼。”


一目连抽回手拿了根薯条塞进妖狐嘴里。


“不过说真的,我总觉得你就是为心理医生这个职业而生的,”妖狐叼着薯条含糊不清地说。一目连天生仿佛有种魔力,让人安心,想向他倾诉。


一目连看了眼妖狐脖子上的小草莓笑着调侃他:“我这个心理医生在大学的时候差点以为你有微笑抑郁症,总想把你抓过来研究一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果然是我多虑了。”


妖狐无奈地摇摇头:“你啊就是职业病太严重,想我得抑郁症的话除非哪天大天狗不在我身边。”


荒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们俩闹,余光扫到妖狐的脖子顿住了。


妖狐感受到荒的目光伸手摸了摸脖子:“怎么了?”

他的脸瞬间红了,之前太热摘了围巾,脖子上的印子全暴露了。

只不过荒的目光似乎并不是调侃?


一目连也跟着荒看过去:“你什么时候多了个纹身?”


“这个啊,我也记不清什么时候纹的了,我和大天狗结婚前后吧。怎么了??”


“就是觉得很眼熟。”荒解释道。


这个话题很快就被翻过去,妖狐和一目连又聊了会儿,等着倒计时一起到广场看了个烟花表演便各回各家了。


妖狐看着路上成双成对的情侣难免走些伤感,发了条微信给大天狗,但大天狗出差的时候都很少有时间和他联系。


好容易等到一条消息提醒,妖狐急忙打开手机却是一目连。一目连问了他几个奇怪的问题,妖狐没多想,如实回答了。



大天狗看着手机上妖狐发来的微信,良久。


【新年快乐。——大天狗】




02



“I miss the taste of sweeter life——”


妖狐痛苦地摸索着自己的手机,眯眼一看才五点。


“连连?什么事啊这么早…”


“你认真听我说,”一目连的声音少有的严肃;“你很可能被人动过记忆手术。”


“啊?什么东西?记忆还能手术?”妖狐趴在被子里差点又睡过去。


“你身上那个纹身和之前被禁的一个研究项目的参与人员是一致的,而且我昨天问你的那些问题,你的测试结果也显示你的记忆出现了一些问题。”


“巧合吧,”妖狐有些无奈:“我还清楚的记得大学和你一起经历过的事,你也记得不是吗?”


好在一目连听起来也并不肯定:“你的记忆有可能是真假参半的状态,但没有经过检查我们也不太确定,如果你最近有时间的话来我这里做个检查吧,最好是我想多了。”


妖狐答应了好友,但挂掉电话忍不住想起自家失忆的恋人,如果能够对人的记忆做手术,也许可以帮大天狗找回他们曾经的回忆。毕竟这一直是妖狐的遗憾,他在婚后也一直尝试拿曾经的事物刺激大天狗,但完全没有奏效。



妖狐抽了个时间到荒的研究室做了检查,又赶到一目连那里进行心理咨询。


就当是让好友安心吧,妖狐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之前明明很放松的,拿结果的时候反而紧张起来了。


没一会儿门开了,一目连拿着妖狐的报告单,一向温柔的人脸上居然出现了类似愤怒的神色。


妖狐呆住了,满脸的不可置信。没道理啊,他和大天狗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也没干扰谁,改变一个普通人的记忆有什么意义?


“崽崽,本来你现在过得很好我并不打算告诉你,但是你说大天狗每年都要飞国外做报告,还经常让你吃药。”一目连顿了顿,小心地说出了自己的推断:“我怀疑,他很可能是记忆研究的一员”


“不、不是,连连,如果是真的,他们这么做有什么意义,我就是个普通人,我有什么好研究的?”


荒把一目连拉到自己身后:“这个项目最初的目的就是通过记忆手术治疗抑郁症患者,如果连大学时候的推断没有错,你应该曾经也患有抑郁症。”


“怎么会?我明明过得很好怎么会有抑郁症?”


妖狐顿住了,既然记忆可以伪造,那谁知道他曾经那些回忆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一下瘫坐在椅子上,抱住自己的头不再说话。


一目连走过来轻轻抱住他:“对不起,我不该自作主张,也许不知道这些对你更好。”


妖狐抓住一目连的手腕:“告诉我我以前的事情。”


一目连犹豫了一会儿,缓缓讲了起来。



妖狐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住了几年的房子突然有些陌生。他的脑子里全是以前和大天狗相处的场景,在他的记忆里,自己虽然没有父母,但是周围的亲人朋友都很疼他,他过得很幸福,和现在的恋人交往了六年感情很好,事业金钱感情健康他什么都不缺。


但在一目连的描述里,他从小是被恶意包围着长大的,父母可笑的婚姻成了身边人嘲笑他的源头。一目连认识他的时候他脸上虽然总是带着笑,为人还有些轻佻,但总给他一种并不开心地感觉,本来这种情况已经好转了不少。直到到大学的时候,妖狐的生父来找他,那段时间妖狐的情绪非常不稳定,但后来又莫名平静下来了。这种平静一直持续到毕业。毕业后他就与妖狐失去了联系,直到同学会。

在他们上大学的时候,妖狐不可能和大天狗谈过恋爱,因为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在妖狐的大学生涯里出现过。


所以,大天狗并不是失忆,而是因为那段记忆根本就不存在。


妖狐想了很久,和大天狗打电话但他没接,发短信也没回。


因为我只是个研究对象吗?


