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鬼男友(8)

窗外的光照亮了整个卧室,已经是白天了。 
 
全新的床单,简洁而温馨的装潢,符合他爱好的摆件。茨木看着眼前的一切又重新躺了回去,他一定还没睡醒。在心里数到300,他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还是没有变化。 
 
他似乎被留在这个空间了。 
 
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些惊慌,但他很快镇定下来,他必须回去。 
 
茨木从门缝看了一眼外面,这才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明明是白天,屋子里的光线却不怎么明亮,像是蒙上了一层看不见的阴影。 
 
他慢慢下楼,房子里很安静,好像一个人都没有,他没有受到任何阻拦轻松来到杂物室门前,他握住把手轻轻一压。 
 
门锁住了。 
 
茨木又试了两次仍然打不开,于是决定到书房去拿钥匙。 
 
书房门也是关着的,茨木轻轻打开一条缝,整个书法黑漆漆的,几乎看不见光。 
 
他的眼睛适应了这份黑暗后勉强看清,那个“酒吞”正坐在书房的电脑桌前,看起来正在休息。 
 
茨木屏住呼吸快速而轻巧地关上门。 
 
他的裤脚突然被扯住了! 
 
茨木立马甩开!定睛一看却是那只大胖猫,茨木松了口气,把猫抱起来,速度飞快的远离了书房,直跑到院子他才稍稍放心,把猫放了下来。 
 
院子里维持着他那天看到的样子,只不过白天那些灯都是关着的,草坪上密密麻麻的小灯泡看起来像是忘了收拾干净的垃圾,泛黄的灯带包裹着别墅的边沿,像是一份精致的礼物上套了个廉价的包装,看起来不伦不类,而墙壁上由灯管组成的酒茨二字下居然有些不知名的液体留下……像是烧烤摊上滴着些油的灯牌。 
 
“喂,我带你去个地方” 
 
突然的说话声让茨木吓了一跳,他低头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却是那只猫。 
 
“你会说话?” 
 
“大惊小怪,要不是我你昨天就上了他的当。”胖猫颇为自豪的看了看自己的爪子。 
 
茨木想起昨晚那声猫叫,更是惊奇:“谢谢,但是你…” 
 
“快跟我来,要不然他醒了事情就不好办了。”胖猫打断了他,往房子里跑去。 
 
茨木急忙跟上。 
 
胖猫带着他到了顶楼上一个小小的阁楼,阁楼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茨木打开灯,灯光有些昏暗,但能看到阁楼的架子上放着一排玻璃瓶。 
 
胖猫在瓶子前嗅了嗅,然后挑出一个用爪子弄倒,茨木赶忙接住了瓶子。 
 
“打开吧” 
 
茨木依言打开,瓶子里突然钻出一道亮光,茨木瞬间警惕起来:“这是什么!” 
 
胖猫指了指那道亮光化成的模糊的人影:“你仔细看看她是谁” 
 
茨木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可以称得上鬼魂的东西确实有些面熟,好像是……没错! 
 
“你是前任房主失踪的妻子?”茨木问。 
 
鬼魂开始发抖,像是在哭,过了好一会儿她飘到茨木身边,让他看自己的纽扣眼睛,这才开口说话,她的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他通过纽扣娃娃的眼睛知道了我和老公之间的矛盾,引着我打开了那扇门。” 
 
“那个娃娃是他送来的?!”通过娃娃观察他们的生活……茨木脑子里闪过了什么,但没抓住。 
 
“他不会像我那个丈夫一样每天忙于工作,他总是能送我让我最满意的礼物,总是能说出最让我感动的话,后来有一天,他问我愿不愿意永远留在这里,只要换上了纽扣眼,他就会永远爱我,永远陪着我。” 
 
“所以你……”茨木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答应了他,他吃掉我的眼睛就拥有了力量,当我换上了这双眼睛,他就把我丢在一旁,又将我的灵魂关在瓶子里,再也没有来过。” 
 
“你是说……他想要我的眼睛?” 
 
“他需要你自愿把眼睛给他。而你一旦失去眼睛,就会变得和我一样,再也离不开这里,像幽魂整日整夜的被困在这里,再也见不到心爱的人” 
 
鬼魂说完又哭了起来。 
 
茨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大猫跳下架子对鬼魂说:“他来了,你快回去!” 
 
鬼魂一下钻回了瓶子里,茨木盖上盖子把瓶子放回架子上。 
 
门外的脚步声缓慢而沉重,像是想被发现而故意蹬地的声音,茨木环顾四周,没有能躲的地方,只紧紧贴着墙壁。 
 
门打开了,“酒吞”环顾四周,茨木从他身后猛地往门外跑去。“酒吞”紧紧跟在他身后。 
 
“茨木,你为什么要让我不开心呢?” 
 
“酒吞”每说一个字他的外观都在发生改变,一双大手上的皮肉像是被他自己吸走了一般,露出由针组成的手与胳膊,原本属于酒吞的俊朗面孔变得扭曲像是由几块肉色的碎布拼接而成,腰粗突然变得纤细无比,而肚子却又大又鼓,活像一只巨大的蜘蛛,他的声音也变得忽男忽女。 
 
茨木飞快地往前跑,只要拿到钥匙穿过那扇门他就可以回去了! 
但少了一只胳膊之后平衡不好掌握,他的速度提不上去,而此时他脚下的路像是跑步机上的履带,不停往后退着,茨木咬咬牙猛的往前冲了两步,险些撞在对面的镜子上,但总算是脱离了那块地方。 
 
他还没松口气身后的怪物已经扑了过来! 
 
茨木躲闪不及,冰凉的爪子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摁在了墙上。 
 
“茨木,换掉眼睛吧,我想你也不愿意每天被我这么个怪物追吧?”怪物突然换成了酒吞的声音。 
 
茨木奋力挣扎,但怪物力气极大,他没能挣开。他一脚狠狠踢到怪物仅有胳膊粗细的腰上,怪物吃痛放松了力道,茨木趁机挣脱他的束缚,胖猫叼着钥匙跑了过来,茨木立刻往猫的方向跑去,刚跑两步突然被扯住衣领。 
 
茨木被往后拖着走了几步,怪物突然停下了:“看来是有小虫子送上门来了。” 
 
怪物将茨木提起来,扔进了镜子当中,茨木透过镜子看着那怪物的身体再次变形。 
 
白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残缺的胳膊。 
 
是茨木自己! 
 
 
 
 
 (完)

评论
热度(42)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