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酒茨】《夺丁记》(一发完)

93/100
如果有一天酒吞没有丁丁。

终于写完了,比心心❤

====================

酒吞看着埋首在他胯间的茨木心情十分复杂。


他现在非常想把茨木按在地上狠狠操一顿。


但是他不能。


原因有二:


 1.他不能动。


2.他(暂时!)没有丁丁。




酒吞并非传说中的那个妖怪酒吞童子,但也有些关系——YYS公司出品,全球限量正版仿真酒吞童子素体。

但也不过是个素体,任人摆布丁丁还可拆卸的那种。

买走酒吞的是个女孩子,叫欧祺,没什么钱但是运气极好,抢到了他和一个白毛素体。

白毛素体便是开头提到的茨木,全称是茨木童子,同样是传说中的大妖的仿真素体。

酒吞刚开始还有些不明白,只不过是画画用的素体罢了,为什么这人要买两个体格差不多的男性素体。

直到他们第一次被使用——她把茨木脱光摆了一个扶墙的姿势,然后让酒吞站在茨木身后扶住他的腰,衣衫完好解开裤链,一个顶胯的姿势贴在茨木的臀部。

酒吞当场黑了脸。

可黑脸也不会有人发现,毕竟素体是没有表情的。

唯一让他有些许安慰的是,好歹他在上面。

茨木的素体做的非常逼真,如果不是没有丝毫温度,他都要以为紧贴着的这个是活的,女孩把他的手放到茨木腰上的时候连带着按了一下,很有弹性,似乎也很光滑,让人忍不住想摸上一把。

要是可以自由活动了一定摸个够。酒吞想。


能拥有自我意识的酒吞自然不是一个普通素体,从他有意识的那一刻起他便能感受到身体里所蕴藏的强大力量,但那时他的状态不算好,为了避免更糟的情况出现他选择了静养。

潜意识告诉他一旦将妖力作用在这素体上他就无法再次变回素体,素体是他的承载体,素体缺少什么,他变成人身上就会缺什么。

也就是说,如果他现在控制素体移动,他就会变成一名无丁人士。

他的丁丁从买回来那天起就被放在盒子里没有动过!!

虽然他和茨木的几乎摆的都是啪啪啪的姿势,但茨木再怎么仿真也只是个素体,又不可能真的插进去!
所以酒吞从被买回来到现在,只在开盒的时候见过自己的丁丁一次。

可恶!!!

酒吞在生气的这会儿已经被拨弄着换了个姿势——茨木坐在他身上,单手扶着他的肩,一个凑过来要吻他的动作。

茨木长得好,凑近看更是好看,虽然出厂的时候固定表情带着些高傲与狂妄,但酒吞怎么看怎么觉得透着几分傻气。

茨木的脸上有一层潮红,仿佛真的陷在某种情欲之中。但这潮红不是自带的,而是被画上去的。那一刻,酒吞不由得想起被人摁着脸画了一天眉毛的恐惧。

果然还是该把茨木操一顿吧。


(2)

酒吞的力量恢复得很好,离他能控制自己身体的日子越来越近,同时他也越来越烦。能控制身体又怎么样,他不敢动。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此刻的酒吞一手摸在茨木的腰侧,另一只手则按在他的胸口。
茨木在他身下面色潮红,额头满是细密的水珠,蓬松柔软的白发铺开在床上,白色浴衣前襟大开露出大片胸膛,浴衣下摆堪堪遮住立起来的部位,顶出一个白色小帐篷。他的手有些无力地垂在床沿,修长的双腿却紧紧的缠在酒吞腰上。

酒吞咬牙切齿地压下心里的冲动,自己远在盒子里的丁丁估计都要硬爆了!

好在他们身边还有个人——欧祺一手手机一手喷壶,拍一会儿就停下来往他和茨木身上喷水,甚至还特别贴心的在茨木撑起来的小帐篷上点了滴水……

……等他的丁丁装回来!!

