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信息素(完)

OOC HE
写到这里正文就完了
感谢看到现在的各位,因为在写之前根本没想好所以中间拖了很久,而且写的也很混乱,非常抱歉 ><
而且也没什么文笔,再次感谢看到现在的小伙伴啦
亲亲mua!(*╯3╰)
 
开头


上一章
===================
周六假期,妖狐趴在大天狗腿上玩手机。回来之后没多久他就和大天狗搬到一起了,大天狗的公寓离公司更近,又大又舒服还不用交租金,有大天狗真好啊。妖狐这么想着,坐起来在大天狗脸上啄了一下。 

微信突然弹出了一条新消息: 

【下星期必须和人家见一面!我都给你拖了一个多月了还不回来!】 

…… 

妖狐这才意识到自己忘记了把和大天狗在一起的事情告诉父母。

还见什么面,哪里都见过了……

一问之下发现大天狗也还没有告诉家里,不过这倒是正合妖狐的意,拒绝相亲结果主动和相亲对象在一起这事儿太打脸,要是被他妈知道这个又得作为好多年的笑料。 

妖狐和大天狗商量了一下,准确地来说是他撒了个娇,让大天狗配合他先假装不熟,然后一见钟情,再顺理成章在一起,完美。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妖狐身上信息素的问题。

 “你说我妈会不会发现我跟你都绑定完了?”

 “以我对阿姨小时候的印象来说,不会,阿姨在这方面不太…敏锐” 

“我身上可全是你的味道” 

“你以前回家的时候身上也是我的味道” 

“那不一样,你的带着点甜味儿,”妖狐凑到大天狗胸前埋头吸了一口,熟悉的油墨味里带着点他最爱吃的提拉米苏的香甜气味。 

“也只有你能闻出来了。” 

“……也是。” 

说到这个妖狐就有点郁闷,旅游后第一天上班他十分心虚,毕竟老跟同事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是个OO恋,虽然同事们一致认为他是个Beta只是为了发情期假期才谎称Omega。 妖狐偷偷摸摸走进办公室,没人发现他,他松了口气。 

上午平静地过去了,知道下午过来核对资料的好几个人都对他被标记这件事完全没有察觉他才觉得奇怪,于是故意去几个同事面前晃悠,但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不同。他故意带着大天狗去刷了一波存在感也只被同事吐槽“你们俩怎么不凑一对得了” 

到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总受出来起哄让脱单的请吃饭同事们才反应过来,纷纷祝福:“你们俩没味道的在一起也可以说是绝配了”“你们是不是早就在一起了!欺负可爱同事闻不出区别想赖掉请吃饭!”“我到现在都感受不到你们俩和之前有啥区别,反正请吃饭就对了” 

闻不出来怪他咯,反正他自己闻得出来,而且就像他能区分大天狗和普通油墨一样,大天狗也一样能区分他和洗衣粉的味道,这就够了。 

当务之急是想个办法伪装信息素,妖狐抱着手机开始搜索掩盖的方法。

 在妖狐试图把洗衣粉兑水往身上喷时,大天狗终于看不下去一把把人扛走了。 

在床上度过了一个下午以后,妖狐捂着自己又被咬破的后颈摊在床上生气,抄起枕头砸向大天狗,大天狗哄了半天再三保证不会被发现他才消气。


一周时间过得飞快,妖狐坐在茶餐厅的一个靠窗的位置,等待他的相亲对象过来,一身笔挺的小西服贴在身上弄得穿惯了宽松款式的妖狐浑身不舒服,头发也被自家老妈扎了个小辫子梳得整整齐齐。他活动了一下身子无聊地摆弄着手机,发了条消息给大天狗吐槽他妈妈果然完全没有察觉信息素上的不对劲,大天狗很快回复了他,妖狐抬头瞄了一眼坐在对面桌子上喝茶的自家老妈,像上课玩手机一样把手机放在桌下和大天狗聊起天来。

刚聊没两句一只突然手伸过来抽走了妖狐手上的手机,把他吓了一跳,妖狐妈妈瞪了他一眼,然后立马换上一副笑脸和窗外打招呼,妖狐抬头看去,大天狗已经快要走过来了,妖狐看着一身西装的大天狗一时有些看呆了,在氛围活泼的公司一般都穿的很随意,这么正式的打扮算是妖狐第一次见到,妖狐忍不住小小地咽了一口口水,怪不得总说制服诱惑呢,一身合身的西装已经这样了。

妖狐妈妈张罗着让妖狐给大天狗身边的女士打了个招呼,妖狐这才回过神起身跟她握了握手,喊了一声阿姨好,大天狗的妈妈看起来保养的非常好,妖狐看到她有种莫名的亲近感。大天狗妈妈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和妖狐妈妈聊起了他们俩小时候的一些事。

大天狗的目光从开始进来就停在妖狐身上了,同妖狐一样,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对方穿正装,妖狐平时虽说也很爱打扮但工作毕竟太忙了,妖狐这身西装非常修身,细瘦的腰部和挺翘的臀部都被勾勒得一清二楚,整个人看起来也非常精神,像个乖巧的小王子,和小时候一样。


两个妈妈聊了好几句才想起来让两个年轻人自己聊一聊,便去了另一个桌上,留两个年轻人在一起。大天狗朝妖狐伸出手:“好久不见了,我是大天狗”

“我是妖狐。”妖狐伸出手礼貌地和他握了握,大天狗捏了一下他的手,对他眨了眨眼,妖狐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我们俩穿的像要去结婚一样,”妖狐看两个妈妈没注意这边忍不住对大天狗吐槽。“你记得回去督促我跑步,最近被你喂得越来越胖了,穿这身都要勒死了。”

妖狐面带不满地捏了捏自己脸上的肉,又伸手过去捏大天狗结实的胳膊,“我们的作息明明是一样的,吃的也一样!凭什么你就不长肉!”

