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班长是gay还喜欢我怎么办!(4)

OOC
本章含一丢丢酒茨和青夜哦~
(3)
=========(〃艸〃)=========
早上七点多的太行山上笼着一层薄薄的雾,温度也有些偏低,但这丝毫不影响大学生们登山的热情。吃过早饭后在晴明博雅等几位老师的组织下大学生们陆续坐上大巴前往太行山。

妖狐上车后才发现,他们班的车除了他和大天狗,其他的全部都是女生,而在她们的特别关照下,空出来的两个位置是连着的。

妖狐放弃挣扎,径直走到靠窗的位置上坐下,大天狗跟着坐在他身边。

一坐下大天狗就拿出感冒药,兑好水后递给了妖狐。妖狐闻着那股难闻的药味儿皱着眉头,带着点讨好地问大天狗:

“我可以不喝药吗?你看我披着你的大衣冻不着的…那个药片我喝!冲剂就算了吧…”

“如果你想接下来的几天都躺在床上的话”

难得出来玩怎么可以把时间浪费在床上!妖狐憋着气一次性把药灌了下去,又接过大天狗递过来的温开水灌了好几杯,感觉到没有药味儿之后才长舒一口气。

妖狐喝完水一抬头就被吓了一跳,周围的女生们齐刷刷盯着他和大天狗,眼睛里都要放出光来了!妖狐稍稍想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是大天狗刚刚那句。

如果眼睛能发弹幕的话,他和大天狗应该已经被挡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了。他努力无视掉那些视线,扭头看向窗外,好在女生们也没看太久,很快就转回去一脸兴奋地讨论了起来。

妖狐松了口气,转过头来看了眼大天狗,他有些好奇大天狗的反应。大天狗并没在意,而是拿着手机像在看什么,不过很快就收了起来,他单手揉了揉太阳穴,像是有点累的样子。

妖狐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微微抬高朝着大天狗一侧的肩膀,大天狗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从背包里拿出一个U型枕戴上,开始闭目养神。

这走向,和想象中,不太一样啊??妖狐转头捂住了脸,他刚刚居然还有点小期待…


大巴沿着平坦的大路一路行驶到太行山脚下,之后的便是盘山公路了,车速一下子慢了很多,让人昏昏欲睡。妖狐看了眼窗外距离极近的山,又看了看各自自拍的女生们,便学着大天狗戴上U型枕也开始闭目养神。

不知不觉又睡了一觉,妖狐伸了个懒腰跟着大天狗一起下了车。
车子停在半山腰,一边是公路,另一边则是游客们登山的山路,在晴明宣布午饭是在山顶吃以后,脾气急躁的几个同学就兴冲冲的开始登山。

虽说是出来写生,但基本上可以说是集体旅游,大家的状态都很放松,有说有笑。妖狐慢悠悠地走在人群后面,他可不想像前面几个比赛一样往前冲,既然是出来旅游当然要好好看看景色。

大天狗和他一样不紧不慢的走在后面,妖狐挺想离他远一点的,毕竟这家伙给人影响实在是有些可怕……但是大天狗从昨天照顾他到今天,现在跑了总有种用完就扔的罪恶感,不过好在他们俩也不算是单独相处,前面人不少,后面还有一个莹草。

妖狐回头看了眼莹草手里那个看起来就重量不轻的大炮暗暗咋舌,不愧是草爸爸,拎相机像拎小鸡。妖狐自己除了手机什么都没拿,他的水壶和药在大天狗的背包里,轻装简行不能更美好,有大天狗在实在是太好了!

他们走的很慢,没多久就只剩他们三个远远的落在后面。莹草一路上精神都很充沛,走到一块树木比较多的地方说是要记录花草,让大天狗和妖狐先走,自己随后跟上。

他们开始还不放心,即使这时候除了他们基本没有旅客,安全也可能存在隐患,但当莹草掰断地上的一根婴儿手臂粗细的树枝之后,妖狐开始担心要是有人对莹草图谋不轨会不会弄出人命了。

走过一大片山路,接下来的就是真正的“山路”了,准确的来说,是依山而建的栈道,栈道的一边靠山,另一边则是深深的山沟。妖狐并不恐高,走在狭窄的栈道上还能扶着木头栏杆看一看下面的景色。

他慢悠悠地向前走了一段才注意到身后没有一点声音,回头一看发现大天狗停在栈道开始的地方并没有跟上来。

妖狐走回去有点担心的看着大天狗,恐高的人要是站在高处会十分焦虑,有的甚至会头晕眼花直接摔下去。

“你恐高吗?”