酒吞深吸一口气,逼迫自己想点其他的。

他很久没有这么冲动了,天天对着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内核的素体发情。

这也是酒吞最担心的问题。茨木……很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素体,如果不是的话老早就可以活动了吧,毕竟他的丁丁在他身上的时间比不在的多。

如果说茨木缺什么的话,也有,一截手臂。

作为画图参考用的素体,茨木出厂时自然不像传说中的茨木童子一般缺少手臂。那条手臂是被一个熊孩子切掉的。

酒吞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女孩子的妈妈将茨木当做玩具递给一个小男孩……茨木回来的时候右臂已经没有了,小男孩似乎还没玩够,拿起小刀又对准了茨木的脖子。

酒吞拼了命的想要控制素体可是没能成功,千钧一发之际女孩回到房间救下了茨木。酒吞松了口气,而因为强行调用力量他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来调养。

酒吞的目光慢慢从茨木缺少的一截手臂上收回来,那一刀横在茨木脖子上的感觉令他现在都会感到后怕,那以后他更是潜心研究身体里的力量以求用最快的方式控制它。

若是那件事发生在现在……

嗯,那就拔了茨木的丁丁做一对无丁人士吧。


(3)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个晚上。

女孩养的小仓鼠又一次从笼子里跑了出来,左闻闻右嗅嗅,顺着几件衣服爬上了桌子,直奔茨木的方向。

酒吞下意识喝了一声“停下!”,喊完才反应过来他没有实体仓鼠听不到。
但仓鼠居然就这么硬生生停在了茨木脚边。

难道?

酒吞盯着仓鼠,试着让仓鼠转个圈,小仓鼠真的扭着自己圆滚滚的身体转了个圈。

酒吞突然看到了希望!

丁丁就装在他们身旁装戒指的一个小盒子里,但柜子深处没什么光线酒吞也不太好分辨,只好让小仓鼠把盒子推到他面前。

小仓鼠咬着边沿打开了盒子,酒吞那根形状可观的丁丁静静地躺在绒布上。

酒吞凝视着盒子边沿留下的仓鼠齿痕,沉默了许久最终放弃了让仓鼠帮他装上丁丁的想法。

废话他的丁丁可是有用的!这么一咬还要不要了!!


不过能控制小仓鼠这一点倒是让他有了别的主意。


酒吞所在的书桌上摆放着一台笔记本,常年不关机,是欧祺画稿用的,平时编辑的稿子要求她都会存在桌面。

酒吞控制着小仓鼠跳上键盘激活了笔记本,桌面最新的记事本便是稿子的大致设定。

在酒吞的控制下小仓鼠灵活的摆动起圆滚滚的身躯在键盘上打字,在稿子中间加了一行【2.受替攻口】,加完更是把交稿日期给她提前了五天。

做完这一切酒吞松了口气,控制着小仓鼠回了笼子。

接下来只用等欧祺画这张稿了。


(4)

酒吞一整天没有心思去管他身上的还没完全吸收的力量,而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等欧祺画稿。

欧祺也像是十分配合的起了个大早,她迷迷瞪瞪打开电脑扫了一眼记事本,看到交稿日期瞬间吓清醒了,一手酒吞一手茨木摆好开始画图。

酒吞的胳膊圈住茨木的脖子,手把他的脸掰往自己的方向,两人的脸凑的很近但还隔着一小段距离,是个点烟的动作。
酒吞难得的没有将注意力全部放在茨木身上而是有些紧张地等待欧祺画第二张稿。可是似乎人越急越会事与愿违,欧祺的第一稿草稿怎么都不满意,不停的在修改。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缕阳光从没拉严的遮光帘缝隙射进来,不偏不倚正好斜照在茨木身上,为他周身渡上一层柔光,而与之相对的则是几乎全身处在阴影之中的酒吞,他浑身上下只有凑近茨木的脸部与手臂处在亮处。

欧祺删掉又一张不满意的构图,懊恼地把自己的头发揉成一团。她抬眼看向处于光影之中的酒茨二人,呆愣了半秒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感觉对了!避免阳光移位她急匆匆地掏出手机各个角度拍了许多张,拍够挑了张最满意的对着画图去了。

酒吞却没太注意欧祺那边的动静。因为阳光下的茨木太过于像拥有生命,金色的眼睛清明透亮,酒吞甚至能在其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也许他真的这么好运气?也罢,哪怕茨木真的是个普通的素体他也要让他能拥有自己的意识!

不知道他们对视了多久,欧祺的手伸突然伸了过来。

来了!

