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我想做你男朋友(4)

OOC   HE
我错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3)
=======(T▽T)=======

大天狗再见到妖狐是在第二天协战的时候,妖狐安静的走在队伍的末尾,手里牵着那个才一丁点大的幼年大天狗。

妖狐仍然戴着面具,好像自从他问了那个问题起,他的面具就没有拿下来过。

他盯着妖狐,可妖狐只扫了他一眼便转过头去,没有再看他的意思。

不该是这样的,妖狐从前一向是最爱看他的,哪怕与他刻意保持距离的那段时间,妖狐的眼睛也总会不由自主的看向他。

式神列队,大天狗下意识的给妖狐让出左手边的站位,妖狐楞了一下,小声说了句谢谢,便牵着那只小奶狗坐到了观战席上。
大天狗看着他左手站位上的姑获鸟,轻轻甩了甩头,他还不能习惯有妖狐的时候妖狐不站在他身边。


都已经这么多天不见了,妖狐以为自己见到大天狗的时候,起码能维持表面上的平静,也许还能像普通朋友一样打声招呼。

但当他见到大天狗的时候才明白,自己想的太简单了,他用力握紧了扇子才克制住身体的僵硬,甚至有几步路是小家伙在拉着他往前走。

他不敢看大天狗,但大天狗似乎在盯着他,他侧过头和身旁的姑获鸟说话,目光看似不经意地扫过对面的大天狗。
大天狗真的在看他!这个认知让他的脑袋有一瞬间的混乱,自己也不知道在和姑获鸟说什么,好在姑获鸟理解他现在的感受,没有多说,只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妖狐坐到观战席上才放松下来,好歹今天开口说了声谢谢,是个好开头,等他可以坦然面对大天狗的一天,就可以放下了。

小奶狗在妖狐旁边安静的坐着,小口小口地吃着妖狐做的和果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战场,妖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盯着的是正在战斗的大天狗,妖狐摸了摸他的头:“你以后也会和他一样厉害的”
“嗯!”
小家伙没看多久就有些累了,妖狐便放下尾巴,让他趴在上面,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给他讲故事。
小家伙被他的故事逗得直笑,笑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大天狗整场战斗的注意力都在观战席,看着小奶狗趴上妖狐蓬松的尾巴,他不由得想起那天妖狐尾巴柔顺光滑的触感,还有那划过手心时带来的酥麻。他的手不自觉地做了一个虚握的手势,像是妖狐的尾巴就在他手里。

妖狐会给他讲什么故事?是说他初次见到莹草时闹出来笑话,还是说他第一次做和果子时差点用完樱花妖的材料?

大天狗忽然间有那么一点点得意,妖狐的好多事情他都知道,妖狐给他讲的每一个故事,他也都记得清清楚楚。
但这种得意很快就消失了。妖狐不再理他,不再给他讲各种趣事了。

可妖狐本来,应该是他的。

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阴阳师们累了,便停下探索休息,

“狗子,你去把妖狐那个点心拿过来给大家伙分了”

“是”

大天狗朝妖狐的方向走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些紧张。

他走过去的时候妖狐仍然在轻轻拍着睡着的小奶狗的背,他走近了妖狐才抬起头,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妖狐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低头掩饰了过去,可他带着些干哑的嗓音出卖了他的紧张:

“大天狗大人,有什么事吗?”

“……大人吩咐我过来拿点心”

妖狐从盒子里取出一碟点心留给小家伙,然后便将盒子递给了大天狗。

“给您”

大天狗讨厌妖狐对他用敬语。就如同他讨厌这个挡住妖狐情绪的面具一样。他想摘下妖狐的面具,让他好好看着自己,像以前一样给他讲各种各样的趣事。

但他什么都没做,他有些明白,他和妖狐之间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

他拿起盒子交给阴阳师,阴阳师把里面的点心分给了众人,他也有一块。

妖狐做的点心味道更好了,他甚至都有些不舍得一次吃完,他已经不再拥有一个人一盒点心的特权了。


=======TBC =======
(5)
明明终点就在眼前,怎么就到不了呢

我是不是…太啰嗦了(;´༎ຶД༎ຶ`)


问下…你们是想看这么一段段发还是写完一次发出来?

评论(35)
热度(115)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