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狗崽/双龙组
请!勿!转!载!

【狗崽】我想做你男朋友(3)

OOC +HE
不好意思久等啦
应该是一个下就没了

(2)
======= \(*T▽T*)/ =======
皓月当空,鸟寂虫鸣。

妖狐躺在屋顶体验了一把举杯邀明月。失恋也许是成为诗人的一个必经之路吧,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酝酿出一首旷世佳作成为一名名留青史的大诗人了。

“啊!!!”

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尖叫,把妖狐的成名之路断了个干净。

只见他这些天忙碌不已的阿妈手中举着一根金光闪闪的黑羽毛冲进了房间里。

“快去把妖狐给我叫过来!”

这嗓音都够千里传音了,还用得着别人叫,妖狐一边腹诽一边慢吞吞的下楼,刚走下楼梯就被莹草一把抓住拖到了召唤室门口。

“你们这是…”

妖狐呆呆的看着那召唤阵中整整齐齐的五十根羽毛。

“崽崽放轻松,不是给你找对象啦,大家是不想看你再这么颓丧下去才想到拼一个大天狗来分散你的注意力,你要是不喜欢…就当阿妈养了一个新的主力吧。”

说罢不等妖狐回答便发动了阵法。

一阵刺眼的金光过后,召唤阵里出现了一只长得小小翅膀的,一脸严肃的缩小版大天狗,和某只大天狗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妖狐蹲下来慢慢地靠近了召唤阵中的小小的大天狗,带着些许紧张的伸出了手。

可小家伙并不理会他,只盯着他身后看,妖狐收回手,顿时觉得有些无力,他可能天生就不讨天狗一族的喜欢吧。

正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小家伙迈开了小短腿跑到他身后,一下子扑倒在他的尾巴上。

他喜欢我!!

妖狐的心情经历了一个大起大落,开心得恨不得把小家伙抱起来来一个抛接。

小家伙趴在妖狐的尾巴上半天没有动静,妖狐轻轻戳了戳他柔软的脸蛋,发现他居然已经睡着了。

“嘘…崽崽,他就交给你了,我们先撤啦”说罢阴阳师便带领一众式神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妖狐小心翼翼地抱起尾巴上的小奶狗往房间走,小家伙在他怀里轻轻蹭了两下,似乎是觉得这里没有尾巴舒服又撇了撇嘴,但很快便又睡过去了。

实在太可爱了!妖狐的嘴角不住上扬,难怪姑姑那么喜欢小孩子。

回到房间后妖狐轻轻的将小奶狗放到床铺上,看着他胖嘟嘟的小脸蛋又忍不住捏了一把。

不过……真像啊。

妖狐脑中顿时浮现出大天狗的脸,他各种各样微小的表情也一一在妖狐的脑海里重现,开心的,生气的,无语的,无奈的…还有最多的…冷漠的。

妖狐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妖狐还没伤感多久,小家伙一个翻身,一只小手就搭在了妖狐的手上。

妖狐轻轻捏了捏小家伙肉乎乎的小手轻声道:“再怎么说你也会是我一手带大的,你长大了可不能跟隔壁那个学,要是不喜欢对方一定要告诉对方”

妖狐顿了顿:

“不过告诉了好像也没用,那也改变不了我就是喜欢他的事实……”

“小家伙,以后千万不要喜欢上不喜欢自己的人”


大天狗看着刚刚发出金光的院子,握着金羽毛的手骨节泛白。

他藏起了一根羽毛。

这是他第一次违抗阴阳师,他清楚意识到他不想妖狐身边再有一个大天狗。
可藏起来也不过只拖延了一天的时间。

阴阳师一脸古怪地看着拿着羽毛主动请罚的大天狗。

“狗子,你为什么要藏这个?”