酒吞心中一紧,成败在此一举!

欧祺把酒吞的裤子往下扯了一点。

酒吞开始屏息。

她又拿来一个小沙发让酒吞坐了上去。

酒吞死死盯着他身边的那个小盒子。

然后。

欧祺拔下茨木的丁丁装在了酒吞身上。

……



吾!酒吞童子!诅咒你们这些喜欢偷懒的人类!!!



(5)

有时候对一件事不再迫切的想要成功,也许突然就会达成。

酒吞就是如此。

他都做好了调养身心等着过段期间再改欧祺稿子的准备了。

万万没想到欧祺居然由于提前交稿太兴奋居然一时兴起给他和茨木摆了一个互撸的姿势。

也就是说…他的丁丁现在!此刻!NOW!正在自己身上!!!

酒吞稍稍等了一阵让欧祺画完草稿,时候差不多了便操控着小仓鼠越狱。

小仓鼠飞快的从欧祺脚边窜了过去, 她立马扔下笔追着它出了房间。

酒吞深吸一口气,试着掌控这具身体。整个过程十分顺利,不到30秒的时间这具躯体从头到脚由合成材料变为了有血有肉也有丁丁的,酒吞的身体。
他终于可以自由地触碰茨木!酒吞走到茨木身前用力拥抱了他。可再怎么仿真的材料毕竟不是真正的皮肤,冰凉的触感提醒着酒吞这一现实,他需要尽快吸收自己的力量带茨木离开这里。

酒吞试着隔空抬起茨木,但刚刚让他离开地面便产生一种凝滞感迫使他停下来。
他的力量太过强大,这具身体还需要时间吸收。

酒吞有些遗憾,他穿好裤子又从欧祺准备的一堆衣服中扯了两件衣服,给自己和茨木穿戴整齐后将他搬到了平时站着的地方,自己也在他身边站好,站定后便停下了对小仓鼠的控制。

没一会儿欧祺便捧着小仓鼠回房了,她有些疑惑地打量了一会儿酒吞和茨木,又把仓鼠放回笼子继续画图去了。

酒吞松了口气,他不能自如使用力量的时候能不被发现自然更好。


深夜,酒吞正站着闭目养神,窗外突然有些动静,酒吞警觉的睁开眼,一只小巧的纸鹤从窗缝中飘了进来飞往酒吞的方向,然后稳稳地停在了半空中。

酒吞伸出一只手,纸鹤便停在他的手上,他拆开了纸鹤,上面有几行字:

『跟着纸鹤,你能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我们可以提供安全的居所。
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酒吞看着这个名字,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他要去会会这个安倍晴明!

酒吞的力量吸收的不算太快,但自保绰绰有余,他将那张叠千纸鹤的纸翻来覆去看了一天,最终决定在深夜去找一趟安倍晴明,若是能把事情弄清楚便带着茨木离开,若是不安全他也有把握能全身而退。

酒吞将纸鹤又叠了回去,叠好的纸鹤瞬间腾空飞到酒吞面前给他引路。

刚走两步身后传来一声“挚友!”

酒吞脚下一滑,从桌上摔了下去。



(6)

酒吞坐在沙发上看着茨木,突如其来的惊喜砸得他的脑袋有点蒙,不过略有些遗憾的是茨木并没有完全恢复——他只是嘴巴能动了。

“其他部分都不能控制?”

“嗯,因为挚友要离开了我怕我找不到挚友只好强行突破,结果就……这样了。”

“能不能恢复?”

“能的挚友!不过可能还要些时日…挚友要是先行离开会回来找我吗?”

“不必了,等你恢复了一起走。”

“嗯!”

“你什么时候有意识的?”

“从成型的时候就有了!”茨木一眨不眨的看着酒吞,当然也有他还没能控制眼睛的原因。

“到这以来发生的事情都记不记得”

“自然!挚友的一切事物我都记得!”

“咳,那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酒吞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极有自信的,但也忍不住有些紧张。

“愿意!挚友去哪我就去哪!”

“不是这个在一起,我是指,咳,会把之前我们摆的所有姿势都做一次的那种,明不明白?”

“我…”茨木顿了一下声音,酒吞微微坐直了些。

“我们的时间还有很长!挚友你想做什么姿势都、都可以!!”

