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鬼男友(4)

OOC+HE
我来啦ヾ(✿゚▽゚)ノ
========~==========

酒吞将做好的饭菜放进冰箱,意外的发现早上留给茨木的原封不动,只是留的便签条已经被撕掉了。酒吞微微皱眉,难道是不小心把便签弄掉了所以才没吃?

他看了冰箱里的其他食材,少了很多。酒吞这才松了口气,但仍然觉得非常不对劲,将便签条用胶带又固定了一次这才关上冰箱。

茨木的车祸不是意外,调查的资料显示矛头全都指向竞争公司,之前茨木受伤给公司带来的影响太大没有时间收拾他们,这周末的复查茨木没事的话,这些资料就可以给他了,仇由他自己报。

至于现在……只是狠狠踩上几脚泄泄愤,几单生意而已,就当是提前试刀。

酒吞刚发完邮件,电脑的右下角突然弹出一则推送新闻——他和红叶。

酒吞点开看了,为了博眼球只突出他和红叶啊,明明照片里被马赛克覆盖地连衣角都看不到的那个才是红叶一直盯着的对象——安倍晴明。

找晴明的原因很简单,调查当中有些事需要他帮点忙,而红叶则是因为晴明一直躲她所以偷偷跟过来的。

酒吞摇摇头,看来之前红叶说要送的汤也不能直接过去拿了。

他起身上楼准备休息,路过茨木房间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难道是开窍了?所以看到新闻闹脾气才不吃自己做的饭?

想也知道不大可能。





七点半一到茨木就慢慢睁开了眼睛,在医院那段时间他养成了良好的生物钟,根本都用不上闹钟。

他舒舒服服的在床上打了个滚,正想揉眼睛却闻到一股药味儿——是烫伤药!他一下想起了昨晚那个梦,或者说……不是梦?

他一下从床上窜了起来,下楼直奔杂物间。


红色的砖墙密不透风。

茨木挠挠头,好真实的梦境。但这样说来,这药膏只可能是挚友涂的了!

茨木又高兴起来,杂物间的门也忘了关。

吃完早饭后他出去转了一圈,别墅附近环境很好,空气清新也比较安静,而且离公司还近!

茨木有些自豪,这个房子可是他为挚友选的。
除了上一任屋主有些奇怪以外。

“喵~”

一声猫叫声打断了茨木的回忆,茨木抬头看到树上的大猫。
大猫是只白猫,很胖,爪子和牙齿看起来非常锐利,背后的毛是个葫芦的模样。茨木认识它,酒吞刚来这里看房子它在酒吞脚边蹭了好久,对于小动物绝缘体酒吞来说还是挺稀奇的,本来说要收养他,但是后面因为种种原因耽搁了。

“要到我家去吗?”茨木问猫。

大猫走近从树上跳下来,刚想接近茨木,又像是突然感受到了什么,作出一副恐吓的样子,然后飞快地窜进了一旁的灌木丛。

茨木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没多想,转了几圈买了些日用品便回去了。
把酸奶和矿泉水塞进冰箱的时候,茨木一眼就看到饭盒上贴着的便签条——上面写着“记得吃”三个字,是挚友的字迹。

但茨木脑子里却突然冒出梦里那个纽扣酒吞说过的话。他把饭盒打开看了一眼,全是他喜欢吃的。

茨木关上冰箱,从门上看到自己傻乎乎的笑脸,他揉了揉脸但还是忍不住咧开嘴角。

从昨晚到今天幸福的简直像在做梦,这个房子买得太对了!



沉浸在幸福当中的茨木度过了愉快的一天,而另一边酒吞却相当不顺。

他接收到的资料全部都出现了细微的数据问题,问题不大但影响不小,只能慢慢找到这些问题慢慢修改,简直像是受了诅咒。

酒吞长叹一口气,伸手揉了揉电脑旁茨木娃娃的头,看来今晚又要加班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


娃娃那双纽扣做的眼睛朝着酒吞的方向一动不动。

=========TBC=========

(5)

评论(6)
热度(54)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