“……请大人责罚”

“那你……面壁思过去吧”

“是”

阴阳师捧着茶杯吹了吹,对一旁的姑获鸟说:“今天隔壁新来了只大天狗,你看了肯定喜欢,我听说为了这个小家伙妖狐都肯出来协战了”

大天狗脚步一顿,又大步离开,朝着静室的方向去了。

阴阳师摸摸下巴,这看起来可不像是妖狐一头热啊,得和基友好好商量商量。


妖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端着早饭回到房间,要不是为了小家伙他一定睡到下午才起,阴阳师看着他俩相处融洽颇感欣慰。

“崽崽,今天带小狗子去观战吧”

“好”

“那你们收拾收拾,我先去找你干妈啦”

妖狐想了想,带上了些点心和小玩具。

“崽,崽”

妖狐听着这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诧异地看着站在一旁的小奶狗。

“你会说话?”
“崽崽!”
“你要叫哥哥”
“崽崽!”
“叫哥哥!”
“崽崽!”
“哥哥!”
“崽崽!”
“……算了,随你吧”

收拾完东西妖狐便抱起小奶狗到探索的地方等着众人集合。
他有一些紧张,也有点期待。
他自从被明确拒绝就没有见过大天狗了,出门前也特意整理了自己的着装,面具也好好戴着,应该看起来挺正常的吧。

隔壁的阴阳师来的不太晚,但远远的妖狐就发现队伍中并没有大天狗的身影。他不禁有些想问但忍住了,好在自家阿妈确实直接问出来了:

“你们家大狗子呢?”

妖狐竖起耳朵认真听着

“在面壁思过”

“啊?你当宝贝儿子养着还舍得罚?”

“是他自己要求的,这事儿吧…”

阴阳师回头看了一眼妖狐,妖狐立马拿起小奶狗的扇子为他扇风,一副专心致志逗小家伙玩的模样。

“今天打完你到我院子里来,我有事跟你说。”

“嗯嗯”

妖狐听到这儿有些着急,但他又不好表现出来,观战的时候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


小式神永远是长得最快的,去观战的时候还是个需要抱在怀里的奶娃娃,回来的时候都可以牵着走了,这一整天的观战无非就是吃吃喝喝睡睡,回家的时候小奶狗依然精力充沛,反观阴阳师与一众式神都十分疲惫。
阴阳师从隔壁院子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扑倒在了妖狐的尾巴上,妖狐习以为常,可没想到小奶狗走了过来,拿起小扇子“啪”的一声就打在阴阳师的脸上。

“你,起来!”

“我不!”

小家伙又是一扇子。

“我的,起来!”

“狗子乖,给阿妈抱一下好不好嘛,等会儿就还给你?”

小家伙认真思考了一下才严肃地回答:“就一下!”

“好好好就一下,”阴阳师将脸埋在妖狐的尾巴里嘟囔:“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年纪一大把还要让着这个辛辛苦苦招出来的小祖宗”

妖狐一边给小奶狗打理羽毛一边笑:“真佩服您老胳膊老腿的是怎么凑到这五十根毛的”

“小狐狸崽子怎么跟阿妈说话呢,要不是大天狗藏了根毛我昨天就召唤出来了”

妖狐的手顿了顿,装作不经意地问:“大天狗不是满翅膀羽毛,藏这一根作什么?”

“那就要问他自己咯,大妖心,海底针哦,对了,我让姑姑准备了点吃的,你等会儿把小狗子放到你干妈结界睡,干妈放了太鼓”

“嗯”


妖狐抱着小奶狗在结界前做了个深呼吸,他有些怕见到大天狗,他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但他实在太想问,为什么要藏起一根羽毛。
妖狐一把推开结界门,环顾四周,大天狗不在。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一丝失落。
倒是小奶狗学着他的样子长长吐了口气,吹的他下巴痒痒的,看着小家伙认真的表情妖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大天狗在静室中一言不发,黑漆漆的静室没有一点声音。但大天狗的心里却一点也静不下来。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妖狐突然不愿意再见他,为什么他要去拼凑另一个大天狗。

妖狐是…喜欢他的不是吗?

难道狐族果真的如同传闻中所说的…那么容易变心?

大天狗心里有些憋闷,他想见妖狐,他想问清楚,可他现在与妖狐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他们连朋友都称不上。


=========TBC =========
(4)
比个大心,这个完全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文笔有限

谢谢喜欢的大家mua! (*╯3╰)


评论(25)
热度(127)

© 一个大气球 | Powered by LOFTER