茨木话说的坚定,中间的结巴却暴露了他的紧张与些许羞涩。

酒吞有些想笑,但更多的则是与茨木心意相通的放松,仿佛浑身的力量都已经畅通自如。

酒吞站起身走到茨木身前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那你可要快点恢复”

“嗯!!”

不对劲!酒吞急忙转身,这才发现一副庞大的身躯隐藏在黑暗中,她的眼睛似乎能放射出奇异的视线——是欧祺!

大意了!之前茨木给他的惊喜太大一时忽略了周围!酒吞将不能动弹的茨木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欧祺。

“我我我没有恶意,只是你们讲话的声音有点大……”欧祺慌忙解释,“还有那个…我买回来的居然真的是一对,有,有点兴奋哈”

酒吞能感受到这个小姑娘确实没有恶意,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些。

“我,我能不能问个问题?”欧祺小声地问。

“说”

“你们会离开这里吗?”

“会”

“那个……离开之前能不能让我多拍几张,为了买你们俩我的芝麻草呗分期了一年多,拜托了!”

酒吞微微思索了一番,也不是不行,欧祺年纪不大但知道的体位可不少。

“穿着衣服的”

“没问题没问题没问题!”




茨木恢复的速度不算慢,很快整个头部便能自由活动了,酒吞很满意但很快也有了新的烦恼——茨木的话太!多!了!
他居然能从身材样貌一直夸到酒吞刚剪掉的一小截指甲!
酒吞不是没有让茨木闭嘴安静的专心修养,可茨木安静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开始夸,酒吞再让他闭嘴,他就小声嘟囔,声音里带着点委屈:“可是挚友真的很好…”
酒吞便拿他没辙了。



这天酒吞正在吸收身体里的力量,正在紧要关头茨木突然夸了一句,酒吞突然梗了一下中断了。

茨木这才意识到自己打断了酒吞,很有些自责的低下头不说话了,酒吞看他这样也没了脾气,走过去狠狠亲了他一口:“你还不如先恢复下面,看我怎么让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隔天酒吞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茨木有些懊恼地盯着自己的下身,感觉到酒吞靠近才微微抬头,带着些做任务失败的沮丧情绪。

“挚友…”

“说”

“我…我昨晚试着先恢复后面,但是失败了,恢复成了前面”

酒吞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有些无奈,但是对着一个把他随口的一句话都当成圣旨的茨木,谁又能不心软呢?他走过去将茨木抱在怀里,一下下摸着他的头发:

“茨木,我更希望你能尽快的恢复全身而不是只有这一个地方,我想要的是一个能与我互动的完整的茨木,而不是供我发泄的物件,你明白吗?”

“嗯。”茨木的声音瓮声瓮气地传来,他用力的蹭了蹭酒吞的胸,像是想把自己直接埋进酒吞心里。


这以后茨木的劲头足了不少,恢复的速度也更快了。酒吞也是如此。

茨木全身恢复那天欧祺全家人都在外旅游,酒吞没了顾忌,拉着茨木将二人还是素体时的体位一个个尝试,可惜茨木才刚恢复,做了一天累的眼皮都睁不开沉沉的睡过去了。

酒吞恢复成正常体型,拿小被子把茨木裹好,然后捧起他,跟着纸鹤前往安倍晴明的居所。

(7)

安倍晴明是个像狐狸一样的男人,这样的人说的话通常都不太可信,但他却给酒吞一种值得信任的感觉。

他没说太多废话,简单介绍完自己便递给酒吞一份古卷。

酒吞很快看完,随手将古卷碾成了粉末。

安倍晴明看着被风吹的几乎连渣都不剩的古卷粉末痛心疾首:“这个很贵的!”

酒吞没理他,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就是那个以前被砍头的那个酒吞童子?茨木也是那个茨木?”

安倍晴明抹掉眼角的泪:“对,当年茨木找我帮忙,他耗费的妖力太多所以恢复的也比你慢的多。”

“嗯”

“话说你把古卷毁了…不打算告诉茨木了?”

“没必要,我现在在他身边足够了”

“也是,我已经帮你们安排好了身份与居所,不过有那么点小条件”

“说”

“就是帮忙接几个任务打打架对付下小妖怪之类的,还有遵守一下妖怪在现代的生存规则就好了”

“你是说做你的式神?”