“不是…”大天狗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有时候看到这样的高处…总是觉得我会飞”

“噗,你是说会有种想跳下去的感觉吗?”

“…嗯”

妖狐有些哭笑不得,这个症状还真不算是恐高,但是大天狗这个状态,会不会真的跳下去他还真的是心里没底。他想了想,抓住了大天狗的手腕。

“跟着我走,别老想着飞升”

大天狗微微抽出手腕,握住了妖狐的手,妖狐没有挣开。只不过是因为现在松手大天狗的安全难以保障罢了!妖狐给自己找了个不松手的理由,虽然这个理由并不能解释他耳朵为什么充血。

栈道看上去很长,但走起来却感觉挺短的, 很快便到了栈道尽头,妖狐松开手,大天狗却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了,然后加快脚步拉着他往前走。

妖狐努力催眠自己,大丈夫不拘小节,牵个手也不代表他弯了对不对?嗯,对。

再往上走没有多远就是山顶了,远远的已经能看到不少人,妖狐挣开和大天狗牵着的手,朝某个穿着暴露的人跑了过去。

“你过来干什么”夜叉臭着一张脸看着妖狐。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如果你是过来秀恩爱的,那就有多远滚多远,本大爷现在烦得很”
这次写生青坊主老师跟随设计班去了深圳,夜叉的心情自然称不上好。

“我能秀什么恩爱”

“哟,刚刚谁跟大天狗手拉手来着?你们俩昨晚不还大战八百回合吗?”

“胡说八道!大战什么鬼!”

“你不知道?今天你一出来班群就炸了,男朋友风衣可了不得哦”

“那只是我没带厚衣服!再说了,我和大天狗又没有在一起”

“哈?”夜叉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妖狐,“你觉得我会信吗?”

“……我是直的!”

“你直还每天撩人家?直还打听大天狗的好恶?直你刚刚跟他还牵着手?”

“我…那不是为了卖腐吗”

“得了吧,我跟你大学住了三年,除了大天狗你撩的对象哪个超过两星期?你之前撩人家小姑娘的时候有这么认真打听过人家的喜好吗?哪次大天狗身边有妹子你不是第一个上去搅和的?你再想想,如果刚刚牵着你的人是酒吞,你是个什么感觉?”

“关酒吞什么事?”

“因为本大爷现在特讨厌他”

妖狐把和自己牵手的人代入夜叉想了想,不自在地抖了抖。

“懂了吧?”

“所以…我就这么…弯了?”

“……你早就弯了”

“不行我不能弯!我弯了小姐姐们怎么办!”
妖狐晃了晃脑袋,像是想把刚刚听到的全都甩出去。

“相信我,她们会很开心的。”

“……”

妖狐的表情有些纠结,过了半晌又开口问道:“我真的喜欢大天狗吗?”

“真的”

“真的吗?”

“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你烦不烦!”

“那大天狗喜欢我吗?”妖狐又开始纠结。

……也不知道是谁说怀疑大天狗暗恋自己多年。夜叉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智商已经明显为负的妖狐,突然计上心头。

“你不就是想知道他喜不喜欢你,本大爷教你啊”

“说!”

“你试试勾引他”

“什么鬼!?你是不是在耍我?”

“没耍你,我当初就是这么追到青坊主的,你想想,青坊主平时那么冷静的人,还是个老师,要不是喜欢我我能勾引到吗?你再看看大天狗,他不是一直对你挺好的吗,你一试保准出效果”

“…真的吗?”

“真的!”

“你的表情告诉我不应该相信你。”

“信不信随你咯”夜叉说完转身就走,走了没多远收到一条消息。

【信你一次
——From臭狐狸】

夜叉还没收起手机,青坊主的电话打了过来。

“什么事心情这么好?”

“刚刚骗妖狐去勾引大天狗,那个蠢狐狸真的信了哈哈哈哈”

“不生气了?”

“生气!一码归一码!你和酒吞都知道设计班和美术学写生可以申请交换!茨木一个设计班的都跑到美学来了!”

“茨木是在设计这边请假,自费去陪酒吞的,不是学校同意的交换”

“那我也可以请假过去陪你!”

“在山里写生环境要好很多,记得好好画,我回来要检查”

“喂!”

“等我回来陪你出去旅游,就我们两个人”

“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


=========TBC==========
(5)
拉过手了,四舍五入等于…


且看且珍惜…我存稿没了…

评论(12)
热度(94)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