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信息素(ABO)②

可能被忘干净了吧😂
(1)
==================


“稿子按时发过来听到没有!最后一章你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再不发过来我就带人砸门了!”

妖狐吼完按掉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一个二个都不省心,最忙的时候还添乱。他揉了揉太阳穴,一阵敲门声。

“请进”

妖狐抬头看了一眼,是大天狗:“是你啊,昨天交给你的任务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已经做完了,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大天狗将手上端着的咖啡递给妖狐。妖狐脸色很差,看起来没休息好。

“这么快?正好你过来我教你点新的,”妖狐接过咖啡喝了一口,眉头立马皱了起来:“你放的牛奶好多,都快成奶茶了。”

“黑眼圈很明显了,少喝点咖啡吧”

“真的吗!”妖狐掏出个小镜子发出一声哀嚎:“要不是为了放假啊啊啊!快快快,我教你,你学会了帮我分担点。”

“嗯。”大天狗拿过一个凳子放在妖狐旁边,妖狐直接把他坐的地方让给大天狗,然后指着电脑屏幕让他一步步照做。
大天狗的学习速度惊人,妖狐没教多久就只剩下“对对对,”和“就是这样”这两句话,一晚上没睡的疲劳感慢慢涌了上来,他的眼皮越来越沉………


“这个地方这样排版可以么?”大天狗问道,但没得到回应,转头看去妖狐撑着额头睡得正香,微长的头发滑倒一侧露出修长的脖颈。大天狗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白紫渐变的小围巾轻轻盖在妖狐脖子上,这个天气脖子可不能受凉。

妖狐揉揉眼睛,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眼。

“五点半啊”,他眯着眼睛把手机慢慢放回口袋,突然清醒过来:“卧槽都五点半了!!”

妖狐猛地坐了起来,脖子上的围巾滑落到椅子上,冰凉的空气让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捡起来看了一眼又系回了脖子上,这玩意儿有点眼熟,好像是自己的吧。他顾不得想太多,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回忆他今天的校稿润色进度。

大天狗将全部文件复制了一份在桌面上,妖狐点进去看了一下,是大天狗根据他教的部分将后面的部分全部做完的一份。

他通篇扫了一遍,居然没有太大问题,大天狗的文字功底和审稿能力都还不错。妖狐松了口气,将稿子发到自己的邮箱里打算回去再加工一下。


从那以后妖狐就轻松多了,大天狗学习能力很强,帮他分担了不少工作。所以手头上这本书出版以后妖狐非常理所当然的带着他去了编辑部的“庆功宴”。

不过说是庆功宴,其实不过是个聚餐,大半个编辑部的人在公司附近的一家访谈围坐在一起,大天狗左边是个beta,右边则是带他来的妖狐。

妖狐对他只实习三个月表示了惋惜,不过工作完成快总是高兴的,他跟着众人喝了几杯,但酒量不佳很快就只知道傻笑了。
某种淡淡的熟悉的信息素慢慢包围了大天狗,他忍不住喝了口冰可乐降降温。

“对了!为了庆祝…我们下星期五集体旅游!可以带家属!”聚会接近尾声的时候主编突然宣布。

“公费吗老大!”

“公费!”

“老大万岁!!”

“总受无敌!!”

“受你大爷!”

众人兴奋地拍桌子鼓掌,而一旁晕晕乎乎跟着鼓掌的妖狐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辛辛苦苦申请来的假期和公费旅游撞在了一起。


酒足饭饱后,众人各自回家,有的自己打车,有的则等家属来接,大天狗看着抱着椅子醉醺醺的妖狐有些担心。旁边的beta看出他不放心,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他啦,等等一会儿有人来接”

大天狗顿了一下:“谁?”

“好像是室友吧?”

Beta话音刚落,一辆颜色和款式都极其骚包的车停在了他们面前。

一个紫色长发的男性臭着一张脸从车上下来,毫不客气的一把将妖狐从椅子上扯了起来,妖狐歪歪扭扭地没走两步就要往地上躺,大天狗赶忙将他扶住,不料妖狐一把揽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了他身上。

“你是他同事?”紫色头发的男人问。

“嗯。”大天狗打量了一下来人,但妖狐身上的酒味与信息素混在一起,让他一时判断不出这个人的性别。

“我是夜叉,妖狐的室友,帮我把他弄上车,你住哪儿我送你一程。”说完那人松开手,去把后座的车门打开了。

“谢谢。”


把黏在人身上的醉鬼扒下来是个力气活,他们试着让妖狐松开箍在大天狗脖子上的手,但很快他又圈到了大天狗腰上。夜叉干脆放弃了,自己坐到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

“你忍忍,等他睡熟了把后面的抱枕塞一个给他就行。”

“好”

夜叉松了口气,盘算着等会儿让这个beta送妖狐上楼,这样他就不用扛着满身酒气的回去。

后座的两个人很安静,因为喝酒的原因妖狐信息素的味道散发出来些许,夜叉不得不打上车窗,避免Omega的味道吸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但当空气中混杂着妖狐信息素的另一种味道逐渐变浓,夜叉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他一脚踩下刹车,瞪着后座的大天狗:

“你是个Alpha?!!”

=========TBC=========
(3)
挣扎着更新

评论(9)
热度(101)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