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鬼男友(完)

酒吞穿过满是蜘蛛网与破棉花的走道总算是到了个干净些的地方。

这地方和家里那个破旧的杂物间很像,酒吞顾不得多想径直去开杂物间的门,锁住的。

他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工具,从置物架上拿下把锤子,三两下敲掉了门锁。

拉开门就看到不远处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一面镜子前,酒吞刚准备开口喊,那人突然扑进了他怀里。

“挚友……”

怀里的人说话的声音有点抖,酒吞抱紧他,一下下拍着他的背,有点心疼。

“别怕,我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柔声道。

怀里的人摇了摇头,抱紧了他:“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已经……回不去了”

“茨木”慢慢抬起头,让酒吞看到他的四个瞳孔:“他骗我永远留在这里,说这样就能得到你的爱,我相信了他,被他拿走了眼睛。”

“茨木”的眼睛里开始涌出泪水:“可是我不想离开你!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哪怕是取掉眼睛!”

酒吞擦去他的眼泪:“要我换掉眼睛来陪你吗?”

“茨木”一副十分感动的模样,酒吞低下头像是要亲吻他,“茨木”顺从地闭上眼睛抬起头。

茨木不停敲打着镜子,那个怪物怎么可以冒充他的样子还想要同挚友接吻!!!但他还没来得及爆发,“茨木”就被摁在了地板上,酒吞拿膝盖死死压住让他不能起身,恶狠狠地吼道:“茨木在哪里!”

“茨木”瞪大了眼睛看着酒吞,一副十分无辜的模样:“挚友你在说什么,我就是茨木”

他这么说着,一只绣花针组成的手已经慢慢抬起瞄准了酒吞的后脑勺。

“挚友!!!!!”茨木喊得撕心裂肺。

而酒吞仿佛听到了他的呐喊,一偏头正巧躲过了利爪的袭击,只是将脸划破一小道口子。
“茨木”变回了原来怪物的模样,他的胳膊弯了个完全相反的角度,用力一撑,把酒吞从他身上掀了下去,随即同酒吞打在一起,怪物力气极大,酒吞应付起来有些吃力,好在怪物不如他灵活,一时之间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刚刚扑了个空的铁爪正想再次偷袭却被突然扑上来的胖猫一口咬住。胖猫将铁爪伸进镜子里,一直盯着外面情况的茨木很快抓住铁爪,趁机钻出了镜子。

怪物分心看了一眼从镜子里出来的茨木,酒吞趁机狠狠揍了他一拳,直让他退到镜子跟前,茨木默契地补上一脚将怪物踢进镜子里,然后同酒吞一起将镜子倒下来压在地上。

将周围所有的重物都压在镜子上两个人才略微松了口气。但重物被抬起又放下的声响告诉他们这个办法管撑不了多久。

胖猫找回钥匙,将他叼到酒吞跟前,酒吞接过钥匙摸了摸猫的脑袋,然后带着茨木跑上了阁楼。他们找到一个大袋子将所有的瓶子装好,又迅速赶往杂物间。

镜子上的重物一件件被抖落,酒茨二人刚进杂物间,怪物就从镜子里爬了出来,并迅速朝他们扑来。

酒吞推着茨木进了走道,拿起锤子用力扔往怪物脸上,怪物停了半秒,酒吞趁机跑进走道关上了门。

两人站在破旧的棉花里松了口气,茨木正要开口说话,门突然震了起来!

“艹!”酒吞骂了一句,不再停留。

那扇木头做的门似乎马上就要经受不住强烈的撞击裂开了,两人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不断前进,可厚厚的棉花给他们带来了莫大的阻碍。

在门被破开的前一秒,二人逃出了走道。

将门锁上后他们才完全放松下来,茨木靠在满是灰尘的木架上长舒一口气,他从未觉得这里的灰尘如此可爱,呼吸稍稍平复了一些后,他下意识去寻找酒吞。

酒吞靠在墙壁上,身上大大小小满是伤口,衣服也破碎的不成样子。

“挚友你怎么样,要不要先坐下来休息?我们待会儿去医院吧!”茨木从身后的杂物中搬出把椅子放到酒吞身边。

“都是些皮外伤,茨木你过来。”

茨木立马窜了过去。

酒吞坐上椅子,一把将茨木拉到自己身上,茨木措不及防一下跨坐在酒吞腿上,他刚想起身酒吞就紧紧将他抱住:“别动,我充会儿电”

“好。”茨木果真一动也不动,任由酒吞将头埋在他胸前,过了一会儿,酒吞的呼吸变得平稳起来,像是睡着了。

茨木也逐渐放松下来,慢慢地靠在了酒吞身上,在狭小的杂物间,这一幕显得尤为温馨。




两个人最终还是一起去了医院,茨木的手恢复的很好,基本不需要再去医院,而酒吞只不过是些小伤口,消个毒就完了,连疤都不会留下。

屋子照着两个人商量好的样子好好装修了一番,只不过某两间房中间的墙被打通了,两张床也扔掉换了一个更大的。胖猫也成功收养了,酒吞给它取名叫鬼葫芦。

至于两个纽扣眼娃娃,同一些不需要东西一起烧掉了,茨木盯着被烧焦的娃娃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挚友,我听说那个怪物最先是通过娃娃观察我们的生活。”

“嗯,怎么了?”

“那……那个怪物第一次见我就亲了我的额头是因为?”

“是因为本大爷每天晚上这么干,不可以?”

“当然可以!”茨木摇摇头,眼睛弯弯的嘴角高高翘起,笑得可甜了。

酒吞忍不住跟着笑了,然后走过去亲了亲他的嘴角,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他除了亲你额头还对你做了什么?”

“没有了!”茨木矢口否认,然后凑到酒吞身边:“挚友在吃醋吗?”

“没错!想起那玩意儿就气的不行,他还做了什么你说”

“给我做饭?”

“那是本大爷做的!”

“给我看你和红叶的新闻”

“都跟你说过了是假的!”

“嗯…他把整个屋子围了个灯带?”

“你要想围随时可以”

“还是算了……白天好难看”

“还有什么?”

“没有了!他什么都比不上挚友!”

“那当然”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拉着手走进了属于他们的别墅。

刻着“酒茨”与两个小人的木牌静静立在别墅门口,透出主人间的亲昵。

评论(14)
热度(108)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