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我想做你男朋友(8)

OOC HE
换个翅膀一样的分割线2333333

(7)

▂▃▄▅▆▇█▇▆▄▂✧▂▄▆▇█▇▆▅▄▃▂

妖狐又回到刚失恋那段时间无精打采只想摊在房间的日子。

但这次阴阳师没有放任他继续这么悠闲下去,而是美其名曰放松心情把他扔进了式神委派的队伍里。

不过这倒是个发泄情绪的好机会,妖狐便随阴阳师安排了。

散散心其实挺好的,但每次回去小奶狗都要眼巴巴的在院子里等着他,阴阳师便以此为由将妖狐委派的时间安排在了晚上。

在晚上出去委派一般都会直接在野外露宿,不过大家都是妖,这点小问题根本不算什么。只是妖狐第一次夜里出委派,就碰上了同路的大天狗。

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同路的,大天狗的是六星任务,先行出发,他的任务是五星,由于六星任务难度大,速度慢些,到后面他们才碰上。

妖狐尽力使自己离大天狗远远的,大天狗本来想到他身边来,但看到他明显拒绝的态度便不再靠近,但目光却基本没有离开妖狐。

众人一边做任务一边前行,但一处宽敞的地方便停下休息。一向安静的大天狗提出由他来守夜,其他人也都没有异议。

大天狗飞到树梢上坐下,眼睛不自觉就去寻找树下的妖狐,这一次和妖狐一起出来的都是女孩子,妖狐在偏外围的地方睡着。似乎是感受到大天狗的视线,本来朝大天狗一侧侧躺的妖狐翻了个身,大天狗收回目光,看向天上的一轮圆月。

和妖狐在屋顶喝酒的那天一样圆。他那时候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来看这月亮?

众人很快安静下来,渐渐进入梦乡,不久就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与草间的虫鸣。

大天狗悄无声息地落到妖狐身边坐下,静静地看着他,妖狐面具的绳子松开了,几乎快要从他脸上滑落下来,大天狗轻轻拿开了面具。

妖狐睡得并不安稳,眉头微微蹙起,身体也蜷缩起来,就像一只孤独的小兽。

大天狗突然一下很想吻他,没来由的。

他俯下身慢慢靠近了妖狐,他能感受到他的心跳正在加速,周围的一切他仿佛都已经感知不到了,他的眼里只能看到妖狐。

他离妖狐越来越近了,几乎下一秒就可以碰到妖狐,可这时候妖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微微动了动,大天狗一下子紧张起来,他害怕被妖狐推开。
幸好,妖狐并没有醒来,大天狗如愿以偿吻上了他的嘴角。

嘴唇触碰到妖狐脸庞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一时之间他有些不愿离开,他甚至想加深这个吻,可又怕惊醒妖狐。

大天狗慢慢起身结束了这个吻,可又忍不住再次吻了上去。

但妖狐这次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眼睛似乎就要睁开,大天狗稍稍坐起身,有些忐忑地看着妖狐。

妖狐伸了个小小的懒腰,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他睡眼朦胧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大天狗,伸出一只手掐了掐他的脸蛋,用带着一些鼻音的声音说:“快点睡”

大天狗楞了一瞬,对妖狐的反应有些措手不及,但他很快反应过来,看妖狐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看着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妖狐眯着的眼睛慢慢睁大,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大天狗便又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额头,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睡吧”,说罢便展开一边的翅膀盖在了妖狐身上

或许是大天狗的这句话有催眠的效用,也或许是翅膀太过舒适,妖狐很快再次睡了过去。


第二天妖狐是被叫醒的,他心满意足得伸了个懒腰。昨晚是他这些天来睡得最好的一晚,难不成自己有什么受虐体质,非要这么风餐露宿才睡得好不成?

妖狐活动了一下身子,一手撑地正准备起身,却感觉按到了什么东西,他低头看去,是一根黑色的羽毛。

是大天狗的羽毛。

妖狐突然想起昨天做的梦,他梦到小家伙不睡觉,他捏了一把小家伙的脸,结果小家伙突然变成了大天狗,这个大天狗还笑着亲了他的额头。

妖狐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抬眼看向大天狗。

大天狗看起来有些疲累,正靠着一棵树闭目养神,像是感受到妖狐的视线,他睁眼看向了妖狐。

妖狐迅速转过头看其他地方,手却紧紧地握住了那根羽毛。


*☼*―――――*☼*―TBC―*☼*―――――*☼*
(9)
输入法自带分割线好好玩233333333

评论(10)
热度(103)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