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鬼男友(7)

他好像被一团黑漆漆的东西缠上了,抬脚用力一踢,整个人栽倒在一旁。 
 
茨木的脑袋撞到门上,醒了过来。 
 
他揉着自己被撞疼的位置,看着外面已经全黑的天色目瞪口呆,他居然从上午睡到了晚上! 
 
他双腿发麻,扶着门把手站了起来,但没站稳,一下子倒在门上将门推开了。 
 
那扇通往“平行世界”的门大大敞开着。茨木愣了一下,他以为这扇门只有凌晨才会开启的。活动了一下麻痹的双腿,茨木再次走了进去。 
 
“酒吞”已经坐在餐桌旁等他了,他一天没有吃饭正饿着,“酒吞”递给他一碗汤,看他喝完才给他一碗饭,桌上全是茨木喜欢吃的菜。 
 
“味道怎么样?” 
 
“好吃!和挚友做的一模一样!我跟你说,挚友还会做麻婆豆腐,超好吃的!还有……” 
 
“酒吞”一言不发,静静看着茨木夸他的挚友,茨木像是把“酒吞”当做了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茨木跟“酒吞”讲完才开始好好吃饭,“酒吞”又给他倒了杯水,等他吃完才开口:“茨木,那扇门明天就要关闭了。” 
 
“什么?”茨木诧异地看着“酒吞”。 
 
“门要关了,你以后就不能过来了。所以茨木……你愿意留下吗?只要换上这双纽扣眼睛就足够了,我保证一点都不疼” 
 
茨木赶忙摆手:“不,我要是留在这里挚友怎么办?” 
 
“你对他的那些心意他知道吗?你回来的这些天他有没有见过你?明明没时间同你见面却有时间同红叶约会?” 
 
“我……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你跟我来。”他握住茨木的手腕把他带到镜子面前,镜子居然变得像显示屏一样开始出现画面。 
 
“挚友?!” 
 
酒吞出现在镜子当中,正拿着手机与人说什么,看环境他应该是在办公室。 
 
茨木听不见他的声音,但是能看到他的表情,似乎是对面的人说了些什么,酒吞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过了一会儿酒吞挂断了电话,通话结束,【红叶】两个字停在画面中央。 
 
“茨木,你看啊,他没了你照样过着自己的生活,可我不行,我爱着你,我不能接受没有你的日子,所以留下来吧。” 
 
茨木盯着那对纽扣,慢慢伸出了手。 
 
窗外突然传来一声猫叫。 
 
茨木猛的缩回手:“抱歉,我很难过要同你分开,但我得留在挚友身边,这是我和他一开始就说好的。” 
 
茨木的眼神纯粹而执着,他从来没有将两个酒吞弄混过。 
 
“酒吞”捧着盒子的手攥紧了,他盯着茨木的眼睛往前又走了一步:“留下来吧……” 
 
茨木有种莫名的心慌,总觉得他再这么说下去自己可能会答应下来。他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腰撞到楼梯口的栏杆。 
 
“我、我该上去睡觉了……我很困,晚安” 
茨木说完飞快地跑上了楼,好在身后的人并没有追上来。 
 
茨木关上门才松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将门锁住了。 
 
他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气,他已经不想管什么红叶不红叶了,他只想见酒吞。 
 
睡着了就好,睡着了就能回去了。 
 
茨木在这样的自我催眠中慢慢睡了过去。 
 
 
 
 
酒吞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时间才八点。说来也奇怪,换到茨木办公室以后他的效率高了很多。 
他习惯性地想揉揉茨木娃娃的脑袋,但娃娃在他自己办公室没有带过来只能作罢。 
算了,反正回家可以见到真人,八点多茨木应该还醒着。 
 
“茨木,我回来了。” 
 
酒吞打开门往屋里喊了一声,但期待中兴冲冲跑过来迎接他的茨木并没有出现,屋子里安静得像是没有人。 
 
“茨木?” 
 
难道出门去了?酒吞掏出手机给茨木打了个电话,手机铃声从客厅传来。酒吞走过去,手机在茶几上震动着,但茨木不在。 
 
酒吞在整个房子里转了一圈,终于确认茨木并不在家里。他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突然听到院子那边有动静,他立马赶过去。 
 
原来是那只胖猫,猫不停地挠着玻璃门,酒吞便打开门放它进来。 
 
胖猫一进来就急切的叫唤,往前走了两步看酒吞没有跟上又跑过来用嘴扯他的裤脚。 
 
“要我跟上?” 
 
胖猫像是听得懂酒吞的话似的,点了点头。酒吞有点惊讶,跟在了胖猫身后。 
 
胖猫走到杂物间停下了脚步,用爪子挠了挠门,酒吞意会,将门打开了。 
杂物间灯光昏暗,酒吞意外地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扇门,只不过门里被封住了。 
 
胖猫焦急地转圈,朝着那堵墙不停的叫。 
 
酒吞意识到了什么,蹲下来看着胖猫:“是不是和茨木有关?” 
 
胖猫用力地点头。 
 
“茨木在这墙里面?” 
 
胖猫叫唤了几声,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是说不出来。 
 
酒吞下意识想到机关一类,试图找到打开这堵墙的关键,胖猫一下窜了出去。 
酒吞又找了一会儿,杂物间所有的东西几乎都试过了,但是都没有用。 
 
“喵~”胖猫叼着张卡片回来了,酒吞接过卡片看了一眼,是前屋主的名片。 
 
酒吞脑子里突然闪过前任屋主强调过,让他和茨木不要分开太久。想到这里酒吞拿出手机照着名片上的电话打了过去。 
 
“酒吞先生?” 
 
“你之前叮嘱过的不让我们分开是什么意思!” 
 
“茨木不见了?” 
 
“是” 
 
“我马上过来!” 
 
电话那边听起来非常紧张,酒吞心里一沉,茨木失踪的事恐怕比他想象中更为严重。 
 
 
 
(8)

评论(3)
热度(43)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