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信息素(5)

ABO
OOCHE
傻白甜
本章没有车,请不要期待
(1)  (2) (3) (4)
===================


大天狗有点头大。

为什么没人告诉他抑制剂还分这么多种类,口服的,注射的,长时的短时的,居然还有人工合成的Alpha信息素……是要针管的吧?
导购的beta看到客人有些拿不准便十分热情的帮他科普了各种抑制剂的区别。最终大天狗选了盒据说是副作用最小的口服抑制剂,只是起效慢,这根本不算是个缺点吧。
结账的时候收到妖狐的短信说是发烧了,让他顺便买个感冒药一起带回去。

等大天狗站到酒店电梯门口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妖狐住在哪里,发消息过去但妖狐没回。
还在等着妖狐回信的时候,电梯门开了,走出两个正在聊天的清洁人员。

“你是不是把四楼的洗衣粉打翻了?”

“没有啊,四楼是每天早上打扫的”

“那就是哪个客人打翻的,走廊一股洗衣粉味儿”

四楼?!大天狗转身跑向楼梯间。
四楼是Alpha的专用楼层,妖狐应该不会在那儿,可万一…但愿真是有人打翻了洗衣粉。

妖狐趴在地毯上,发情带来的脱力感让他的身体格外沉重也格外敏感,空气中夹杂着各式各样的Alpha信息素,虽然极淡可是对于这个状态下妖狐来也是种不小折磨。该死,这一层住的全是Alpha吗!

妖狐将脸埋进围巾大口喘着气,围巾里的油墨气息钻入鼻腔,让他本来就不算清醒的脑袋更加昏沉,但熟悉的味道也让他安心不少。

手机的新消息的提示音从床上不断传来,妖狐试着起身,但最终放弃了。还是把力气留着迎接他的抑制剂吧。


四楼的走廊散发着一股洗衣粉的香气,明明是最普通不过的气味却有几分诱人。

是妖狐发情了。

大天狗攥紧手中的药,这个时候正是酒店温泉开放的时间,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人到走廊上来,他必须尽快找到妖狐。

他掏出手机给妖狐打电话,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跟着声音过去却因为酒店隔音效果太好,听不出具体是哪一间,他只能凭着气味的浓郁程度一间一间判断。

所幸在他被信息素冲昏头脑之前,找到了信息素的来源,他抬手按响了门铃。


大天狗怎么还不来……妖狐整个人缩成一团,来电铃声吵得他脑仁疼,越是这个时候他想的东西越多越杂。

大天狗好像还不知道他住在哪一间,早知道就用那个难闻的Alpha合成信息素了,刺鼻但是一针大半年都有效,等他打了抑制剂一定要去买一些备用。一个发情的Omega待在满是Alpha的楼层里有多危险他心里清楚,要是等会儿开门的不是大天狗怎么办?也许当初他就应该去相亲,总比在这么个危险的地方发情要好得多,好歹他长得还可以,等等他长什么样子来着?不行不行,他的信息素不好闻,肯定不如大天狗,对,大天狗是他见过的最好闻的Alpha了,还好看!大天狗怎么就不是他相亲对象,要是的话他肯定就答应相亲了。

妖狐的裤子已经被打湿了,发情期带来的情欲让他忍不住想要将手伸进裤子,但又硬生生忍住了。

靠!还不如来个人来把他标记了算了,太他妈难受了!

妖狐快要崩溃的时候,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从门口传来,接着,门铃响了。

他挣扎着爬起来,用力拧开了房门。


即便做好了心理准备大天狗也被迎面而来的信息素恍了神,即将要倒下的妖狐拉回了他的注意,他扶住妖狐并迅速关上了门。

“抑制剂。”妖狐咬牙切齿地挤出这句话。Omega的本能在逼着他对面前这个Alpha投怀送抱,他几乎是费尽全力在与之抗衡,他想大天狗应该也不想就这么被绑定上一个Omega,甚至喜当爹。

大天狗把妖狐扶到床上,拿起床边的矿泉水让妖狐把药吞了下去。

冰凉的矿泉水唤回了妖狐的一丝理智,他抬起一只胳膊捂住脸,声音沙哑:“口服抑制剂是起效最慢的。”

“我马上离开。”大天狗偏过头没看妖狐。

“砰——”

门口突然传来一声砸门声。大天狗与妖狐都是一愣,很快又出现了第二声。

“放我进去!开门!”伴随着这声叫喊一同传进来的还有陌生的Alpha信息素。

妖狐又缩成了一团,生理上他无法抵抗Alpha信息素带来的吸引,同时心理上无比厌恶这个令他想吐的信息素味道。

大天狗皱紧眉头,他看了一眼妖狐,不再压抑自己的气息。

门外的Alpha似乎被这同性的信息素刺激到了,砸门声愈发激烈。


妖狐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沙漠里快要渴死的人,而大天狗则是一大瓶纯净水,浑身上下都在吸引着自己。