妖狐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看着大天狗发给他的新年快乐。


他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大天狗的头像。半晌,他拨通了一目连的电话:“那个记忆恢复的手术,我要做。”“没事的连连,我不怕风险,死个明白总比糊涂的活着要好。”


幸运的是,手术很成功。


妖狐躺在病床上,他的脑袋几乎要炸开了,他记忆里一会儿是大三那年大天狗向他告白,一会儿又变成了他在图书馆里研究什么药剂让人死亡更轻松。虚假的美好回忆后面跟着痛苦的现实,残酷无比。


妖狐尽力消化着这一段段的记忆。


他也记起来,这个改变他生活的记忆手术,是他自己亲手签的字。


给一段虚假的记忆让你摆脱抑郁症,重新发现生活的美好。


只不过是配合研究,多划算的买卖。




03



妖狐没有听一目连的劝离开这个城市,他安慰了自责的一目连,当初的协议是他自己签的,如今想要找回记忆的也是他自己。


我最好的、世界上最关心我的朋友,不要因为我的选择责怪自己。


妖狐回到了和大天狗一起居住的那个房子里。


他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墙上挂的大大的结婚照。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他居然分不清自己爱的是谁,是虚假记忆里那个帮自己走出困境的大天狗,还是后来日夜相处的大天狗?


不过是哪一种也都无所谓了。


一个是只存在于他记忆里的假象。


另一个只是来观察研究他的生活。


但他又的确是爱着的,从前的痛苦和现在的交叠在一起,他又想到了自杀。


但他仍然想把这份爱意告诉自己爱过的那个人。


可他该告诉谁?


他的心里像是堵着什么,他用力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咳了出来。


鲜红的花瓣飘落到地板上。


花吐症?


妖狐捂住眼睛笑了,这可比当初自己研究的那些药剂要好得多。




04



妖狐感染花吐症的当天晚上,大天狗便回来了。


比他发短信有效率得多。妖狐自嘲地笑笑。


他低着头走过去帮大天狗拖行李,他也只能装到这里了。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小白鼠会跳到研究人员身上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虽然曾经他是这么干的,但那时候他以为这是他深爱的恋人不是吗?


“你都记起来了。”大天狗说的肯定句。


妖狐没有抬头,应了一声。


大天狗走到他身边,揉了揉他的头:“早点睡吧。”


妖狐看着大天狗走向客房的背影。


假如不是研究该有多好?



第二天,大天狗停下了手头所有的工作。


他一大早起来给妖狐买了早饭,一根金灿灿的油条摆成爱心的形状,中间放着颗荷包蛋。


妖狐看着这份爱心早餐愣了一下,沉默着吃完了。


吃完早饭后大天狗拉着妖狐出了门,带着他慢悠悠地在街上走。妖狐有些不明所以,但合约里说过配合一切实验,妖狐没有多想,跟着大天狗逛了不少商店,买了一些东西,慢慢走近妖狐的母校。


大天狗在一家饭店门口停了下来,带着妖狐走了进去,点了两份一样的招牌煲仔饭。


记忆里的“大天狗”和他对面坐着的大天狗一下子重叠起来。


这是他那份假记忆里,他和“大天狗”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和他记忆里依然有很多不同,但他能感觉到大天狗的用心。


但大天狗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研究?


妖狐不敢多想。



之后的几天也是如此,大天狗带着妖狐一项项完成着那份虚假记忆里的所有事,像一对刚开始恋爱的小情侣。


“很抱歉这些年没有时间陪你跨年。”大天狗现在妖狐身侧,同他一起看着广场的烟花表演。


“不,我倒是要谢谢你带我看这些。”妖狐半靠在大天狗身上,眼睛里倒映着闪烁的烟花,异常明亮。


他咳了几声,吐出一团粉红色的花瓣。


12点的钟声响起。


妖狐突然有些紧张,也许今天他就能知道,他是不是爱着眼前这个大天狗。


[在跨年夜的烟花下接吻。]


这是虚假记忆当中的一节。


大天狗转过身,他的脸离他越来越近。妖狐闭上眼,半晌,一片冰凉的雪花落在他唇上。


妖狐再次睁眼,大天狗已经转过身不再看他。


也许不敢确认的不止我一个人?