大天狗看着妖狐肉肉的脸蛋忍住了捏一把的冲动,他敲了敲桌子示意两个妈妈正在看,妖狐一下子挺直了背,坐的无比端正,大天狗用十分礼貌的态度回答了妖狐的问题:“我们的作息时间可不一样,我早上出去跑步的时候某人都在赖床。”

“赖床还不是因为某位实习生不懂前辈的辛苦,折腾的年纪大的前辈起不来?”妖狐咬着牙笑眯眯地回答道。

“所以更应该跟我一起锻炼提高体力啊前辈。”


妈妈们看着二人有说有笑十分欣慰,甚至开始聊起婚礼细节,这时候餐厅的下午茶也送到了桌上。

妖狐看着送来的油腻腻的油炸食品难得有点反胃,但是这是他自己点的…而且他还饿……
妖狐皱了皱眉,拿起一块送到了嘴里,几下嚼完就要吞下去但油腻的感觉充满了整个口腔,妖狐立马扯过一旁的垃圾桶控制不住地吐了出来。

大天狗立马起身过去拍了拍他的背,又给他倒了杯柠檬水,妖狐喝了几口才好些。

两个妈妈吓了一跳,妖狐的眼睛里含着刚刚反胃的生理泪水,可怜巴巴地说:“我都说了不穿这身,都把我勒吐了。”

妈妈们忍俊不禁,拍了拍他的头,干脆地决定散步到吃晚饭的地方也正好让胖了的妖狐瘦瘦身,妖狐跟在妈妈们身后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肚子十分非常委屈,大天狗走到他身边给他塞了一颗糖,妖狐接过糖差点条件反射地去亲大天狗,又忍住了。

但在晚饭的桌上妖狐又差点吐了出来,这下三个人都急了,妖狐被抓着送到了医院,不由分说给他来了个详细检查。

妖狐被这么折腾一通又饿又累,想靠在大天狗怀里休息会儿但又因为妈妈在这里只能忍住,他开始后悔跟大天狗一起瞒着家里了,反正他们早晚都是要在一起的,被妈妈笑就笑吧,他现在就想在大天狗怀里窝一会儿。


等了几个显示正常的检查结果妖狐都快躺下了,还有两个就可以回家了,妖狐给自己打气,大天狗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悄悄握住了他的手,然后用外套的大衣盖住,妖狐一下子好受了不少。

“妖狐的家属是?”一个护士拿着张单子喊道。

“这里。”三个人同时回答道。

护士抬头扫了一眼,径直走到大天狗面前把单子递给他:“恭喜您了。”

大天狗有些茫然地接过化验单,看着上面的数据更加一头雾水。

妈妈们着急地拿过单子,呆立在原地。

“怎么回事!?崽崽!你,你….”

“你……怀了?”

大天狗和妖狐对视一眼,

妖狐彻底傻了,大天狗也愣住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一把抱住了妖狐。

妈妈们再不明白也知道妖狐肚子里的这个是谁的了,两个妈妈对视一眼长长松了口气。然后开始责备这两个谎报军情的小辈。



两个月后。

妖狐站在X大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们这才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Alpha还只是个学生,也不怪他,谁让大天狗平时表现得比自己实际年龄成熟不少,以致于妖狐总是忘记自己比他还要大两岁,想着平时对大天狗撒娇的自己,妖狐低下了头。

“这位同学,是要去哪里,是不是需要我送你?”

熟悉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妖狐头都没抬:“不需要。我可是自己开车过来的。”

“那我有没有那个荣幸替你开车?”

“勉强准了。”妖狐抬起头把车钥匙扔给大天狗,大天狗接住钥匙走过来牵住了妖狐的手,顺带摸了一把妖狐还算平坦的小腹。

“在大学时就要结婚了,感觉怎么样?”

“非常好!正好一次性能把大学同学凑齐,还有听说大学里结婚会加一学分,”大天狗开心地低下头对着妖狐的肚子说:“以后你的就叫一学分”

妖狐拍了一下大天狗的头十分无奈,这个人自从当爹了以后一提到孩子整个人智商仿佛都降低了。

“一学分不好吗?”大天狗十分无辜。

“他以后要是跟你闹别说我没阻止过你”

“一定不会的”

“你看到时候会不会”

两个人争论着慢慢走向停车位,午后的阳光洒在一家三口身上无比温暖。


至于他们的孩子到底会不会叫一学分,那大概要等生出来才知道了。




END

评论(10)
热度(92)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