他忍不住朝大天狗伸出了手。

下一秒,他被一床被子盖住了头。

准确的来说是盖住了整个身子,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他懵了一小会儿。接着他听见大天狗在说话。

“四楼有Omega发情了,麻烦你们做一下紧急处理。”
“好的,谢谢。”

大天狗的声音很平静, 让妖狐觉得很可靠,但同时也在想,究竟是我太没魅力了,还是大天狗已经有了自己的Omega?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单身Alpha可以抵抗发情期的Omega?……说不定是我的信息素味道让人喜欢不起来呢?要是敢嫌弃他他就用工作累死大天狗!

被盖住的妖狐自然看不到脸颊开始泛红的大天狗现在的模样,天知道他是怎么忍住做完这一切的,他开始后悔不在意抑制剂起效慢这一点了。


门外敲门的Alpha似乎变多了,那床薄薄的空调被并不能起到多大的隔离作用,屋内Omega的信息素越来越浓。

大天狗站在床边一动不动,一来怕妖狐受不了外面那些信息素的味道,二来,他不敢动,他担心自己移动了不会是远离床铺而是扑向床上的那个人。

屋外信息素的增多让妖狐不自觉得往大天狗那边靠,他慢慢移动着,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床边。

大天狗看着慢慢靠近他的被子团有点紧张,他可以控制住自己,但妖狐未必,可妖狐要是在被标记后后悔,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不过看着一团被子,不,一团妖狐慢慢蠕动,又忍不住想笑。
大天狗分心的这一小会儿妖狐已经快要掉下来了,他赶忙伸手去接。

妖狐如愿以偿的靠近了自己最想靠近的那个信息素,伸出手臂牢牢抱住了他。
而信息素的主人在僵硬了一会儿以后,回抱住了他。他的力气很大,勒得妖狐有点喘不上气,但妖狐仍然不愿意松手。

一份自己憧憬多年的诱人美食摆在自己怀里,大天狗的理智岌岌可危,本能诱导着他,隔着被子,咬一口…不会有事的……他这么想着,一口咬了上去。

肩膀上传来一阵刺痛,妖狐下意识的毫不客气地咬了回去,还恶意地磨了磨牙。

胸口上的疼痛让大天狗几近崩溃,他用力打了一下妖狐的屁股,声音沙哑:“别乱咬”

妖狐发出一声轻呼,而此时抑制剂终于开始发挥作用,逐渐清醒过来的妖狐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把头埋进大天狗怀里不敢动了。


怀里的人信息素已经淡了,抑制剂终于起效了。大天狗逼自己将手松开了,妖狐像是还没反应过来,被他拍了一下才猛地站起来,又因为踩到被子跌回了床上。

妖狐挣扎着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被子里闷久了,他的脸比刚刚发情的时候还要红。

“你...没事吧?”妖狐看着大天狗,有些尴尬。

“我没事。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会儿?”大天狗保持着之前半跪着的姿势没有动。

妖狐回想起刚刚顶着自己的某个东西脸更红了,他小声道:“那、那我先出去了,我会让他们不要进来的……”

听到关门的声音大天狗才彻底放松下来,闻着房间里妖狐的味道,将手慢慢移了下去…


妖狐被门口站着的两个人吓了一跳,两个工作人员见到他二话不说立马拿了条毛毯把他包了起来。

“很抱歉,之前为了散气将酒店暖气关闭了,您和您的伴侣都还好吗?需要我们的什么服务?”

“额…不用…你们先不要进去。”妖狐有些尴尬。

“好的,我们已经为您安排好了洗漱的地方,您可以稍作清理。请跟我来。”

妖狐跟着工作人员到了三楼的一间单人间,看到镜子的时候自己都被吓了一跳,镜子里的人头发散乱脸颊绯红,眼角似乎还有点眼泪,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难怪人家说他俩是伴侣,要不是当事人他自己都不信他和大天狗什么都没发生。


酒店处理的效率很高,将妖狐与那名同事都重新安排了房间,当然中途造成的损失以及给其他客人带来的不便也算在了他们头上,但意外的是这次总受居然帮他们把这次损失扛了下来,总受还是有点好上司架子的呢。

妖狐回到四楼的房间收拾自己的行李,房间里的味道已经没有了,妖狐检查着有没有忘掉的东西,目光突然扫到大天狗待过的那个地方,想到他出去之后大天狗可能做的事情,他忍不住蹲下身,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脸。


=========TBC==========

(6)






不许吐槽崽崽信息素的味道!

评论(10)
热度(87)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