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鬼男友(1)

OOC+HE
注意事项如下:
1.借梗自电影鬼妈妈(没看过也没关系)
2.酒茨俩都是活的
3.灵异但是不吓人不吓人不吓人
Ps:狗崽那篇让我拖一拖,不小心玛丽苏过头了还在修改😂

=========ACTION========

淡淡的霉味萦绕在长年不见光的杂物间,昏暗的灯光下杂物间的墙壁上大块的霉点犹如从地底冒出的小鬼一般张牙舞爪。

茨木拿着一把小铲子划开了杂物室破旧的壁纸凸起的部分——一扇门。门的样子有些奇怪,透着壁纸能看出中间是个圆形,似乎还有几个小洞,样子像是……纽扣?
茨木试了试门把手,锁住的。

屋里有这么一扇未知的门让人隐隐有些不安,茨木决定打开看看,钥匙有可能在书房。

杂物室外的光线亮得有些刺眼,茨木下意识的想抬起右手挡住光,很快又换了左手。

快一个月了还是有些不习惯。

茨木推开书房门,酒吞的电脑是开着的,他刻意移开视线。翻了翻抽屉,拿出一把钥匙,钥匙头是个纽扣形状,应该没错了。

钥匙转动传来一声轻响,茨木有点紧张,深吸了口气,猛地拉开了门。

墙壁上落下的灰尘让他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他拿手扇了扇,这才看清门后的东西——一堵砖砌的墙。

茨木伸手敲了敲,实心的。他有些扫兴,又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四处看看。杂物间大概是上一任房主忘了收拾,积了一层灰尘,东西摆的杂乱不堪,茨木皱了皱眉,等他好了一定把这儿好好收拾一番,可以弄个架子把这些东西放好。

“吃饭!”

酒吞的声音突然响起,茨木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闹铃。

铃声是他自己录的,他车祸后酒吞的工作负担大了很多,偶尔会来医院看他,有空还会陪他吃个饭,
但医院的饭菜实在让人没有胃口,酒吞在的时候他才稍微能多吃一些。

酒吞每次来他都会偷偷录音,一个人待在医院的日子太闷了,听到酒吞的声音会好许多,如果不是怕被发现他早就开录像了。

茨木点开了手机日历,他和酒吞已经五天没见上面了。

按照原计划,此时别墅应当正在装修,他则在公司替酒吞处理事情,如果不是那场车祸导致截肢……茨木瞟了一眼自己空荡荡的袖管。

半晌,他叹了口气,学葛优一样摊坐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发了会儿呆,然后深吸一口气进了厨房。
饭是一定要吃的,还有必要的锻炼。


“叮咚——”

门铃声突然响起。

挚友回来了?!

茨木立马放下锅铲跑到别墅大门口急切地打开了门。

空无一人。

茨木低头看着自己脚边的快递盒子又叹了口气,单手抱起盒子,用脚带上了门。

他将盒子放在茶几上,用身体压住盒子,拿水果刀划开了快递上的包装。

盒子里静静躺着一个不大的布娃娃,穿着酒吞穿的最多的那套休闲西装,和酒吞一模一样的红色头发,纽扣做成的眼睛,完完全全就是一个Q版的酒吞。

茨木小心地拿起娃娃放在沙发上。就暂时当成挚友吧。
茨木开心之余不免有点小懊恼,前两天他也收到过一个这样的娃娃,不过是照着他自己的模子做的,他随手放在了客厅,之后就不见了,要是还在就可以和这个挚友娃娃放在一起。

茨木把娃娃摆了个酒吞常用的坐姿,给它打开了电视才去厨房继续做饭。

茨木厨艺一般,但好在他也不挑,很快炒好了两个菜,再做个煎蛋就差不多了吧。

“……酒吞……”

茨木刚把火打着,“酒吞”两字就从客厅传了过来,茨木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挚友上电视了!他手中的东西都没放下一下窜了出去。

“大江山公司CEO,年轻帅气多金,据说还是我们红叶的大学同学,若是这俩人恋情坐实我想也是十分般配的一对,日前已经拍到二人三次约会的情景,或许是为了避嫌这三次都有一名友人陪同,但据我们了解这位年轻的CEO在大学曾疯狂的追求过红叶,如此痴情又优秀的男人,红叶,你就嫁了吧。接下来我们看一组……”

照片上的人确实是酒吞和红叶,拍照的狗仔还贴心得给第三个人打了厚厚的码,更是显得二人突出。

酒吞追求红叶这件事久远到仿佛是上辈子的事,猛然被提起茨木才清楚的意识到不过是五年前。那以后酒吞和他专心工作,闯出一个大江山,红叶也过得挺好,当红花旦,时不时能在电视上看见。

五年不算短,但也长不到令酒吞忘记红叶吧。

茨木有些恍惚,丝毫没有注意到为什么打开电视时候的财经频道变成了娱乐频道……

回到厨房锅里的油已经烧的冒烟了,茨木立马将鸡蛋打了进去,但一时疏忽将居然一大块蛋壳掉进了蛋里,他直接伸手想拿走那块蛋壳,但烧了半天的锅温度可想而知。

打开水龙头冲了一下水,食指很快就鼓了起来,手背也被溅起的热油烫出了几个小泡。

别墅已经买了一个多月,原本留出来准备装修的时间都耗在了医院,除了定好的必备家具,其他很多东西没准备,烫伤膏自然也是没有的。

大拇指一阵阵的疼,摸起来硬邦邦的像一块老茧,好在不是什么不能忍受的疼痛。他乘起锅里的蛋放进盘子里,营养餐的最后一样便好了。

蛋焦了一大半,难吃,米饭不够软,难吃,小白菜盐多了,难吃。

太难吃了。

茨木没了胃口,刚想倒掉,医生突然从脑袋里冒了出来:“不好好吃饭好不了的哦”

茨木甩甩头将医生甩出去,努力咽了口口水囫囵将饭塞进嘴里,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了这顿饭。


=========TBC==========


(2)

评论(11)
热度(78)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