“也不是,我们不签订任何契约,除去生存规则你与茨木都是自由的,当然你们要是愿意做我的式神我自然十分欢迎”

“式神就不必了,其他的我们会遵守”

“好的,这是你们的房间钥匙和手机,地址跟着手机导航走就好”

“多谢”

“不必不必,你们这种大妖能不惹事对我就是最大的感谢了,一路走好,常来玩啊”

“……会的”


酒吞带着茨木跟着导航,走向他们未来将要生活的地方。

新的生活即将开始。





番外一《芝麻》

茨木在没有完全恢复的时候,有一个极其讨厌的对象——小仓鼠芝麻。

芝麻越狱是常有的事,欧祺自从知道酒吞能控制芝麻就将照顾芝麻的重任分了一半给酒吞,让他帮忙看着些。

于酒吞而言这不过是举手之劳,随口答应了。

此后茨木便经常能看到酒吞坐在沙发上,腿上趴着只像猫那么大的胖仓鼠,酒吞居然还有一搭没一搭地给它顺毛!还拿饼干逗它!还喂它喝水!

酒吞还带着它在房间四处散步!有时候还让它睡在身边!

酒吞都没有这样摸过他!都没给他喂过东西吃!都没和他一起散步一起睡觉!

茨木心里泛酸丝毫不考虑这一切是因为他不能吃不能走不能动的原因。总之他不开心了!生气了!有小情绪了!

茨木生气的表现在于他一整天都没有夸酒吞,可这一整天下来酒吞倒是没什么,茨木自己却憋的难受。

酒吞带着芝麻溜达了一圈把它送回了笼子。

虽然难得落了个清静,但茨木的情绪他也不是没注意到,他有些好奇茨木的反应。

酒吞没说话,故意从茨木面前经过。

“挚友…”

茨木果然还是忍不住了,叫住了酒吞。

酒吞在他身边坐下。

“怎么了?”

“我的头发摸起来也很舒服,我也可以趴在挚友的腿上给你摸头发,我也会一动不动很乖的吃挚友喂的东西,我,我也可以陪挚友散步!挚友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我还可以和挚友一起睡觉!挚友想怎么抱都可以!”茨木越说越激动,说完又小声抱怨了一句:“挚友对那只仓鼠太好了,我都想变成仓鼠了。”

酒吞听得好笑,又觉得这样的茨木可爱到不行,他揉了揉茨木的头发:“茨木,你是我的恋人,仓鼠是宠物,这两种感情是不一样的,作为恋人你可以同我做许多事,包括你刚刚说的所有,但恋人能做的一些事宠物是完成不了的,比如这样”

酒吞凑上去同茨木接了个吻,茨木的脸颊有点泛红,酒吞又问:“你现在还想做仓鼠吗?”

茨木飞快地摇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酒吞:“我要做恋人!”

“那你得赶紧恢复才行”

“嗯!”



番外二《欧祺》

安倍晴明给欧祺那边也做了善后处理,将YYS素体的钱尽数推给了欧祺,甚至答应让她在新出的素体中挑选自己喜爱的带走。

欧祺白赚一笔,痛快地答应了不把这件事说出去。

酒吞茨木与欧祺仍然还有着些联系,偶尔还会去她家看看芝麻,芝麻似乎很喜欢茨木,茨木将手放到它身边他就会往上窜,茨木看着手心里小小的一团不由得想起当时看起来它大的像猫的样子,轻声感慨了一句:“好小”

“是谁这么点小家伙的醋都吃”

茨木有点不好意思,但又理直气壮:“挚友什么醋我都会吃的!”

欧祺缩在门口看着二人的互动,心满意足的吃下这一大盆狗粮。

酒吞将欧祺手机中的照片全部拷贝了一份,并且不顾他的央求并将她原件中尺度大的删了个干净。

酒茨二人离开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一丝微弱的妖力波动,二人齐齐看向欧祺桌上新要来的名为“荒”的素体。

“怎么了?”欧祺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

“没什么,突然明白你为什么叫欧祺了。”二人没再多说,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欧祺:???



=========END=========


欧气什么的,不存在的。

——来自亚非地区的球。

评论(24)
热度(251)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