04



连续几天的活动安排与执行,即便是大天狗也经不住感到疲劳,洗完澡后很快就去睡了。

妖狐收拾了一下屋子,正巧大天狗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低电量提醒音。他拿出大天狗的手机打算帮他充电,喂了不影响大天狗休息他干脆直接去了书房找备用充电器。


他们家的书房基本就是大天狗一个人的天地,妖狐的书房是一切可以躺的地方。

妖狐一开门就看到书桌上的,随手拿起来却不小心扯掉了盖在线上的笔记本。


妖狐捡起笔记本,正巧看到上面的一行字

【在烟花下接吻】


他有些控制不住地翻起了笔记本。笔记本上记录了他曾经说过的那份记忆里的所有内容,什么爱心早餐,到大学附近约会等等。


妖狐翻看着,那份记忆与大天狗最近带他完成这些事情的记忆交织在一起,妖狐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让我看看还有哪些事情没完成,今年大天狗太忙都没时间一起出去玩。


妖狐这样想着随手往后翻了翻,这个笔记本似乎是大天狗随手的一些记录,还有一些妖狐看不懂的术语。


翻到花吐症三个字,他停了下来。


【015感染花吐症。

花吐症源于无法倾诉的爱意。

其中,爱意是产生于植入记忆还是与人的真实相处仍有待研究。

方案A:根据015之前提供的虚假记忆范本,进行进一步研究。还原虚假记忆场景对015进行刺激,测试手术是否成功,能否让人从虚假记忆中产生爱意,从而缓解甚至彻底治疗抑郁症。

方案B:若A失败,采用现实中的记忆进行刺激,若实验成功,虚假记忆只能让人摆脱抑郁,其他功能方面仍有待研究。

副:记忆改造是否能对花吐症产生相应作用(待研究。)】


再往后,是大天狗安排的这些天的行程。


大天狗有力的字迹狠狠地将妖狐心底里那些希冀踩得粉碎。他扶着桌子剧烈咳嗽起来,笔记本掉到地上,被粉色的花瓣覆盖了。




05



大天狗安静地坐在妖狐床边,妖狐越来越虚弱了,睡着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大天狗安排的那些出行计划没有办法实现,他便留在家里陪妖狐,像是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伸手轻轻抚过妖狐的脸,妖狐脸色苍白地如同被冰封起来睡美人,他在等待一个吻。大天狗慢慢靠近他。


一只手挡在他的唇上。


是妖狐。


他朝大天狗轻轻地摇了摇头。


大天狗仿佛一瞬间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他静静地看了妖狐一会儿,把他的手塞进被子里,然后离开了卧室。



妖狐病情加重的速度超出了大天狗的预计,两天之内,他吐出的花瓣由粉红突然变成极淡的浅粉色。他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


妖狐睡得越来越久,越来越沉。当他再一次从睡梦中醒来时,家里来来往往的满是穿着白大褂的人。大天狗难得失态地大发雷霆,把他们全赶了出去。


妖狐有些想笑,他想告诉大天狗,你暴怒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看。但他没有力气了,他又咳了出来。


白色的花瓣。


大天狗听到动静赶到他床边。洁白的花瓣刺痛了他的眼睛,他俯身亲吻了妖狐。


几乎在他碰到妖狐嘴唇的前一瞬,妖狐停止了呼吸。


他爱的是谁,已经无从得知。




06



记忆手术的植入部分是否会对患者的情感上产生影响,尚无定论。


大天狗提笔写下这一句,闷咳了一声


鲜红的花瓣躺在他掌心。



-END-







关于文里没写清楚的一些事:

1. 记忆手术计划是很多年前确立的项目,目的是治疗抑郁症,放大生活当中的美好。但由于当时技术等方面不完善,导致志愿者产生失忆,精神病,植物人等情况,项目被禁,于是转入地下研究。如今手术各方面已经比较完善,大天狗作为现在的项目核心研究员亲自参与了实验。


2. 项目最初是关注的是一目连在心理学方面的才能,想要拉拢一目连,从他身边注意到患有微笑抑郁症的妖狐,并顺利与他签订协议。

大天狗突然出差也是避免一目连认出他


3. 记忆手术并不能明确规定记忆内容,大天狗被当做妖狐的爱人进行手术时,只是植入了大天狗的相关讯息,妖狐的脑部自动完善二人相知相恋的所有情节。所以大天狗并不清楚这段记忆具体是怎样的,全部都是妖狐给他描述的。


4. 同学会是项目组安排的,目的是让妖狐与一目连相遇。项目组在恢复记忆这一块的把握不大,通过荒连夫夫的手可以完善这一部分。(荒连并不知情。)实验目的:如果发生意外,从前的记忆再次被唤醒,抑郁症患者是否还会再次犯病。


5. 大天狗出差并不是因为太忙很少联系妖狐,而是在分析妖狐数据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6. 他们的家里布满了监控装置,除了主卧。


7. 大天狗在烟花下没有亲吻妖狐,是因为那一刻他突然害怕自己并不是妖狐爱着的那个人。


8.大天狗自己都不能确定,假如妖狐的花吐症被治愈,这个实验还会不会在他身上继续下去。所以他也不知道,到底怎样对妖狐才是好的。

评论(10)
热度(134)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